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小慧介绍完后,袁凯问她能不能进入病房看看,没等苏小慧说话,静心说话了,“我妈现在这状态,任何人都进不去,如果染上病菌,那就完了!”
  袁凯笑了一下,“这也是我妈,我走近看一眼,应该没啥事吧!”
  “你也配叫妈?!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就能逃过世人的眼睛!”静心有点不冷静的反问袁凯。
  看到这里,我有点担心,这兄妹俩要是在医院打起为,那可坏了。
  不过袁凯这小子还是有点风度的,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看着静心说到,“静心,我做什么事了?”
  静心听袁凯这样说,更生气了,“你做什么事了你自己不知道?还让我给你揭老底吗?!你为了我妈的财产,虛情假义认母,又设计毒害我妈,你有没有良心!”
  说到这里,静心已经失去理智,高声指责袁凯一条条罪状,而且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苏小慧在一旁劝静心冷静点,这里是医院,让别人看到不好。
  但此时谁都控制不住静心了,她把自己当初怎么和袁凯谈恋受,以及如何中毒的事项一条条说出来了。
  我看到袁凯的脸红一阵紫一阵,这小子已经受不住静心的指责了。
  果然就在静心说完后趴在那里痛哭时。
  袁凯急眼了,他大声说道,“静心!你说的这话要有凭有据!否则你就是诬告!”
  静心气愤的站起身来,指着袁凯的鼻子骂道,“你这个阴险的小人,你都把自己亲生母亲害成这样了,你什么事做不出来!”
  这句话真正刺激了袁凯,只见这小子挥手给了静心一耳光,“你说谁阴险小人?你胆子大了吧?野种!”
  袁凯骂这句话更是刺激了静心那根敏感神经,特别是那句“野种”,这是对静心的极大侮辱。
  自从袁凯认母后,静心就感觉自己的地位已经不如袁凯了,虽然她是鸣翠与她爸偷情生下的,所以她内心是脆弱的。
  只见静心也回手给了袁凯一耳光,当时两人就扭作一团,这可把一旁的苏小慧和袁凯的秘书急坏了。
  苏小慧紧紧抱着静心,让她冷静点,但这时袁凯有了空档,一脚踹在静心的肚子上,当时静心就躺在地上。
  我一看势头不好,赶紧和吕大安进入病房,这时高级病房的保安也进来了,他们三下两下把袁凯架了出去。

  袁凯见我进来了,更生气了,“你小子在这干什么?这是我家务事!你少掺和!”
  我没有理会袁凯,只是与保安把他架到病房外。
  吕大安见袁凯还想回来打静心,就在架袁凯混乱之际,一拳打在袁凯的肚子上,当时疼的这小子嗷嗷大叫,“操你***!刚才谁打的我?”
  我暗自高兴,心想这也算是给静心出气了,也让这小子尝尝挨揍的滋味。
  这时保安人员不断增加,我拉了吕大安一把,提醒他赶紧回去看看静心怎么样了,这些保安足以把袁凯带走了。

  回到病房后,苏小慧抱着已经昏迷的静心,没想到袁凯这小子下手真狠,一脚竟把静心踢迷糊了。
  “赶紧叫医生吧!”我催促道。
  吕大安按响了病房内抢救的铃声,不一会儿过来两个医生,他们进来后问怎么回事,我指了指躺在地上静心,“刚才她被踢了一脚 ,你们快给看看,有没有危险!”
  在医生紧急抢救下,静心终于没什么事了,可能袁凯刚才那一脚太过用力,静心顿时就被踢昏过去。
  吕大安安慰静心,“我帮你还他一拳,这小子疼的也够受!”
  静心笑着看了看吕大安,然后对我说,“我要联系一下林姨,现在抓紧给我妈治疗,等我妈病好后,看看他这个儿子做的好事!”
  我点点头,但林辉那边药物的事,不知道能否成行。

  静心与林辉联系才得知,林辉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把药物藏在行李中,通过正常药物分装到小盒里,便于携带。
  但问题又来了,由于没有冰箱,根本无法保存药物,到了国内后谁也无法保证药物是否还能使用。
  看来林辉为了鸣翠的病也是操碎了心,之前我总以为她与鸣翠因为静心是不是她女儿的事,有过嫌隙。
  往以前讲,林辉与静心父亲的有过偷情,鸣翠内心是记着她的。
  不过现在看来,林辉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自己的同学鸣翠,我很是感动。

  但对于药物如何保存的事,我的意见是用那种保存人体组织的特种药箱,我让静心问问林辉是否搞到。
  随后静心与林辉进行了沟通,林辉说药箱到是能搞到,但一次性的量不能太多,否则海关会以涉嫌走私为名给予扣留。
  既然林辉他们四个人来,每个人所带的量都是出境所带的最小剂量,但这不足以治疗鸣翠的病。
  怎么办呢?我想如果现在我们几个人都出国,也不可能把量带齐,再说往返一趟美国钱都是小问题,就怕给鸣翠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苏小慧说发动身边朋友,只要有坐这趟航班的,或者近期要回国的,都让他们带点过来。
  于是我与吕大安、臧琳商量,看美国那边同学朋友能不能想想办法。
  但随之问题又来了,静心告诉我,林辉很担心,如果所有人都带这种小药笨上飞机,美国人就会怀疑,肯定会给予扣留审查。
  我知道美国人的疑心就如袁凯那样,他们可不想把自己国家的专利物品带出来,这点比我们国家强多了,我们大量仿制人家的,但是没想到其实我们国家有很多好的东西被人偷偷仿制,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
  我们又陷入困境,眼睁睁的看着一天天的过去,最后还是林辉打来电话,她决定冒一次险,把药物放在行李箱里,据专家说这种药物保质期并没有想象的那样严重,属于金属类,应该问题不大。
  得知这个消息,我们所有人都把心放下来,静静等待林辉一行的到来。
  事情就是这样,越是在顺利时候,就可能出现不协调的因素。
  就拿袁凯来说,他也是受了一肚子气走的,特别是挨了吕大安那一拳,让他很气愤,这不他又来医院找到苏小慧,说是请医生给鸣翠进行诊断。
  苏小慧与静心被袁凯突如其来给弄懵了,但苏小慧又不好拒绝袁凯,毕竟苏小慧是袁凯手下,同时苏小慧也不能告诉袁凯请林辉来治疗。
  还是静心说话了,她对袁凯说,已经找好了北京的医疗专家来给鸣翠治疗,不用袁凯操心了。
  袁凯不依不饶,他说自己找的这些专家都是在欧美国家任过医生的,很有经验,不如让这些人先行进行治疗。
  静心当然不同意了,于是又与袁凯进行了激烈争吵,最后在苏小慧劝导下总算把袁凯劝走了。

  日期:2017-01-31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