《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2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忍不住地抚摸这些记忆的物件,仿佛它们是连同过去时光之门。
  每一样拿在手里细细地看、抚摸着,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薄夜渊把它们保存的很好,他真的很爱“她”,一直在等“她”回来的!
  站在书架前,她看到一整面墙的书架里摆放的都是相册,他为她照过好多的相片!
  黎七羽抽出几本看,看得心刺刺地疼,最后看到那本她留在喷泉池里,送给薄夜渊的小七夜的相册。
  黎七羽边看边回忆,几乎要觉得她是“她”了。
  门打开了她也不知道,黑暗的身影走进来……
  她的肩头突然被攥住,疼得她没握稳相册。

  “谁让你碰我的东西——谁让你进我的房间——”薄夜渊满满的酒气喷来。
  黎七羽一转过身,对他酗酒的脸。
  看着她的妆容,她的长发,她眼的泪水,薄夜渊眼神里的凶狠消失。
  他打开门看到她,心跳差点停止了。
  是她回来了么?还是他多喝了几杯酒的幻觉!
  可走近了他发现她的卷发不一样,她以前是随性妩媚的大波浪……
  黎七羽的肩膀被重重地箍痛了,盯着他蹩起眉:“疼……”
  熟悉的,那张妖魇的脸。
  薄夜渊眼瞳紧缩,僵在当场。梦里百转千回,多少次她回来了,又走了!
  黎七羽抿着唇,他紧紧攥着她的肩头像变成了雕塑,五指的力量像要抠进她肩头:“薄夜渊……”
  薄夜渊,而不是薄先生。
  薄夜渊笑了,笑得眼睛明晃晃的快要流泪:“七羽……你回来了。”
  黎七羽心脏锤痛,想要说什么,可他眼底的光亮让她不敢反驳。

  “是你么?你回来了……”他喉头剧烈地哽咽,眼圈猩红,像等待多年的大孩子,痛苦又愉悦,从吼间溢出嗓音,“七羽,我一直在等你!”
  他滚烫的泪水流出来,带着重量砸在她脸。
  黎七羽整个人都被击穿一个窟窿,她想说……我不是“她”。
  可是像有大手扼住她的嗓子,她不想让他难受痛苦,哪怕暂时骗骗他……
  薄夜渊攥起她按进怀里,狠狠地揉着,想要嵌到他身体里,又突然将她按在书架,捏起她的下巴凶狠地吻她。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醉酒的幻觉,可他想得真的要发疯了。
  他等了她2年半,以为没有这更绝望更糟糕的境遇,她出现后他欣喜若狂,以为只要把她扣在身边,对她好,她会回来!
  可是在伦敦,她击碎了他的梦,说以前的人格全都死了,没有一个再回来的话。

  薄夜渊的信仰在顷刻间崩塌,他开始剧烈地恐慌,怕等不回她,而招惹这个黎七羽爱他以后?他该何以处之?
  黎七羽曾问过他——
  【如果我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永远消失了……你会不会爱她?】
  【薄夜渊,我当初以为你喜欢了梦游七羽,我很嫉妒她……我很难过……】
  他怎么舍得让黎七羽难过!
  黎七羽被火热的吻堵住,他的吻来得那么凶猛,啃下去的吻法,手在她身摩挲。
  黎七羽根本是下意识回应,她的身体很诚实……
  像以前他亲吻她时,她生涩地回吻。
  薄夜渊的内心爆炸,她的肢体语言动作、反应,都是“她”!
  薄夜渊越吻越深,狂热的思念化成浴一望,他抑制不住对她的渴望了。

  这几天,他像毒一瘾发作,想她,想要看她。
  但他又克制着念想,越接近黎七羽,越是背叛她……
  黎七羽被他一只胳膊抱了起来,他那么有力,跌跌撞撞地边吻着边将她放置在书桌。
  他的唇带着酒气,却是甘甜的……

  “七羽……七羽……”他低声叫她名字,和梦境重叠,“我想你……”
  “我也是……”黎七羽娇俏的鼻尖低着他的,低低地哽咽,“薄夜渊,我想你……”
  薄夜渊最深处寂寞的灵魂被她勾了出来,她的语气、神情、音调……
  全都让他疯狂了。
  酒精让他更是迷糊得分辨不清,他扯着她的底一裤,急切地想要拥有她,怕迟一秒,这温存的美梦会消失。
  狂乱的一夜。

  黎七羽昏昏沉沉,一直没有睡,被他的强壮折腾得不能自己。到天快亮的时候,她好像昏过去了,而他还在索取。
  她醒来的时候,喉咙干涸,被大山压着那么重。
  薄夜渊有力的手臂困缚住她,沉沉埋在她的肩窝睡熟,短发凌乱蓬松,像一个安逸的大孩子。
  黎七羽疼得骨头快断了,看着他英俊的睡颜,她挽起唇笑了。
  笑着眼角又慢慢凝了泪,说不出的酸楚压着她的心口。
  她作为这个人格的第一次——给了他。
  她知道昨晚他喝醉了酒,醉到分不清她们是谁,而她也故意不让他分清楚,引导他向她沉沦。
  黎七羽心里有一种说不来的负疚感和压迫感,手指轻轻抚摸他英俊的眉宇、他的鼻梁和双唇,他那么完美,她想要他成为她的。
  下腹胀胀的,她费了些力气从他身下爬出去,想要用卫浴间。
  坐在床边,双腿发软,腿心间火辣辣地疼痛。
  薄夜渊喝醉忘记控制力道,两年半的思念让他像野兽要她,而她太久没有跟男人亲密过……但黎七羽一点都不觉得疼,有一种甜蜜感。
  成为他的女人,她一点都不排斥,觉得很幸福。哪怕是负罪的幸福。
  薄夜渊倒在大床,像无数次醉酒后,做了和她重逢的美梦。梦境最后她又消失了,说在未来等他的话。
  “黎七羽——”
  薄夜渊猛地张开猩红眼睛,手下意识伸手捞去,空空的。
  身旁没有别人,但是空气里暧一昧的气味,褶皱的床单,都在显示昨晚的狂乱。

  薄夜渊像被当头棒喝,拉起被子往下一看,他浑身赤一躶,一条裤都没穿!
  意识到昨晚是真的做了,他浑身血液逆流,跟谁做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薄夜渊像看怪物死死盯着那扇门,在他阴郁的脸,第一次出现了恐慌两个字!
  他答应过黎七羽,不会碰她以外的女人,两年了他洁身自好,他满心以为他有足够的底气等她回来时,圈她在怀里骄傲告诉她——你是我的女人,我也是你的,唯一的。除了想你,我谁也没要。
  黎七羽从浴室里走出来,穿着那条她以前住在薄家时,最常穿的睡裙……
  “你……醒了。”黎七羽怔然,脸划过一抹不自然,“时间还早,你昨晚都没怎么休息……可以再睡会儿。”
  她一开口,薄夜渊最后的侥幸也崩塌了。
  看他脸色痛苦,黎七羽低声问:“是不是醉酒不舒服?要不要找点醒酒药给你?”
  日期:2018-01-07 07: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