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1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番话若是一年多两年后说出来,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关键是,现在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几乎没有,李牧为什么敢这么说?
  众人能想到的解释就是——李牧有渠道获得了更高一层领导机关的信息。
  而在李牧描绘的前景当中,众人看到了一个更好的发展前景,不但是关乎自己,而且关乎更多人,包括今年入伍的新兵。深化士官制度改革一直在做,军官制度改革却是困难重重,究其原因,不难象明白。
  李牧说的这种方式,无疑是最贴合实际情况的方式。能力出众的但是到了服役年限的军官,在当前的环境下,如果不想转业,那么就得拼尽全力去争取往上走。甚至这样容易滋生腐败。
  对于部队而言,明明知道这个军官很有能力,但是他的服役年限到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才流失。
  这种情况早在士官当中就普遍发生,因此才有士官制度的不断深化地改改改,工资涨涨涨,士官军衔也改改改,一直到能留住人才为止。军官队伍同样如此。
  如果按照李牧设想的这种方式,到了服役年限的军官,没有往上升的位置,没有关系,继续服役,军衔不变职务不变,但是待遇是要变的,只要你能证明你的能力,让部队需要你。只需要改改服役年限,把现行的复杂的年限,参照新的士官制度,化成三个大的等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最大程度地留住人才。
  一些国家的四五十岁的上尉军官比比皆是。
  轻轻敲了敲桌子缓回众人的思绪,李牧语气平淡但谁都听得出来一言九鼎:“所以,107团会坚定地推行军官和士官制度的先行改革。”
  “这也是咱们107团需要做的工作。”
  由新兵营牵扯出新的军官制度和士官任命新方式,是一个大的背景。任何一项制度出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需要一步一步尝试,反复验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试点,才能进行推广。

  无疑,107团作为试验部队,担负着的就是这样一个任务。
  温朝阳接过话,说道,“新兵营营长由分管作训工作的李牧副团长兼任,教导员由我兼任。接下来要讨论的是其余几个职位的人选。”
  又兼任新兵营长,李牧已经兼任了快速战斗第1营的营长,这样一来,等于是有两个营的兵力直接掌控在李牧的手上。这要是放在战时,作为团长的徐战,那是要如坐针毡的。
  这已经不是架空那么简单了。
  想得再明白,徐战此时的表情也没有办法很自然。最关键的是,这些任命,他事先都不知道!
  温朝阳看了眼徐战,随即说道,“任命是会议前上级做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和大家通气。”
  这话看似对大家说,实则是给徐战的解释。
  再傀儡,徐战也是一团之长,在等级森严的军队当中,任何对上级的不尊重都是不被允许的。
  温朝阳的资格不比徐战差,有他这句话,徐战的脸色稍好了一些。

  “讨论下面的人事吧,两个新兵连,连长指导员,按照安排,可以兼任,也可以专门任职。”徐战接过话头说,“在座的都是107团的指挥干部,都说说,也可以毛遂自荐。”
  张如松是李牧的陆院同学,担任作战部队中分量最重的战斗支援营营长,对他来说算是平调,但是,他同样是高职低配,到了107就升了一级,现在已经是副团干部。
  他说道:“新兵连的主官,一定是要在新兵训练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同时还要考虑到未来陆院现役干部学员前来实训的情况。呵呵,得压得住才行。”
  这么一说,大家都轻声笑了起来。
  在座许多人都是有过类似经历的,而他们的连长正是李牧。当时把他们驯服,李牧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说是斗智斗勇斗不为过。
  很明显,新兵连的连长指导员不是什么好差事。

  徐战一想到这个方面,顿时觉得李牧兼任新兵营长是主动揽过一件麻烦事。陆院现役干部学员,那些都是营以上干部,自己都不敢说能完全压得住这样一群人。
  想到这,徐战的心情好了不少。
  张如松点出了新兵连长指导员的蛋疼之处,大家都不得不慎重考虑起来。好好地审视自己,有没有那个魄力。
  这个活,能不能干。
  当然,也有存小心思的,怕麻烦。管一群新兵和管一群干部学员,完全是两码事。李牧当初的焦头烂额,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李啾啾举了举手,说,“我来吧,我自荐兼任新兵连长。”
  在座的除了李牧和温朝阳,也就只有他是有经验的,当初李啾啾就是相当于排长。一直是李牧的助手,他是知道应该怎样训练那些干部学员的。
  徐战马上就点了点头,看了看温朝阳和李牧,两人都点头,随即徐战说,“新兵一连长,那就由李啾啾同志兼任。新兵一连指导员,哪位担任合适?”
  副政委张以陌忽然举手说道,“我来吧,我有基层连队担任指导员的经历,相信我能胜任的。”
  这下大家都有些无语乐,上校正团的指导员,要多奇葩有多奇葩了。不过话说回来,张以陌担任指导员,基本上就像是定海神针一样的了。是有利于工作的开展的。

  “好,张以陌同志担任新兵一连指导员。”徐战说道。
  不少香饽饽,而且是比在座的职务都要低的职务,确定下来是很简单的。李牧同样也相信,之所以没有什么人主动要求担任此类职务,不是因为怕苦怕累,而是担心自己没有办法胜任。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新兵训练营,那一点难度没有,关键是,新兵训练营还担负着培训陆院学员的使命。
  “新兵二连长,我兼任吧。”徐岩说道。
  参谋长兼任新兵二连,这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了。
  随即,赵旭笑了笑说,“那新兵二连指导员,我来试试。”
  他之前担任过连队指导员,干回老本行,估计也是没有问题的。
  点了点头,李牧说,“干部配置那就这么定了。说一说营部军士长的人选,我这里有个人选,提出来大家讨论讨论。”

  说着李啾啾啾把投影仪打开,很快,墙壁上的幕布上,就显示出余安邦的个人信息来。
  “余安邦,这是他的履历,第三旅上士,参加过猎人集训,在士官学校进修了两年。我对他很了解,我以前在第三旅的时候,他当过我班长。这位同志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并且在作训方面,是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教学方式。他马上就第十年了,资历足够。我认为他适合当然新兵营的营部士官长。”李牧说道。
  徐岩对余安邦再熟悉不过了,就像他熟悉李牧一样。徐岩原来就是他们俩的连长,足足当了两年。
  李牧推荐的人选,有人反对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都在微微点头,只等举手表示同意。
  营部士官长,或者叫营部军士长,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简单地说,新兵营,除了营长教导员,权利最大的就是营部士官长,连营部参谋协理员这些,都是营部士官长的下级。
  日期:2017-01-1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