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静心选择了报案,把时间、地点,以及袁凯的车牌号都告诉了公丨安丨部门。但立案侦查需要一段时间,丨警丨察一时半会也查不出来,趁这个机会抓紧去上海。
  我们坐高铁到达上海后,第一时间与苏小慧进行了会合,我把袁凯劫持鸣翠的事告诉了她,并让苏小慧打听一下袁凯具体地点。
  苏小慧也感觉到情况重大,就联系袁凯公司办公室的人,但袁凯办公室的人嘴很严,从他们那里根本得不袁凯的确切消息。
  正当我们焦虑之时,苏小慧接到一个电话,只见她立即去外面接听来电。
  我不明白,苏小慧怎么变得这样神秘了,在医院也经常出去接电话,难道是男朋友打来的?
  一会儿,苏小慧接完电话告诉我们,袁凯已经到达上海,而且联系的医院与之前我们联系的是一家。
  我很高兴,总算把人找到了。但我不明白,苏小慧怎么知道这样详细?难道她之前与袁凯一直沟通?
  现在没有时间捉摸苏小慧了,抓紧去医院看看鸣翠是正事。
  我和吕大安正要走时,静心拦住我们,“你们先别走!一会儿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不知道静心还要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这丫头还有别的计划吗?
  我正要问静心,她说要给林辉准备一些东西。
  静心想的很细,她先是确认一下林辉飞来的航班,然后又给林辉定个房间。
  苏小慧告诉静心,不用这样着急,她已经给林辉定好了房间。
  我没想到静心居然说,给林辉的定的房间卡号都拿到手了,必须住她定的房间。

  看来静心已经怀疑苏小慧了,我现在大脑没有空间想苏小慧在这件事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搬入宾馆后,我就带着静心、苏小慧和吕大安就往那家医院走。
  但我们到达医院后,一打听才知道,鸣翠根本没来这里住院。
  这到底怎么回事?刚才苏小慧明明说袁凯要把鸣翠带到这家医院,怎么会没有呢?
  我们在苏小慧所说的那家医院没有找到鸣翠,大家都很着急,静心决定再次报案,她这次和公丨安丨人员说是母亲被袁凯谋杀了。
  当我准备制止静心这样做是报假案,会承担责任的,但静心已经和上海公丨安丨报完案。
  劫持和谋杀可是两码事,公丨安丨人员一看这是命案,一点都不敢马虎,随即展开调查。
  却说袁凯,他以为把鸣翠藏到别的医院,我们就找不到了。然后她再与苏小慧联系,把把林辉请过来给鸣翠治病。
  但袁凯并没有想到静心两次报案,苏小慧劝袁凯,抓紧把鸣翠送到先前那所医院看病,袁凯没办法,只能把鸣翠又送到先前预定的那所医院。

  袁凯把鸣翠送过来后,然后就悄悄消失了,我想他不敢出现的原因,一来是怕公丨安丨进行盘问,二来静心肯定不会饶他。
  在这件事上,我对苏小慧有点意见。如果没猜错的话,所有事情都是苏小慧通报给袁凯的,因此袁凯才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
  吕大安骂苏小慧是个内奸,表面上是与我们一伙,其实她更多的还是听从袁凯安排。
  怀疑归怀疑,很多事情还要有待于确认。
  我与苏小慧也是很长时间交情了,总感觉她人还不错,特别与鸣翠关系不一般,应该不会在这件事上捣鬼。
  静心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但同时也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女孩,只要她看不惯的东西,她就会说出来。

  对于苏小慧的所作所为,静心很生气。当鸣翠顺利住院后,静心就守着我,直接对苏小慧说:“慧姐,这边已经不需要你了,你可以回省城了!”
  我听出静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想再让苏小慧呆在这里,也是因为她是袁凯的手下,在高速路上劫持鸣翠的事,有可能就是苏小慧报的信。
  苏小慧听静心这样说,就赶紧向静心解释:“静心,现在鸣姐正是用人的时候,你应该相信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静心质问苏小慧。

  苏小慧对我们说,对于鸣翠这次从省城到上海来看病的事,她确实告诉了袁凯,并不是作为袁凯的下属才这样的做的,主要基于袁凯也是鸣翠的儿子。
  虽然袁凯种种迹象表明,他在实施一种罪恶的计划,但这只是怀疑,有些事不让他知道,反倒更引起袁凯的怀疑,也因此会耽误鸣翠的治疗。
  听了苏小慧这番解释,我有点同情她了,其实她也不容易,夹在袁凯、静心之间很难受,但为了鸣翠能治好病,她又不得不这样做。
  静心没有说话,我连忙对静心说:“还是鸣总看病要紧,苏经理也操了不少心!”

  吕大安也在一般附和的劝慰静心,当务之急先给鸣翠治病,其他的事先放一放。
  当然我也感受到苏小慧的委屈,她可能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让人误解的难受,有时真的要感谢苏小慧,没有她的提醒,或许真不知道袁凯的阴谋。
  林辉一行四人,在第二天晚上就到达上海,在我们全力安排下,林辉并没有休息,立即带领医生投入到鸣翠的治疗之中。
  在上海这所医院的配合下,鸣翠的治疗很成功,如果和静心中毒一样,过几天就会醒过来。
  这天晚上,林辉从医院出来后,单独把我叫到一边,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以为是林辉又要与我商量,关于静心的事。
  林辉问我,“雨仓,怎么鸣翠与静心都会被这种毒素侵害呢?

  我听了林辉的问话,叹了口气对她说:“林姐,说心里话,我们也报警了,根本就没查出来是什么东西!”
  “怎么会呢?这明明是有人投毒,谁投的毒还查不出来?”林辉一脸疑惑。
  林辉告诉我,以美国这些医生角度看,只有接触这些毒素才会得这种病,而且短期发现不了,应该从源头上进行一步步排查。
  林辉所说的也是我们之前猜到的,但所有猜测都需要用证据说话,总不能在这里凭空想象吧。
  “我听说你们都怀疑是袁凯所为?”林辉突然问我。
  我点点头,“但怀疑归怀疑,根本无法查到任何证据!”以我想象,袁凯实施毒物计划,很巧妙,循序渐进,一点点进行,让任何人都抓不到把柄。
  林辉叮嘱我,以后还得要与公丨安丨部门配合好,抓紧把凶手找到,否则不知道毒素源头,特别是鸣翠住的房子,包括她用过的物品都不能用了,都必须彻底消毁。
  听林辉这样说,我才感觉到这种毒素的危险性,但听静心说,已经确认是一种合成重金属元素,但具体是什么物质,他们并没有查出来,公丨安丨部门还在调查这个施毒的人。
  日期:2017-02-01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