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0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野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我先进去了,你们聊。”
  很快,王熙雨的母亲胡蓉和昨晚相遇的邵云杰也跟了上来,看到我颇为意外,笑着道:“徐朗也来了啊,我们刚才还念叨你呢。”
  事情就这么凑巧,偏偏往一块凑。我实话实说道:“我过来接人。”
  胡蓉压根不相信,以为我不好意思,道:“既然遇见了,那就送送小雨吧,看把她给高兴的。”
  “妈!”

  王熙雨含羞得咬着嘴唇,脸颊红霞一片。
  “哈哈,我女儿长大了,别在外面站着了,我们进去吧。”
  我走也不是,在也不是。还不等来得及反应,王熙雨并不避讳,伸过手牵着我,往贵宾通道走去。
  我试图挣扎,王熙雨侧头低声道:“别松手,假装一下,做给我妈看的。”

  我稀里糊涂来到贵宾休息室,活这么大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只是知道这里是头等舱乘客的特权基地。不过以王熙雨的家世乘坐头等舱是无可厚非的。
  服务员很快端上了饮料,王熙雨先递给了我,一旁的胡蓉啧啧道:“果然女大不中留,这八字还没一撇呢都不认娘了。”
  王熙雨噘着嘴道:“你旁边不是有吗,自己拿着喝就行了。”
  胡蓉看了我一眼,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笑容,我有些瘆得慌。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可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王熙雨活泼得像个孩子似的,道:“妞妞就拜托你了,它一个人在家很孤单,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去那边住,行吗?”
  “这不太合适吧。”
  胡蓉抢话道:“没关系的,反正那边就小雨住,我们平时不过去。何况我工作忙,云杰的事情多,交给其他人又不放心。小雨既然让你照顾,说明信任你。”
  我正要解释,王熙雨立马转移话题道:“云杰哥,昨晚和你说的事要尽快啊,什么时候能办妥?”
  邵云杰虽也是当官的,但在王家人面前显得有些拘束。战战兢兢道:“我已经安排人去落实,很快就有答复。”

  “其他人能办好吗,你亲自跑一趟吧,这又不是什么难事。”
  “行,我待会就去。”
  对于旁人来说很艰难的事,但对于他们而言很轻松搞定,社会有时候太不公平。
  并没有等太久,王熙雨马上要登机了。临走时她什么话都没有,就像昨晚在电梯里一样挥舞着手,依然是纯真而恬静的笑脸,消失在安检通道。
  王熙雨走后,胡蓉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抹了两点眼泪道:“徐朗,我可以和你聊会儿吗?”
  “我还有点事,改天行吗?”
  “好,那我们简短结说,你是真心喜欢我们家小雨吗?”
  我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再次解释道:“阿姨,我和小雨真的是普通朋友,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复杂。另外,我有自知之明,以我们家的条件高攀不起。”
  胡蓉诧异地看着我道:“这么说你不喜欢她?”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
  “够了!”
  胡蓉脸色大变,想要说什么还是憋回去了,转身对邵云杰道:“你和他谈一谈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邵云杰似乎不太喜欢我,但碍于王熙雨的面子又不得不屈服。。。胡蓉走后,他面无表情察看四周,指着一家咖啡厅道:“要不我们进去坐会儿?”
  我委婉拒绝了,道:“谢谢,我今天是接人的,改天有时间再聊吧。”
  邵云杰摆出一副冷傲姿态道:“你知道在和谁说话吗?”

  我才不管他是谁,直接怼了回去:“不知道。”
  邵云杰脸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道:“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但是,请你以后离小雨远一点。正如你所说,人应该有自知之明,而不是好高骛远成天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明白吗?”
  他要是和我好好说话,或许还敬重他,如此没有修养,才不吃这一套。盯了看了半天,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从贵宾通道出来,叶雯雯正好也出来了,看到我拼命地挥手,然后像脱缰的野马冲了过来,重重地倒在怀里拥抱着我。要是袁野不在跟前,估计都亲上了。
  我很顾及袁野的感受,巧妙推开笑着道:“这次回来真不打算走了?”
  “当然了,诺!”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袁野跟前堆着小小十几个旅行箱,而袁野站在那里满头大汗傻笑。
  “那走吧。”
  来到袁野跟前,叶雯雯左右手搭在我俩肩上,异常兴奋地道:“野子,丁丁,咱仨又在一起了。从今往后谁都不许分开,好吗?”
  我和袁野相互笑笑,叶雯雯突然走到前面,不顾形象地抱起单腿道:“来,还是小时候的约定,撞一个。”
  我有所顾忌脸面,袁野毫不客气抱起腿与叶雯雯撞了起来。开心地道:“来啊,徐丁丁。”
  我也抱起了腿,仨人在机场大厅里玩得不亦乐乎,过往的旅客纷纷拿起手机拍摄这一独特的奇观。

  也就在那一刹那,似乎真的穿越时空,回到了当年的大院里,四周都是红墙铁网,墙上刷写着催人奋进的口号,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唱着红歌,不管男的女的穿着军装整齐划一地向车间迈进。无忧无虑的童年,随着一个时代的终结画上了句号。
  回去的路上,叶雯雯兴奋得像个孩子似的摇下车窗高唱着《我们是社会主义》,情绪被调动起来后,我们仨齐声高唱,试图唤醒心底的记忆。
  都说回忆是毒药,值得留恋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就像沿着漫途采撷冲上海岸的贝壳,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不忍舍弃。而友情更是如此,若干年的相遇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可正视未来却显得那样苍白和空洞。如果再夹杂着友情之外的情绪,等到彼此怀念时,已是意尽阑珊。
  袁野提议中午去他酒店吃饭,我拒绝了,道:“中午还有事,就不去了。反正晚上老爷子们要聚会,到时候再好好喝两杯。”
  叶雯雯响应了我,道:“那成,正好我回去收拾下东西,晚上再见面。”
  叶雯雯的归来我谈不上兴奋,反而有些莫名的恐惧。回到办公室,我抽着烟望着窗外,思绪万千。就像东湖湾项目一样,无法掌控未来会发生什么。
  杜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瞪着大眼睛看着我。我抓起烟丢过去道:“住嘴!不该问的别问。”
  杜磊憋着噗嗤笑了出来,点燃烟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我本能地遮挡着脸道:“听说你晚上要请客吃大餐?”

  杜磊嘿嘿笑道:“怎么,眼红呢。”
  我打取出钱包,将昨天刚取出来的两千元丢给他道:“没事别装什么大款,最近和康奈进展如何?”
  杜磊倒也不客气,拿起钱揣起来道:“就那样吧,她睡客厅,我睡沙发,你说有什么进展。”
  “那你还想咋地,反正机会是给你创造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了。”
  他愁眉苦脸道:“我感觉她对我有意思,可就是不愿意承认,愁得我啊。”
  我抬起头道:“知道她为什么对你不感冒吗?”
  “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