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静心的兴奋劲,我想这丫头肯定发现什么东西了,连忙跟她过来看视频。
  静心指着电脑上那段视频告诉我,“仓哥,你看这个在干什么?!”
  我看到监控视频里,有一个人进屋后,当时鸣翠并没在屋里,他随手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然后打开一组厨柜,蹲下身来,鼓捣了半天,但始终看不清脸什么样。
  随着视频晃动,这个人进进出出鸣翠的卧室、卫生间,反正所有房间,他都在低头查看什么东西。
  “他这是做什么呢?”我问静心。
  “仓哥!这不明明是在下毒吗?”静心一口咬定这个正在下毒,但我真看不清楚这个人从包里拿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如果那是一包的毒素的话,那他可能先在厨房里下毒,然后再去卫生间与卧室。
  这个人是不是袁凯派来的?如果是袁凯派来的人,那他太狠了,鸣翠可是他亲生母亲啊。
  我让静心去休息一会儿,然后我再接着查看,静心说把这段视频复制下来,将来这都是袁凯作恶的证据。
  我接着往下看监控视频,但随后的时间里,只是鸣翠出现在视频里,并没有发现袁凯和其他人的身影,看来这小子也怕染毒。因此,他不可能第一时间再出现在鸣翠家里。

  正当我看的无奈时,有一天袁凯进屋了,只见他好像与鸣翠说着什么,而且这小子还戴个口罩,鸣翠好像是去给他倒水,我隐约听到袁凯和鸣翠说感冒了。
  这小子太能装了,这套演戏本领鸣翠基因里有吗?
  这天,小虹找我说有个客户预约了,需要我上门服务,问我啥时候去,我告诉小虹晚上可以去疏导。
  但静心告诉我,林辉已经给她打电话了,说这周末就带医疗团队过来,不过一些药品由于是管控的,带不到飞机上来。
  我一听,这不是白来吗?就是来了没有药物治疗,那也是白费。我问静心,林辉还说什么了。
  静心说,如果带不过来,就只能从国内找找,不过林辉担心这些药物国内弄不到。
  我一听就上火了,这要是买不到,还不如不来,我让静心再与林辉联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最好是人和药品同时到。
  为什么让静心与林辉联系?因为林辉一直认为静心是自己的孩子,所以静心与林辉这种特殊关系,也让她们之间说什么都无所谓。
  有些事情总爱捉弄人,却说袁凯听说我回省城后,立刻打来电话慰问我,先是说之前都是一场误会,最后又是感谢我对于鸣翠的帮助。
  静心说袁凯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其实我也这样想,袁凯给我打电话,估计也是探听我的消息,也就是他想知道鸣翠的进展情况。
  苏小慧问我林辉带不过来药品怎么办?问我能不能从国内联系到这类药品,为了保险起见,我告诉苏小慧,还是让林辉在美国想办法。
  苏小慧认为太难为林辉了,我笑着告诉苏小慧,有静心打电话,林辉无论多难都能想出办法来。
  苏小慧并不明白怎么回事,我也就没和她细讲。

  我去医院看望鸣翠时,正好苏小慧也在,她告诉我,袁凯这两天可能要过来看望鸣翠。
  我心一惊,告诉苏小慧,一定不能让袁凯近距离接触鸣翠,那样的话,袁凯又有机会了。
  苏小慧认为,鸣翠是袁凯的母亲,总不能不让人家看妈吧。
  袁凯这段时间也在忙于鸣翠公司的内部事务,这小子还不知道如何吞并鸣翠公司呢?
  袁凯来看母亲,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任何人没有阻挠的权力。
  虽然静心可以出面阻挠,但必竟是一母所生,也无法拒绝袁凯看望鸣翠。
  其实让我和苏小慧担心的事在于袁凯来了,会怎么做?他会不会再次施毒,或者再次用别的办法让鸣翠提早离开这个世界呢?这些都是未知数,无法让人想象到什么结果。
  我和苏小慧、静心、吕大安对这次袁凯的探访很上心,我们四个人做了分工,由静心在病房陪护母亲,苏小慧负责接待。
  我和吕大安则选择在袁凯进出的通道,负责观察瞭望,防止这小子做了不轨之事逃跑时,我和吕大安就地拿下。
  分工完事后,我们就去医院高级病房等待,为了稳妥起见,我给苏小慧提了条建议,看看能否换一间病房,这样既保险,也有利于将来袁凯不知道鸣翠所住医院的具体房间。
  对这件事,苏小慧很犯难,因为换病房需要折腾一天,已经来不及了,况且现在高级病房已经没有空位,如果要换,就必须与其他病人换。
  只有将计就计了,先这样等待袁凯来吧,以后再具体商谈怎样保密的事。
  袁凯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医院,苏小慧到医院门口迎接,现在鸣翠与袁凯已是母子了,当然苏小慧与鸣翠的关系也就不需要那样遮掩了。
  她来医院护理鸣翠也是袁凯准了假的。

  袁凯一下车就问苏小慧,“我妈现在怎么样?”
  苏小慧摇摇头,“还是那样子,现在医院正在想办法抢救,她现在已经成为植物人状态。”
  袁凯带着秘书就往医院住院大楼走,在苏小慧的引导下,一行三人来到位于住院部后面的高级病房。
  刚进病房门,就被保安拦下,随后对袁凯一行人进行身体扫描,防止带无关或者危险物品进入医院。
  过了保安岗,就进入高级病房的各个入口门,苏小慧在前面带路,不停的刷卡,袁凯抱怨到,“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像监狱,一层层的门!麻烦死了!”
  苏小慧冲袁凯笑了笑,“袁总,这是高级病房,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当他们走近鸣翠所住的病房时,又被当班的医生拦下,“请三位把防菌服穿上!”
  苏小慧又带他们进入值班室,把防菌服穿好后,进入鸣翠所在病房的区域,不过医生交待,人员不能进入病房,只能隔着那层玻璃看看病人。
  进入看护室,静心正坐在那里,一看袁凯来了,连理都没理。
  袁凯笑着上前与静心打招呼,“静心,咱妈没事吧?”
  静心头也不抬的对袁凯说,“有事没事,你没看到人都躺在那里了吗?”
  在静心眼里,鸣翠病成这样,与袁凯有直接关系,还有自己当初从鬼门关走一遭,也可能是袁凯施的毒。
  袁凯见静心似搭不理的样子,感到很尴尬,必竟兄妹两人当初还恋爱一场,如果不是鸣翠及时制止,估计现在静心应该成为袁夫人了。

  还是苏小慧聪明,她赶紧打破这种尴尬状态,向袁凯介绍着鸣翠当前的状态,以及每天的用药情况。
  我在一旁偷看着,袁凯装的还挺像,静静地听着,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向病房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