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2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黯了眸,充满责备道:“以后有帮助的地方,我不许你沉默。听见没有?”
  黎七羽长睫微垂,她一定是不可救药了,他这样微微霸道地命令她的时候,她也觉得超帅。
  为什么越跟他在一起相处,时间越长,她感觉越迷恋他,着迷到无可自拔。
  明明之前对他那么反感——怎么可能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爱一个人?
  薄夜渊找到一个白色的医药箱提过来:“别乱动,我给你擦药。”

  黎七羽都没有衣服穿,裹着个毯子当然不敢随便动。
  薄夜渊打开药箱,里面有医药的听诊器,温度计,还有……
  一样一样拿出来,越看越不对。
  当情一趣棒棒握在手里的时候,薄夜渊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原来这些医药设备都是情一趣道具,连护士装都有!
  黎七羽失忆了,按道理来说,她从来没见过男人的那里……

  可看到棒棒,竟第一时间面红耳赤,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更让她崩溃的是,她的视线不自觉晃过薄夜渊的裤裆。
  她到底在看什么?!
  不看不知道……原来薄夜渊早有了生理反应,敞开的睡袍下,他的腿修长肌肉紧实,短裤被紧绷绷地撑得很高。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黎七羽的脸颊红得像火烧:“你——”
  薄夜渊面色毫无波澜,将那些用品全都收进医药箱,握住她的脚轻轻地揉着她的脚踝,给她按摩。
  “我们以前……”黎七羽咬了唇,“做过吗?”
  薄夜渊手指一顿,嗓音沙哑:“嗯。”

  她问了什么蠢话,要是没有,小天赐怎么来的?
  “很多次?”她郁结地垂下脸,都不是雏了,她为什么还会这么在意。
  “嗯。”薄夜渊咬住牙关,该死,他已经多努力在忍,她竟还要说些他无法把控的话题,他的脑海不自觉浮想联翩,想起当初他怎么爱她。
  好像能够亲密碰她,已经是个世纪的事情了!
  两年半,他坚忍了这么久,再遇到她的时候他每天看着她却什么也不能做。
  “你很痛吗?”黎七羽勇敢抬起脸,盯着他看。
  薄夜渊面色痛苦,嘴唇紧紧抿着,额头冒出大颗的汗……
  疼痛的源头更是紧绷欲裂,快要爆炸了!

  “要不要……我帮你?”黎七羽鬼使神差地说。
  薄夜渊仿佛看怪物,死死地瞪着她,眼神开始一点点充血。
  黎七羽被他的眼神叮得又开始受不了:“你帮我揉脚踝,也算很照顾我。既然你这么痛,我帮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看你用手来着。”
  薄夜渊:“……”

  “我虽然没试过,不过,应该很简单吧?”黎七羽伸出小手,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看到他痛苦她想为他做点什么。
  她……喜欢他啊,怎么舍得他不舒服?
  她甚至想,如果他真的对她那什么,她也不抗拒了。
  反正以前是她的女人,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她也是他的女人了,这一步不是迟早都要发生吗?

  “要怎么做?”黎七羽声音小下来。
  薄夜渊揉住她的脚用力一扯,她痛得低吟,扭到的脚踝好了。
  “不必。”他低沉的嗓音像斧头砍到她胸口。
  黎七羽被拒绝,嘴角不自觉挽起苦涩的笑……
  难道她在北堂枫那里遭受的待遇,又要重来一次?
  薄夜渊一直不碰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的人格变了?!
  大手拿住她的下颌,男人的唇吻在她的额头:“黎七羽,我不会让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
  “……”

  “在我身边你不必感到压力,别害怕我会碰你。我对你没有威胁力。”薄夜渊喉头沙哑,温柔的嗓音像湖水将她沉溺了。
  将她小心抱起来,放到隔壁床。
  黎七羽不小心摩擦到他的坚硬,明显感觉到他肌肉更僵硬,呼吸更显急促。
  小心地放好她,给她盖被子,他转身朝卫浴间走去。
  黎七羽瞬感失落,如果他能爱她,她一定会永远爱他的。有个人能爱她的话多好?
  浴室里传来水声,好久好久他都没有出来……
  她听着淅淅沥沥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然后,黎七羽做了两年半以来,第一个春一梦!
  梦境里一遍遍占有她的男人,是薄夜渊……真实到像是她坐着时光机回到了过去。

  每一个细节她都能感受,根本是她以前发生过的事。
  黎七羽现在浮现出以前的回忆,都不是个看客,每件事都开始变得感同身受,像她自己切身经历过。
  “美人七七,你怎么啦……”
  黎七羽感觉一只软软的小手搭着她的额头,猛地醒来。
  黑宝石的眼扑闪扑闪,小天赐机灵地问:“你的脸颊红红的,身体也好烫烫,素不素生病病了?”

  蓦然看到一张缩小版“薄夜渊”的脸,又想起她那个羞耻的梦,黎七羽的脸颊红得更厉害!
  “七七你出了好多汗……而且,还在痛痛地叫哦……”小天赐歪着脑袋。
  她……还叫了?
  薄夜渊端着脸盆从盥洗间出来,听到他们的对话,脸色有点儿怪:“滚边去。”

  “你凶我!”
  “死开!”薄夜渊揪起他的领子,丢到另一张床去,按下呼叫铃。
  门口立即有保镖走进来,他挥挥手让保镖把小天赐带出去吃早餐。
  小天赐手脚挥舞着,反抗剧烈不肯走……

  “美人七七,救救窝!”
  平时黎七羽讲句话,薄夜渊不敢强制性对小天赐做什么,然而今天……黎七羽沉默了,她知道薄夜渊是怕她尴尬,才把小天赐支出去。
  拧干了毛巾,薄夜渊擦着她脸的汗。
  黎七羽想到她做的梦,脸才别开,又被他扭回去,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原来……你也会想要么?”他低沉的嗓音突兀问。
  黎七羽的心脏像被按进去一颗图钉,蓦然跳得厉害:“我……第一次做那种梦!”
  “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在我面前不必羞怯。”薄夜渊凝声说,“既然醒了,自己去洗个澡?”
  黎七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变化,她对薄夜渊的爱情,像是骨子血液里流淌出来的,像是已经爱了他很多年。
  这种心悸的感觉,她根本无法控制。
  而她最近越来越频繁冒出的记忆,她都像是自己经历过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她梦到他生日广场的大雨,她倒在血泊,她会心痛地从梦里哭出来。
  梦到她在墓园里,被钉在石碑,那种绝望撕裂灵魂的震荡,现在都还能回想起来……
  梦到她跟他亲密旖旎,她知道他的每一个小习惯,他善用的频率。
  “你会娶我么?”她沉默了片刻,问。
  日期:2018-01-0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