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都市》
第238节

作者: 雷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开到骆兰家楼下,陈强对骆兰说:“回去吧。”

  骆兰看到云鹏山被抓,心情终于恢复了,此时要回自己家忽的感到了一丝不习惯:“嗯...我上去了...”
  陈强看着骆兰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
  云鹏山进了特安再要想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陈游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闯特安局,而且他也不会去闯。
  陈强给唐灵打了个电话,问她最近的情况。唐灵除了抱怨陈强不去看她之外,倒也没什么大事,她兜里的电池还没派上用场。
  吴猛暂时的安静倒是让陈强有些意外,或许是因为云鹏山自身难保的缘故吧,如果这时候吴猛跳出来还想对唐灵做点什么,估计陈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他。
  不多时,柳蓝语回来了,见骆兰已经回去了心里居然有些暗暗的高兴,急忙换了衣服做饭。
  “收购的事谈得怎么样了?”
  陈强问到,柳蓝语这几天一直忙着这件事。
  “差不多了,那几个被赵腾飞收买的老古董这次一反常态的支持,而且还出了大部分的资金。”
  柳蓝语冷笑道。
  陈强点了点头,果然和他猜想的结果一样。赵腾飞就是想通过收购蒋氏公司以达到压制蓝冰的效果。
  “你父亲还是没有告诉你他的后手么?”
  陈强有些不明白了,柳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柳蓝语他的想法。
  柳蓝语摇了摇头,并不知道柳盛到底有什么后手。

  “算了,别想了,你父亲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咱们怎么猜都无济于事,还是看他老人家来处理吧。”
  陈强起身正要去洗澡,门铃却响了起来。
  柳蓝语打开门一看,惊讶道:“怎么是你?”
  来人是蒋冰。
  “这个给你。”
  蒋冰并不打算多说什么,将一叠资料交给柳蓝语后转身就走了。
  柳蓝语好奇的看了看手里的资料,却发现这是蒋氏公司近几年的财务报告。
  “她把这个给我干什么?”
  柳蓝语疑惑道。
  “你先看看,或许里面有什么关于蒋氏公司不为人知的秘密。”
  陈强见蒋冰这个点儿来送这份报告,而且来得快去得也快,瞬间想到了这可能有关这次蒋氏公司出售股份的事。

  柳蓝语点了点头,蒋冰是什么样的人她是知道的。
  在她仔细的翻了几页之后才发现,原来近几年蒋氏公司的财政一直处于赤字状态,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那为什么父亲还要收购他们的股份?”
  柳蓝语就更不明白了。
  陈强也觉得奇怪,如果蒋氏公司的财政真如财务报告上所写的一样一直处于赤字状态,那这无疑是个大坑啊!
  蓝冰和辉光实业就是有再多钱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把这坑填满啊!
  “我知道了!”突然,柳蓝语对着陈强大吼了一声,恍然大悟道:“我知道父亲的想法了。”
  陈强对这种商业上的东西向来不怎么熟,上次与赵辉在酒会上对峙那是事先跟曾开伟取过经的。这次蓝冰和辉光实业联手收购蒋氏公司股份,他实在看不懂柳盛的招式。
  “这次收购蒋氏公司,谁出的钱最多?”
  柳蓝语笑着问到陈强。
  “辉光实...”陈强话刚说一半,就忍不住点了点头,接着道:“赵腾飞出的钱越多,那么辉光实业就陷得越深。反观蓝冰,在处理掉那几个被收买的董事后,实际上你们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柳蓝语螓首微点,笑着说:“如果我们也来进行一次融资,将那几个董事的股份全部买回来,那蓝冰最后受到的影响几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陈强这下算是明白柳盛的招式了,他这完全就是身上穿潜水服拉别人一起跳海啊!

  因为关于收购蒋氏公司的事才刚刚谈妥,所以这份内部的财务报告还没被披露出来,赵腾飞能看到的只是蒋氏公司明面上的财政情况。但当收购完成之后,这些烂账旧账肯定会被查出来,到时候赵腾飞估计只能抱着那几个董事哭了。
  “难怪当初爸爸知道公司里那几个董事被赵腾飞收买了之后一点都不惊讶,原来他早就有了部署。”
  柳蓝语这时才想起来当初打电话给父亲时,父亲那淡淡的语气里到底包含了多少奇思妙想。
  陈强闻言也点了点头,他对柳家两父女的生意头脑从来没怀疑过,但是这么厉害的套路他真没见过。
  想通了柳盛的想法,陈强也不再为柳蓝语的事担心,开始忙碌起自己的事业。
  “怎么了?钱不够花吗?”
  柳蓝语见陈强要继续开分店,忍不住问到。
  “肤浅,我是要继续拓展全民武术运动!”
  陈强白了柳蓝语一眼。

  钱,陈强不在乎多少,够花就行。但他心里的理想却不能因为钱而耽搁,全民武术他早就提了出来,而且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去发展,目前就东京这个地方的情况来还是不错的。
  让他很是欣慰的是这些个武术教练也很有责任心,不仅教导学员武术,更旁敲侧击给学员灌输全民武术的理念。
  陈强决定要把这条路义无反顾的走下去,所以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城市。
  但是其他城市不比东京,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鉴于此他决定找曾开伟谈谈。生意上的事或许问柳蓝语就可以了,但是其他方面,比如找其他地方的领导喝杯茶吃个饭,曾开伟或许才能帮上忙。
  第二天,陈强了打电话给曾开伟,约他一起打球。曾开伟最近被流动人口研讨会搞得人都快晕了,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球场陈强才看到曾婉婉居然也在。
  “陈强,你打球为什么不叫我,只叫大伯!”
  曾婉婉一看到陈强就立马质问到,嘟囔着小嘴好不可爱。

  “咳咳...其实啊,我一早就知道你会来,所以故意没打电话给你,你想啊,我明知道你要来,还打电话问你,这不是明摆着多此一举吗?”
  陈强拿着球杆一板正经的说到。
  “那为什么这么久一个电话都没有?”
  曾婉婉又问到。

  陈强正极速思考着怎么回答曾婉婉比较好时,曾开伟走了过来,笑着说:“小婉啊,人家忙着俱乐部的事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前段时间还在帮特安调查调查一个俱乐部老板,忙着呢。”
  陈强闻言急忙点头。
  曾婉婉这才“哦”了一声,走到一边打球去了。
  “怎么样?你这下明白我的‘苦’了吧?”
  曾开伟看着远处的曾婉婉,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陈强叹道:“您这那是苦啊,明明是后福无穷啊。”
  “哈哈...”曾开伟闻言一笑,而后问到陈强:“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曾开伟知道陈强有事,于是也不卖关子,直接问到。
  “我打算在西宁市开两个分店,但是那边的人和事我都不太了解,所以我想托您帮我打听一下。”
  陈强见曾开伟这么直接,也不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曾开伟闻言,笑着说:“就这点儿事?你直接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