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想一想,也可能是因为齐语兰知道自己要说的事情比较劲爆,给我少许的时间冷静一下。如果是这样,齐语兰很贴心。
  一件事,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也就不同。
  我拧开水,缓缓的喝下一小口,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齐语兰单刀直入,直接说出变态的身份。“董宁,那个人是前特勤人员,绰号银狐,以狡诈著称,他的能力很强,尤其是在心理上,可以这么来形容,他可以洞察人心,在特勤里,他不是最强的,但是是顶尖的,可要是论破坏力,他第一别人不敢说第二,蛊惑人心。让人替他办事是他的强项。”
  “不知道什么原因,七年前,他脱离了特勤队伍,之后便销声匿迹,不过这几年中,发生了多起事件,都疑似与他有关。他现在的绰号也不叫银狐了,而是恶魔,是多个国家通缉对象。”

  我的喉咙有些发干,我又喝下去几口水,润润嗓子,我现在的表情一定不是很自然,齐语兰应该能看出来我有些胆战心惊。
  我没有想到变态是这样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来历,他很危险,之前我便猜出来他是穷凶极恶的人,但是没想到他的等级这样的高,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可是他为什么会注意到我呢,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地方吧,不用劳他这样费心吧。说实话,我可不想被这样的人盯上,我要的其实很简单,我要简简单单的生活,身边的人过的好就行,人这一辈子,说过去就过去,还是轻轻松松的好。
  我确实是向往过激动人心的生活,可是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杀死了小王,让我头一次知道杀人的滋味,那种掌控了别人生死的感觉并不好,这是债,现在小王就缠着我呢,只不过我看不到罢了,仅仅如此,我便有些承受不住了,所以,时时活在惊险刺激中不是好体验,就跟吃了蓝色小药丸一样,吃多了,放松不下来,一直冲动着,反而没有快感,而是负担。
  齐语兰继续说下去,她埋怨起自己来,她说:“董宁,这个人已经盯上你了。并且不是现在,应该有段时间了,之前绑架姗姗那件事,他不是凑巧的,应该是早就观察着你,你表哥恰逢其会,被他利用了,他对你感兴趣,我想是因为你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也精通心理,善于猜测人心,更善于玩弄人心,局里面猜测,他是想培养你。让你帮他做事,所以现阶段,你没有安全之忧。”

  又是看好我的能力,听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啊!如果有外星人存在,一定被科学家研究,放在解刨台上,因为这个世界不管顾及你,只要你有利用价值,便会被利用,这个世界,很现实,也很残酷,少数的大人物,玩弄这一切,这里的玩弄,可不是陆明浩那种,找几个女人,疯狂的发生关系,娱乐至死,而是掌控,愚弄你,让你不知道生活的是一个什么世界,还傻呵呵的乐。
  我觉得我应该庆幸,起码我值得利用,有那个资格。
  我开了口,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很低沉,大概是因为我的心情吧,很低落。我说:“我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注意到我,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啊!语兰,你的描述,这个人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为什么,他会将视线落在我身上。是我造了什么孽吗?”
  齐语兰摇了摇头,说:“不,董宁,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我错了,你的资料虽然是保密级别,可是还不够。我们上传到总部的时候,应该被恶魔截取,他看到我们对你的详细描述,所以对你动了心思,你的资料太过详细,尤其是你特别的能力,当初我们没有考虑的太细。现在想一想,是出了纰漏,不管是恶魔,还是其他人,得知你的能力,都对你极其不好,给你带来无穷的麻烦。”
  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什么,其实齐语兰也不算疏忽,谁知道有人会在一旁盯着,这种事防不胜防的,而且,我明白特勤内部肯定是有内奸的,我的资料暴露只是早晚的事,人不是机器,有自我感情,有自我需求,家人出了事,肯定会帮着摆平,一箱子钱放在你面前,内心肯定是想要,诱惑不是那么容易拒绝。容易拒绝的那是诱惑不够。
  我不想齐语兰因为这事怪自己,不是因为齐语兰漂亮,虽然她确实漂亮,主要我觉得错不在齐语兰,责任追究不到她身上。
  我说:“你别太自责了,这事不怪你。”

  齐语兰笑了笑,不过那个笑有点敷衍。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我的心稍微安了下来,不安也不行,这个人防不胜防,连特勤都防不住,我一个小屁民有什么能力防,还好,他对我感兴趣,不会轻易的伤害我,这样的理由在现在勉强算好消息。
  我说:“你脸色不太好,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齐语兰对我笑笑,说:“没事,你别多想,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们这边会安排人手,保障你的安全,并且还会追踪恶魔,尽早将他绳之以法。”
  我说:“麻烦了,我会的,这事想躲也躲不过。”
  该了解的都了解了,我站起来告辞,刚关上门,便听到齐语兰心里的声音。
  “爸,你一定没事的。”
  齐语兰的爸爸出事了?
  是出什么事情?人不行了还是需要了困难,这不好说,齐语兰心里只一句话,听不出来什么,我有心回去,问个清楚,犹豫再三,还是算了,说起来,我和齐语兰的关系比普通同事多那么一些,可是也没有达到可以过多谈论对方私事的程度。

  有几个瞬间,可以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可是彼此都控制住了,没有更进一步。
  齐语兰爸爸的事不是不管不问了,回头找个机会再说吧。
  回了家,我先去了楼下,进屋,我妈很关切的问,“儿子,出了什么事,怎么那么着急的跑了出去。”
  我笑了笑。说:“一些工作上的事,客户催的急。”
  我妈噢了一声,也不知道她相信没相信。

  信不信都无所谓了,知道我妈和我爸过得好,一切都知道,一切事情都让我自己来扛吧,我觉得值得。尤其是看到我妈在屋子里忙绿,我爸悠闲的看着电视,我心里便有一阵满足感。
  父母在,不远行。
  这方面我欠缺确实挺多,现在需要补回来,我希望有这个机会。
  至于姗姗,她表现的很正常。一如既往的乖巧,我其实很矛盾,心里很想解决掉这个隐患,可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我想现阶段大概只能静静观察,可是晚上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有必要早些解决掉这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