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的时候,我带着爸妈和姗姗下了楼,在附近走了走,算是认认环境,逛了一大圈,天也黑了,我打电话给白子惠,她那边可以早下班,合计一下定个地方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没什么事。都挺高兴的,吃完后,白子惠说去厕所,姗姗拉住白子惠的手,说也要去。
  就是上个厕所,有多大的事。
  可一会,姗姗先出来了,她抿着嘴,眼眶里有眼珠打转,我妈奇怪了,怎么上个厕所,成这个样子了,刚才进去笑眯眯,现在出来哭啼啼。
  我妈问姗姗,“姗姗,你怎么了,来,跟奶奶说说。”
  姗姗说:“奶奶,我没事,可能有点想我爸了。”

  这不是扯淡,姗姗被她爸卖了,从来就没提过想爸爸这件事。
  我妈也纳闷,她看了看我爸,有点不知所措,姗姗是白子惠带进去的,姗姗出来这个样子,那肯定是白子惠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我心里一声冷笑,这姗姗是憋不住了。开始使招了,她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要她流点眼泪,便让人多想,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机,我妈在,姗姗也知道我妈宠她。就算我不站在她这边,我妈也会左右我的选择。
  小小年纪,心智过人,这要长大了,那还了得。
  可是,姗姗还没结束,她拉着我妈的手,说:“奶奶,我哭这事不要告诉漂亮姐姐,她该担心了。”
  这话听起来是挺为别人着想的,可是姗姗哭了,不由的让人多想,是不是姗姗害怕白子惠啊!不敢把这事说出来。

  我妈看向了我,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
  姗姗是她心中的宝。
  况且婆媳之间就容易出问题。之前我妈跟关珊的关系就不算好,因为关珊比较强势,我妈性格偏弱,倒也没有起什么冲突,可是关珊要是对我妈好一点,我妈就乐的不行。
  现在,我妈跟白子惠。现在算是刚刚认识,刚刚了解,我妈是挺满意的,可是如果白子惠欺负了姗姗,我妈可不答应,有挺多这种例子,母亲为了孩子,爆发出全身的潜力,虽然姗姗不是我妈生的,但是我妈视姗姗如己出,对姗姗十分之好,这我也不能抱怨什么,是我不好,让我妈没有情感寄托。
  现在白子惠还没有出来。我妈就有点跃跃欲试了,看她的样子是要找白子惠问个清楚,如果我袖手旁观,不干涉这件事情,结果就是姗姗将我妈和白子惠的关系挑拨到阶级敌人的地步。

  这不行,跟我最亲的两个女人针锋相对,视为仇敌,那我的日子就不过了。
  没等我说话,我爸拽了我妈一下,这一下让我妈的气弱了下来,这里面也有顾忌我的原因。
  但这事没完,我妈估计要回去跟我谈谈这事。
  没多久,白子惠出来了,我们一起出门,白子惠虽然没说什么,但她明显感觉出气氛的改变,可她很聪明,没有表现出来,我们一起坐车回家,我们直接上了楼,进屋,白子惠工作之前,她问我,“董宁,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姗姗耍了小把戏,她骗了我爸妈。”
  白子惠说:“我说叔叔阿姨怎么那个样子看我,这样下去。你爸妈肯定不喜欢我。”
  我对白子惠笑笑,说:“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吧,我来处理。”
  白子惠说:“你怎么处理啊!”
  我说:“怎么,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白子惠说:“那倒不是,只不过,这事比较难说,虽然你爸妈看起来都挺开明的,可是对小孩子,他们还是义无反顾无条件的相信。”
  我说:“没别的好办法,只能开诚布公的说了,对了,我先下去,我妈好像有事要问我。”
  白子惠说:“去吧。”
  我凑过去。在白子惠额头上亲了一下,白子惠咯咯笑了,说:“什么意思啊!”
  我说:“因为姗姗,给你添麻烦了。”
  白子惠说:“我又没在计较这个,快去吧,去晚了,阿姨该多想了。”
  我点点头,下了楼,我妈在屋里走来走去,我一进门,我妈过来抓住了我,脸上急得不行,我妈说:“姗姗一会就进屋了,怎么叫她都不应,也不出来,只喊着自己累,我看她的小脸,意志消沉,你说子惠她到底...哎,儿子,这话我该说的,不过我就是担心,你要理解我,是不是子惠她看到姗姗身上的伤疤,说了什么。”

  我一听明白了,姗姗这是做戏做全套啊!回来还演呢,这样不行,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现在不能帮白子惠说话。说我妈也不会信,她只会认为我偏袒白子惠,我说:“妈,你别担心,有可能是姗姗累了呢,你和我爸看会电视就睡吧,我进去看看姗姗。你们别进来啊!如果真有什么,你们进来就坏事。”
  我妈说:“好,我们进去,你去吧。”
  我去了姗姗的房间,门关着,我先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这苦情戏码演得真不错,如果不知道真相,大概以为姗姗太可怜了。

  我推开门,房间没开灯,我按下开光,灯亮了,姗姗躺在床上。身子卷缩着,头对着墙,我看到,她的小身子微微颤抖,她在害怕。
  我关上了门,这一声响,姗姗的身子跟着剧烈的一抖。
  走到床边,我坐了下来,我说:“姗姗,你还没睡吧。”
  没理我。

  欲擒故纵,小姑娘懂得不少。
  我说:“那你睡吧,我不打扰你了。”
  你玩欲擒故纵,我就来过河拆桥,不配合演出,看你急不急。
  姗姗急了,她一下子坐了起来,转过了身,小脸也跟着转过来,带着泪痕。
  看到我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平静,姗姗微微一错愕,不过戏还是要往下演。
  “叔叔。你别走!”
  我说:“姗姗,叔叔不走,叔叔问你,怎么哭了?”
  姗姗扭过了头,说:“没什么。”
  我说:“是不是子惠阿姨欺负你了?”

  姗姗小声的说:“没有。”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我说:“好吧,这些你都不愿意说,那就跟我说说那个变态的事吧,是你求他的,对吗?”
  姗姗的身子不抖了。
  姗姗不大,很小,我这样看起来很冷血,像是在拷问一个孩子,可是,姗姗的心思和她做出来的事并不像一个孩子。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如她那般都让人觉得可怕。
  现在,姗姗正利用对她的爱,来伤害我们,这是我不允许的。
  只因为你不想过之前的日子,只因为你想要更多的宠爱,只因为你想,所以这世界就必须是你的吗?
  今天的事暴露了很多,姗姗的心计,一览无余,其实她太着急了,如果等几天可能更好,这也从侧面说明。她现在的心理状态,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了,她很怕失去,所以很着急,很急切的破坏。
  日期:2017-01-1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