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1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的喝不错,少啰嗦!”薄夜渊黑了脸。
  “美人七七……宝宝想喝草莓汁。”
  黎七羽手里拿着DV在拍摄,闻言嗯了声:“我去给你榨。”
  妈一的!
  薄夜渊放下托盘:“我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天赐贼贼地笑着,端起水果萨拉递到她面前:“七七,女孩叽要多次水果才漂漂哦!”
  黎七羽笑着张嘴,接过小家伙递来的苹果丁:“谢谢。”

  一个月了,她过得越来越安逸,越沉溺这种幸福的生活。
  很怪,其实第一次在玻璃城见到薄夜渊的时候,她的心跳得厉害,会不自然地为他心疼,梦见他的时候还会哭着醒来。薄夜渊一笑,她会忍不住地看着他发呆,而他稍微冷淡,她会失落。
  跟北堂枫在一起相处不是这样的,那更像家人长久陪伴后的情感,心脏从不会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不会时时地隐痛。她才认识薄夜渊一个月,却很快超过了跟北堂枫在一起两年半的情感。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忘了北堂枫的!为什么心却不受控制,她是个花心的人吗?
  “美人七七,你又在发呆耶,在看神马?”小天赐咬着哈密瓜,好地探了小脑袋过去。

  黎七羽的手里的DV正在回放下午他们在广场喂火烈鸟的画面。
  她手拿DV拍摄,竟不自觉镜头都追溯他的……
  都是薄夜渊喂鸟的画面,每一个英俊侧面。
  阳光下他抬起脸,朝她走来,她赶紧晃开DV拍摄别处,心跳很快,假装没有拍过他。

  “是坏蛋粑粑?”小天赐看到了,“那有没有小天空咧!要看要看!”
  “看什么?”男人低沉的嗓音蓦然响起在耳边。
  黎七羽吓得手一抖,DV滑落,直直地从露台摔下去……
  “啊,掉下去了!”小天赐一脸失望!
  黎七羽心急地往下看,薄夜渊长手一伸,楼住她的腰按在他怀里:“掉了算了,再给你买新的。”
  可里面录制了很多记忆,黎七羽不想这么毁了。
  “你的草莓汁。”薄夜渊一手递给草莓汁,另一只手紧紧禁锢黎七羽在怀。
  “可素,窝现在又不想吃草莓汁,想要芒果汁了耶!”
  薄夜渊浓眉扬起,脸色瞬变。
  该死的小子,一再地想要支开他,好单独跟黎七羽相处……别以为这小破心思他不知道?
  “把DV捡回来吧,里面的内存卡,我还要的。”黎七羽犹豫着说。

  “好。”薄夜渊没有多问,拿起手机按下电话,吩咐人去捡。
  黎七羽侧耳听着他的嗓音,好听低醇的,每次听他讲话都像声浪一样享受。
  薄夜渊放下手机,热气吹在她的耳朵:“内存卡里都有什么?你拍了很重要的东西?”
  “没什么……”

  “下午我看到你在拍我。”薄夜渊挑起唇,他即便在喂鸟,眼角余光也在观察她。
  发现她的镜头对着他,他没有正视她。果然当他转过脸,她立即躲避镜头,举动很突兀!
  “有吗?可能是想拍你背后那个大钟,但是你一直遮挡我的视线。”
  原来,又是他自作多情了么。
  黎七羽,一个月了,我每天都竭尽全力地对你好,什么都听你的,为什么你还是没有一丝要回来的迹象?
  小天赐穿着睡袍,抖了抖被子,幸福得在床打滚。
  每天都能和美人七七睡在一起,敲幸福啊……

  再瞅一眼隔壁床薄夜渊形单影只的身影,小家伙笑了起来。
  每天都是他霸着美人七七睡,薄夜渊不是睡沙发,是睡另一张床,黎七羽说不习惯跟他睡在一起,这样会让她紧张到一晚都睡不着。薄夜渊不勉强,总统套房都是要订两张床的。
  黎七羽盯着镜子里她的脸,粉红粉红的,时不时想起薄夜渊想笑。
  她好喜欢他温柔宠溺看她的眼神,他紧张她的样子,他吃醋她对小天赐的宠爱,他低声说的每一句话……
  黎七羽抚摸着腹部的伤疤,既然北堂枫不要她了,她也不算变心。
  而且,跟薄夜渊相处过后才知道,这种才是男女的爱情。
  对北堂枫不过是2年半相处起来的情感,离开时那种割肉般分离的痛苦,是亲人间的离别。
  她其实留在薄夜渊身边很不错啊,还有个孩子。
  以后北堂枫也会遇到他喜欢的女孩,她也能带着一家人去祝福他了。
  他不是说,把她当做妹妹么?所以,北堂枫对她也是亲人的感情吧?
  黎七羽胡思乱想着,起来拿浴袍的时候,由于心不在焉,落进浴缸里都浸湿了。

  她搜索了一圈,浴室里没有多余的浴袍,薄夜渊和小天赐洗过澡,已经把属于他们的穿出去了。
  用过的浴巾也都打湿了扔在篮子里……
  黎七羽搜索一圈,没有遮蔽的东西,也没有找到吹风筒,不然还能把浴袍吹干。
  黎七羽兀自在浴缸里苦恼地待着,只能等薄夜渊睡着后再出去了。毕竟没有那么熟,让他递衣服进来的话,她觉得难以启齿啊。

  要不是这一路游玩都有小天赐在,她会觉得相处起来很尴尬。
  两个多小时,水都凉了。
  她好像听到外面传来关门的动静——
  悄悄打开门,她探头朝外看了看:“薄先生?”
  没有回音。
  房间内开着温暖的壁灯,光线温和,大床隆起小小的一抹,小天赐沾床睡,白天到处玩儿他已经很累了。
  而薄夜渊那张床干净整洁、没有人影。

  “薄先生你在吗?出去了吗?”黎七羽扬起声音又叫了一声。
  真的出去了,幸运。
  黎七羽这才放下心,双手抱着自己试探地走出盥洗间。
  很慌,像做贼。

  刚跑到一半,突然听到门打开,一个人影进来。
  她的心脏啪地摔在地,想往前跑发现除了躲床没有别的遮蔽场所,可那样会吵醒小天赐,更尴尬。
  她下意识想要转身倒回盥洗室,动作太大,突然扭了一下脚,摔在地。
  薄夜渊眼瞳紧缩,看着眼前这一幕血脉一喷张。
  他一直不敢碰她,也尽量不会做太过亲密逾越的举动。偶然被她撩一拨起了火,他也只会泡在冷水里自己慢慢灭。
  看到她摔倒,薄夜渊长腿迈前,冲到她面前扶起她的肩:“没事吧?”
  黎七羽不知道该遮哪里,她一双手。

  “实在害羞的话,遮脸吧……”薄夜渊挑起唇,看着她脸颊羞红的样子,心口一动,“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黎七羽小鹿乱撞,身体被他打横抱起来。
  她咬了唇,横着双臂遮着自己的胸:“放开我!”
  “你的脚扭到了,别乱动。”
  她被抱薄夜渊那张床,她第一个动作是扯了毛毯裹在身,怕他误会她,她涩涩地解释:“浴袍掉进浴缸里湿透了,所以……我以为你出去了,没想到这么快你回来了。”
  “浴袍掉进浴缸里了,为什么不找我?”
  “……”黎七羽别开脸,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黎七羽,你是我的女朋友,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知会一声好。”他的大掌握住她的脚踝,轻轻地揉了一下,看她皱起眉,他沉声问,“是不是很痛?”
  脚筋扭到了,那一跤摔得真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