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07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烧了香去找林先生看病,林先生自然也知道这是杨更臣的丈母娘,不由的就请到了屋里,问刘氏要看什么病,本来刘氏打算的很好,真到这个时候也是个面红耳赤,一大把年纪了来找林先生开那方面的药,要是被误解了还不羞死个人?
  见刘氏双脸发红扭捏了半天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林先生问道:“夫人这药,恐怕是给那新婚夫妇开的吧?”
  刘氏不禁心惊道:“先生真乃神人。”
  林先生笑道:“神人在庙里供着呢,我可不是,事情大概我也猜出来了,杨更臣的病吃药没用,你回去吧。”
  “先生也知道他身体不行,真的无药可救?”刘氏吓的脸儿都白了。
  “他呀,身体没事儿,病在心里呢,夫人请回,三日后,让二丫回来吧,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林先生道。
  刘氏千恩万谢,给功德箱里捐了好多银钱,这才离去。
  当年晚上,林先生让人给杨更臣带话,说邀杨更臣来无上观里喝酒,林先生相邀,杨更臣不能不从,天一黑他就到了无上观,林先生早已备下酒菜,二人推杯换盏,不一会儿杨更臣就喝的面红耳赤。
  林先生放下酒杯,问杨更臣道:“你可知何谓香火二字?”
  杨更臣不明就里,道:“先生说笑了,这我怎么能不知道?”

  “老人们看重香火,说要是香火断绝无颜面对列祖列宗,所以说这香火传承乃是家中大事,但是谁都知道是大事,却不知道为何大,按我的理解来说,所谓的香火就是轮回,香火在,家中轮回就在,打个比方,你死后,杨家香火在,有朝一日你就可以孩子的身份出生在杨家,所以说你杨更臣,可能就是你杨家祖上哪一辈儿轮流过来的。绝了香火就是绝了祖宗的轮回路,你说这事儿大不大?”林先生道。

  林先生说到这里,杨更臣大概就知道林先生要说什么,他虽喝了不少,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不由的放下酒杯面楼难色道:“我知道先生想说什么,这事儿休要再提。”
  林先生没有发怒,而是道:“走吧,若是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
  杨更臣站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杨家从杨奉贤开始,后杨如是,再有杨当国,哪个不是英雄豪杰之人?哪个比你杨更臣不是甩你十八条街?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就你杨更臣的命是命?你不敢娶妻生子,怕以为你要给亲儿子换命,你爹杨大磐若跟你一样的想法,此时你已经地上黄土一抔了,还能站着跟林某人喝酒?你若是要走,我不拦你,以后你来无上观烧香,我不拦你,但是我林某不见这般无情无义不忠不孝贪生怕死之人。”林先生就算是说这么凌厉的话,语气依旧是不轻不重。

  杨更臣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林先生摸着他的头道:“人活着,不是活自己,就算你独活着,身边家人一个不留,有意思?你爹杨大磐可以为你而死,他死了,你活着,而你活着就是他活着,因为你身上流的是他的血,香火传承,就是命的延续。你不是笨人,有些话,你明白。”
  杨更臣站了起来,抹着眼泪道:“林先生,杨家真的能八代单传一世荣华?”
  “废话。”林先生道。

  日期:2017-01-12 22:59:00
  跟林先生的一席话,杨更臣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不管是林先生的当头痛骂也好,还是林先生确定了八代单传一世荣华是真的也罢,这一晚上从无上观回去的杨更臣第二天就去了李家庄,不仅给岳父岳母大人陪了罪,还向自己的发妻道歉,李二丫本不想回,但是奈何父亲和兄长都让自己回去,母亲也说看杨更臣的表现,若是还跟以往一般的话你再回来,哪怕是他杨家有金山银山,咱也再不回去了。李二丫这才作罢。

  接了李二丫回家之后,杨更臣难免还要出去忙碌族中还有田地里的事情,这一忙碌自然就到了晚上,李二丫虽然这一次是杨更臣亲自接自己回来的,但是对于未来二人之事心中也是难免放心不下,倒不是自己丈夫不碰自己就无法忍受,而是说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是让人受不了,自己虽然名字叫二丫是土了点,但是整个李家庄,谁见到自己不夸自己长的漂亮?
  杨更臣忙完回到家中之后,吃过了饭,李二丫先回房中,不一会儿竟然见到自己的丈夫杨更臣抱着一个木盆,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热水,他径自走到李二丫身前道:“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
  说完,他低下身子脱下了李二丫的绣花鞋,放在木盆之中泡了起来,且不说自己的这一双脚被男人给握住就让李二丫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一个男人,还是族长,竟然给自己洗脚,就这都让李二丫感动的热泪盈眶,她说道:“你不需如此,只要以后你我夫妻二人好好的便罢。”
  洗过了脚,二人坐在床边上,李二丫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杨更臣何尝不是?自从他知道自己的命是父亲杨大磐拿命换来的之后,他其实很怕生个孩子未来要以命救命,现在被林先生给劝醒之后放下了心结,现在的杨更臣可是一个连女孩子手都没有牵过的毛头小子。
  二人心中都是狂跳,仿佛这一夜才是二人真真正正的洞房花烛夜一般。

  “不早了,要不咱们睡下?”杨更臣红着脸道。
  李二丫一听,双脸羞红的点了点头。
  杨更臣吹灭了蜡烛,俩人趟在床上,对于今晚发生即将发生的事,可以说是期盼已久更是心知肚明,但是李二丫迟迟的等不来杨更臣的动作,她轻声的问道:“睡着了?”
  “没有。”杨更臣道。
  “我冷。”李二丫道。
  “大热天的冷啥?”杨更臣道。
  “那我热。”李二丫嗔道。

  “我去把窗户开开?”杨更臣愣道。
  李二丫实在是受不了这榆木疙瘩,哼了一声背过身去睡,谁知道这时候,杨更臣笑了一声,刚刚那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竟然胆大包天的把手朝着李二丫连襟之间伸了过去。
  手方一接触肌肤,就让李二丫打了一个哆嗦。
  随着杨更臣手更加往上,在那饱满的双峰之上轻轻的摩挲,李二丫呼吸急促,感觉整个身子轻飘飘的,似乎这个身子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之后的杨更臣更是大胆,一只手握住一只饱满,另一只手竟然在那饱满之上那朵嫣红处轻轻的摩挲起来,这让李二丫不由的夹紧双腿却无法并拢,鼻翼之间竟然不由自主的发出那羞死人的娇喘之声。
  杨更臣翻过李二丫的身子,拿出手,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解开,这时候的李二丫已经不敢睁眼去看。
  等到二人坦诚相对,杨更臣伏了上去,轻轻咬住李二丫的耳朵道:“成亲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想过我不行?”

  “没有。”李二丫捂着脸道。
  在床弟之上,再怎么茅塞顿开的男人似乎也占据着主动,这是一种天性使然。杨更臣自己其实此时激动万分,不再抗拒的他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些农户在说起这事儿的时候眼睛都冒光,原来这种事儿,竟然是真的让人如此的快乐,他虽然紧张,但是借着月色看到李二丫的紧张之后,他就越发的想逗她。
  但是两个生瓜蛋子的第一回事儿,能有多快活?李二丫的破瓜之痛加上杨更臣的无法把持一泻入注是在所难免,但是一回生二回熟,两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一夜之间满屋春色自然是不需多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