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2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姬牢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治说道:“我的仇家不少,不过也用不上劳烦精卫先生。但是还是需要麻烦广治先生保全。等到解毒丹方出来之后,我便会找一高山远地隐遁。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广治先生多费心的。”
  两个人说好之后,姬牢便转身对着‘默不作声’的吴勉和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二人说道:“本来还想与两位多相聚一段的,不过广治先生的事情紧急,虽说有数年,但姬牢也不敢耽搁。我们三人与二位先生就此别过,希望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可以消除误会,化干戈为玉帛成为朋友。”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做对头顺眼一点。这辈子怕是没有缘分做朋友了……”
  “天大地大,万事皆有可能。”姬牢笑了一下之后,带着莫离和广治二人离开了这里。从背影看过去。广治已经服服帖帖的。比姬牢的弟子莫离还要对这位楼主恭敬。
  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消失之后,归不归本来还想发发没打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的牢骚。不过被身边的白发男人两句话噎回去之后。便收了这里的禁制。当下和吴勉一起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皇宫之后,两个人并没有马上见到皇帝。听说现在刘秀和皇后正在规劝那位东海公主姬素素,这次新驸马总算是熬到了拜堂。本来眼看着就要进洞房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人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怎么。竟然一口血喷了出来,随后这位新驸马便借口出去看看,一去不复返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总算是嫁出去了,想不到驸马和自己闹了这么一出。回到皇宫之后,妞儿便痛哭起来,诅咒发愿这辈子就老死在宫中,绝对不再出去丢人了。最后在皇帝和皇后的劝解之下,这位东海公主才算好了一点。
  这次利用妞儿将莫离、姬牢引了出来。归不归心里多少对这个昔日的小丫头有些愧疚。不过看到妞儿没有什么大碍,又灭了心口把自己嫁出去的火。当下,老家伙在殿外看了这个已经张成大人的小姑娘。却没有了进去相认的想法。
  半晌之后,刘秀先一步从妞儿的宫殿出来,留下来皇后阴丽华独自留在妞儿那里说些女人的私房话。
  在内侍、侍卫的簇拥之下,刘秀上了玉辇向着长乐宫进发。当玉辇行进了片刻之后,皇帝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对着身前的空气说道:“阳虎去河北公干并不在洛阳城内。今天当值的阳虎先生的女弟子,朕把她留在皇后身边了……”

  刘秀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归不归凭空出现在他身前的空气当中。冲着皇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就知道陛下能看破老人家我这点把戏,我老人家这次是在向陛下辞行的。从王莽乱政的时候,老人家我就和陛下相识了。断断续续也有些年头,今日一别,可能便再难有与陛下相见的机会了。”
  刘秀此时也是五旬的老人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皇帝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朕也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这样,朕也不强留仙师。只是仙师日后有用到刘姓汉室之处,朕在自当尽心办理。朕若不在了,也会安排后世子孙一并办理的。还有一件事,留在宫中的巨金要如何处置?还请仙师告知,朕也好着手去办。
  当初从更始帝刘玄那里得到的黄金现在这笔黄金依然是一笔富可敌国的巨金,除了当初归不归带走的一点点之外,剩下都被搬到了洛阳城的皇宫当中。没有皇帝的亲笔手谕,谁也不进入存放黄金的库房。
  “陛下你要是不说,老人家我差点都要忘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当初坑了刘玄这一大笔黄金。本意只是想掏空更始帝的国库,给刘秀崛起提供机会。这样的世俗金钱对归不归并没有用处,他想要用钱的话,天下官府银库都是他的钱袋。
  老家伙想了一下之后,笑眯眯的对着皇帝说道:“既然陛下都说了,那就算老人家我给妞儿的压岁钱了,算是我老人家给她的一点零花……”
  老家伙和皇帝在玉辇当中说话的时候,原处一座宫殿的房顶上。两个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正在默默的看着玉辇当中的刘秀和归不归,其中一人竟然是几个月之前还带着吴勉、归不归和广治几个人前往东海去找徐福的邱芳。
  站在邱芳身边的是一个身长只有三尺有余的侏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这位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带着一个小孩子站在那里。看了半晌之后,侏儒对着邱芳说道:“这个就是你说连徐福大方师都头疼的归不归吗?看着也没有什么,一个糟老头子嘛。你说说如果我把他的脑袋带回去献给徐福大方师,他老人家会不会欢喜?”

  “纲元先生,如果那么做的话,八成是你的脑袋被这个糟老头子取下来。”邱芳低头看了这个侏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他的脑袋这么好拿的话,那么广仁大方师和火山大方师还回留他到现在吗?”
  “广仁和火山都做不了的事情,别人未必也做不了。”这个叫做纲元的侏儒方士张嘴笑了一声,露出来他那一口满是污垢的烂牙。不过侏儒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再说下去,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邱芳说道:“既然说到了广仁和火山,那咱们俩是不是也该去宗门拜拜山头了。刚刚回到陆地上,别被你带到这里来。耽误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也该去办点正事了吧。”
  “纲元,你也是方士,称呼两位大方师的事情。最好可以用上敬语。”邱芳在船上的时候,便对着这个侏儒方士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得不带着他上岸。
  在船上着二百来年纲元还算是中规中矩,因为他身有残疾的缘故,徐福大方师和众同门也对他照顾有加。不过一回到陆地上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嘴里也越来越口无遮拦,对广仁和火山两位大方师也有些不恭敬起来。
  “那么认真干嘛?这里既不是在徐福大方师的船上,又不是在宗门。那几位大方师不再身边。还那么拘谨干什么?”纲元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之后,再次看着玉辇上面的归不归,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看都是一个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本来还和皇帝有说有笑的归不归突然回头,冲着他和邱芳所在的位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动作下了纲元一跳,他和邱芳两个人虽然没有隐住身形。不过也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这么远的距离,这个糟老头不可能发现自己。
  发现自己二人的行踪已经暴露,邱芳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侏儒方士说道:“走吧,已经被归不归发现了。再不走的话就走不了。”说完之后,他也不管纲元。自己先是一转身,跳下了宫殿的同时已经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半空中。
  日期:2017-02-0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