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0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家刚停好车,妞妞撒开腿跑了,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在后面拼命地追喊着,可它就不听我的,一会儿功夫跑得无影无踪。
  卧槽,这下怎么办,王熙雨回来了怎么交代。我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找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熙雨说这条狗陪了她十五年,对她而言肯定意义非同寻凡,我却给她弄丢了,这他妈的叫啥事。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它是不是知道要死了,不想让主人难受,所以通过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难道真是如此吗?我无法想象。
  我依然不甘心,沿着桃花河一直追下去。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坐在河边累得气喘吁吁,心急如焚呼喊着,而衣兜里的手机此起彼伏响着,不用问,肯定是我父亲。

  又了找了一大圈,就要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看到靠山的小山坳里躺在一团白东西,疾步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妞妞。
  我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看到它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旁边还有新挖的土。我胆颤地摸了摸它,纹丝不动,顿时感觉不妙。战战兢兢伸到鼻前,已经没有了呼吸,它死了。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第一次直面死亡,哪怕它只是一条狗。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把我们赶了出去,他陪着母亲走完最后一程。火化的时候都没让我们看一眼,为此我很长时间没和父亲说话。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们见母亲最后一面,后来他告诉我这是母亲要求这么做的。她希望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给我们,而不是冷冰冰的尸体。
  后来,我理解了父亲,这是维护母亲最后一丝尊严,想让她安安静静地离去。
  而现在,我彻底懵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处理。它为什么这么做,难道真的是为了有尊严得死去吗?看地上的新土,它似乎在挖坑,想埋自己,可最后没力气了,倒在了地下……

  我坐在地边一根接一根不停抽烟思索着如何处置,而手机此起彼伏响着,袁野,叶雯雯轮番给我打电话,估计都快急疯了。
  过了十分钟后,我决定把这个情况告诉王熙雨。看了看表,已是八点半,应该抵达日本了,挣扎许久拨了出去。
  王熙雨很快接了起来,颇为兴奋地道:“徐朗,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打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呵呵。”
  我尴尬笑了笑道:“你还好吗?”

  “嗯,挺好的,下午六点多到的,现在正在一家日本料理店吃饭呢,待会给你发照片啊,日本真的好美啊,特别干净,而且……”
  王熙雨喋喋不休说着,我却没心思继续往下听。正准备说时,她突然问道:“对了,你去我家看妞妞了吗,它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小雨,我要告你个不幸的消息,你心里要有所准备。”
  听到此话,王熙雨心里一紧,咬着嘴唇道:“你说,我听着呢。”

  我把情况告诉了她,道:“小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早知道的话绝对不会带它出来……喂,你在听吗?”
  王熙雨在电话那头抽泣起来,我心里一慌,深深自责道:“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
  过了一会儿,她停止哭声道:“这不怪你,都怪我。妞妞上次已经有过一次自杀,我把它救活了。我家人多次劝我要把它安乐死,可我死活不同意,没想到……”
  我听着简直匪夷所思,狗还会自杀?活这么大头一次听说。可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信服。道:“真的对不起,是我害了它。”
  她拼命摇头道:“徐朗,真的不怪你,只怪我太过执着。它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让它安静地去吧,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帮它挖个坑埋了,等我回去了看它。”
  “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都说了和你没关系,这是它自己的选择。你心里千万别有什么负担,这样的结局反而挺好。如果我看着它死去,或许会更加难受的。”
  与她聊了二十多分钟才算结束。我把妞妞藏在草丛里,百米赛跑似的跑回家。进了家门,听到阵阵爽朗的欢笑声,看到我满头大汗进来,纷纷起身吃惊地道:“丁丁,你这是咋了?”
  我顾不上和他们解释,从后院拿上铁锹,冲着袁野一挥手道:“快跟我走。”
  袁野以为我在和别人打架,顺手抄起地上的空酒瓶拔腿就跑。叶雯雯见状,也拿着酒瓶跟了出来。这一景象把父亲他们吓傻了,都纷纷起身撵了出来。
  袁野的二百五劲上来了,追出来凶神恶煞道:“人呢,在哪呢。”
  我看到他们吃饭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堆着笑脸道:“你们快回去吃饭吧,不是打架。我刚才在后山看到一只野兔,待会给你们抓回来下酒吃啊。”说完,把袁野手中的啤酒瓶夺下来丢到一旁,奔跑着来到妞妞身旁。
  袁野得知我在给狗挖坟时,乐得差点没笑岔气。坐在地上道:“你这么晚没回去就为了这事?你也太能扯了。不就是一条狗嘛,你打死的?”
  我懒得和他废话,把铁锹丢给他道:“你来挖,我歇会儿。”
  袁野不情愿地挖了起来。我架不住他再三追问,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他。他听到同样不可思议,道:“你说狗自杀?活这么大头一次听说。”
  “爱信不信!我算是倒八辈子霉了,人家托付我照顾,结果头一天就给弄死了。谁说没怪罪我,可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这算啥事,不就是一条狗嘛。你要是喜欢,改天我给你弄一只纯种的,肯定比这条老狗强。”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心思。道:“你真的能弄来?”
  “多大点事,小事一桩。我一哥们家里就开着养犬基地,什么品种都有,改天我带你去挑一只。”
  “我就不去了,给我挑一只哈士奇就行,要母的。”
  “成,明天就给你带回来。”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把妞妞给埋了,一条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就在两个多小时前,它还活蹦乱跳的,可转眼功夫就不在了。生命就这样如此脆弱,不管是人是动物,终究是尘世间的一粒尘埃,毫不知情地来,带着无限遗憾离去。
  我坐在坟前久久不肯离开,想到乔菲父亲的死,对死亡无限敬畏。袁野有些无法理解,道:“用不着这样吧,走吧,回去吧。”
  仲夏,星辰正浓,夜色未央。
  穿村而过的桃花河流水潺潺,碧波荡漾的河水倒映着漫天星光,像温婉曼妙的少女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躯蜿蜒而去。两侧的垂杨柳伴随着湿热的微风轻轻摇曳,竹林里发出沙沙声响,不远处的荷花池塘蛙声一片,似乎在呼唤着甘泉雨露,一年最炎热的季节即将来临。
  日期:2018-01-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