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月八日,楚天齐早早起床,洗漱一番,穿戴齐整后,离开了宾馆。来在街边,直接打上一辆出租车,赶奔发改委。
  车行到中途时,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直接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来李子藤的声音:“市长,我被安排到赤河镇了,丨党丨委副书记,级别正科。”
  “好啊,不错,到最基层锻炼一番,能够学到好多东西,对你的成长很有益处。”楚天齐道。
  “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虚心求知,踏实工作,做一名合格的基层干部。认真学习您的思想和品格,争取成为一名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好公仆。”李子藤表了态。
  楚天齐点点头:“想法值得肯定。不过我还做的不够,比我好的人多的是,你都可以学习。”然后又问,“什么时候到任?怎么去呀?”
  “上午九点从市里走,组织部段部长去送我。”李子藤回答。

  “是吗?副部长亲自去送,规格够高的。”楚天齐“哈哈”笑着,“我也是今天正式报到,可就没你那规格了,得自己上门去,更不可能有什么上任仪式了。”
  李子藤声音传来:“市长,我怎么能和您比呢?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楚天齐打断对方:“还是那句话,无论到哪,心里都要装着百姓,都要对得起组织培养和自己的良心。”
  “是,我一定牢记您的教导。”李子藤回答的很肯定。
  “不说了,你也准备准备。”说到这里,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再次看向观后镜,镜子里那双诧异的眼神快速闪去了。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楚天齐忽然发现,司机正笑着盯看观后镜。他那时才意识到,出租司机肯定以为自己在故意装像呢。也难怪,在见多识广的首都出租司机眼里,乘客连专车都没有却还满口官腔,这本身就不正常吧。

  不去管出租司机怎么想了,刚才听到李子藤的消息,楚天齐又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在上周五的时候,楚天齐曾经回了一次成康市,是坐火车回去的。之所以急着回去,是为了交接工作,赶在到发改委报到前,把一些事情处理利索。
  那天从成康火车站下车后,楚天齐是打出租去的市政府,到党政大院门口便下了出租,步行进入的大院。从同僚的眼神和话语中,楚天齐注意到,人们一点都不觉得他寒酸,而是分明理解成了骄傲的低调,这和他的预想是一样的。
  当时对于楚天齐的到来,成康市委和政府的领导都极尽热情,甚至恭敬。但楚天齐自己却没有自高自大,而是谦虚的与大家寒暄后,便直接做起了交接。新的常委副市长还没确定,城建、土地工作也未指定分管领导,魏铜锁建议让曲刚暂时接上。曲刚当时就明确回绝了,表示难以胜任,还是愿做老本行,负责公丨安丨工作。曲刚说的基本是实情,但楚天齐明白,曲刚这是用行动表示,不会接受魏铜锁这个拉拢的条件,愿意保持相应的独立性。魏铜锁也没有强求,便亲自接过了城建、土地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好交接的,重要事项都有文档资料,还有分管部门,只是履行一下手续而已。

  当天楚天齐便连夜赶回了首都,他发怵喝大酒,也不知在市委组织的欢送晚宴上该如何应对。江霞是市委书记,自是应该主持宴会,而表面两人是“对头”,私下却是同一阵营。在这种公众场合下,是很难拿捏的,何况还有魏铜锁和其他人员在场,一个不慎的话,秘密可能就会被捅破,不参加宴会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他婉拒了书记、市长派车的建议,也谢绝了曲刚和厉剑再送一程的要求,仍然是坐火车回的。

  在返程之前,李子藤专门单独找了楚天齐,表示不愿接受做市长秘书的安排,而希望到基层做点实际工作。见李子藤态度明确,楚天齐表示尊重对方的意见,他也心知肚明,李子藤这是不准备立刻就在书记、市长间站队。从现在对李子藤的安排来看,魏铜锁还是很给面的,主要是给了楚天齐的面子。当然江霞肯定也给予了支持,否则未必副书记与正科级别能同时解决,李子藤到市政府工作也才将近三年而已。

  这次回成康,还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下属的归附事宜。对于这件事,楚天齐早想好了措辞,都给了基本一致的答复:“我与任何市委领导都没有私人恩怨,即使偶有不合传闻,那也只是在具体工作中意见相左而已。”在这个答复中,隐含的潜台词就是:你们无论依附于谁,都不要受我楚天齐影响,不要考虑我楚天齐的因素。
  这种答复,既无需暴露与江霞同派系这层关系,也否认了与江霞不合传闻,相当于给了江霞实际帮助。即使这段话摆到明面上,或是传到魏铜锁耳朵里,人们也挑不出毛病来。起初的时候,楚天齐也准备对不同人予以不同答复,甚至想向个别人透露自己与江霞的真实关系;但世事变幻莫测,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都采用了中性答复,这种答复方式也得到了江霞的认可。至于这些下属未来仕途走向如何,那就不是自己现在能规划的了。

  “到了。三十二。”随着司机一声提示,出租车稳稳停了下来。
  楚天齐赶忙收起思绪,转头望去,右前方就是发改委了。
  付过车费,楚天齐下车,来在发改委门前。
  院门处的自动伸缩门还未开启,只有北侧水泥门垛与值班岗亭间小门敞开着,两个值班岗厅内都有武警值守。南北两个值班岗亭,大部都掩映在门外的绿树下。
  视线跃过伸缩门,落在正面主楼上,主楼正前方竖立着银灰色旗杆,旗杆顶端悬挂着鲜艳的国旗。主楼整体呈灰色调,采用中间高、两边低、居中对称格局,外挑阳台都是汉白玉石材,楼房屋脊为绿色琉璃瓦。
  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在部委林立的首都,这个建筑并不显得特殊,但在楚天齐的眼里,却是那样的庄重。看着主楼门垛上悬挂的木牌,默读着国字头的单位名称,楚天齐胸中升起无比的豪情。

  趁着现在还没有正式上班,而且时间也尚早,楚天齐在门外来来回回转了好几遭,把院里院外看了好几遍。
  可能是驻留时间过长,也可能是形迹令人猜疑,北侧岗亭里的武警走出岗亭,迎面而来。
  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明白过来,便迎面走去,同时右手伸向包中。
  “不许动。”武警忽然说了话,同时右手放在腰间警具上,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的大个子。
  楚天齐再次一楞,站在原地,解释道:“别误会,我是要拿证件。”
  武警目光一直没有移开,缓步来在近前:“打开。”

  老老实实撑开手包,楚天齐用手一指:“你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