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变态说:“我刚才都说了,我只想跟你聊聊,我们聊到哪里了,对。聊到姗姗了,实话跟你说,我觉得姗姗这个小女孩很有趣,不过,你更有趣一些,她排第二名。”
  我说:“你伤害了她,你伤害了一个小女孩,不管什么原因,你都做了掺无人道的事,你个变态。”
  变态的态度是无所谓,他还笑着,他说:“对啊,我承认我就是个变态啊!很早之前我就是个变态了,但是你要说我伤害了姗姗。这点我可不认,告诉你,董宁,我没有伤害姗姗,我帮了她,我跟她关系很好,真的。”
  “去你妈逼!”
  我控制不住。爆了粗口。
  反正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怕被人听到。
  但我心里清楚,我失态了,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样不对,越面对这种人,越不能失控,落入对方的节奏。
  “董宁,不好,你怎么骂人呢,咱们就是聊聊,为什么搞得这么僵,你不知道我可以解释,你慢慢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看到了姗姗,姗姗正在自己玩,她抬起了头,看到了我,我对她笑了笑,姗姗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我看到她的眼睛,也看透了她的心,这个小家伙比很多人都要坚强。”
  我说:“你他妈的到底要说什么?”
  变态说:“你这样乱发脾气不好,不过,你有点失控的前兆了,其实,你是最像我的人。”
  我说:“谁他妈的跟你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很容易愤怒,这个变态每一句话,似乎都引起我的怒火,让我控制不住,这样很不好。

  还好的是我现在意识到了,我要克制。
  变态笑笑,说:“董宁,继续听我说,乖,说到哪里了,噢,对,说到姗姗了,我在眼中看到了坚强,还看到了欲望,她想要得到一些什么,我走了过去,跟她说,小姑娘,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姗姗很懂事,她也看透了我,她知道我能帮她,她说她想要叔叔的爱。”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我只知道姗姗不是一般的孩子,她小小的身躯里住着个看不见的恶魔。
  变态说:“姗姗要的很简单,她只要你能宠她,她缺少宠爱,所以听到我的话,她点头了,我让她跟我走,她便乖乖的跟我走,我把她带出了公园,然后左转右转,把你的情况都问清楚了,你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对你很有兴趣,最后我把姗姗带到了那个地方,就是你找到姗姗的那个地方,我跟姗姗说,姗姗,为了一切看起来是真的,所以我要打你,会很疼的,你千万要忍住,你知道姗姗跟我说什么了吗?”

  我下意识的问道:“姗姗她说了什么?”
  变态说:“姗姗她看着我的眼睛,特别的认真,也特别的坚定,她说打吧我能忍得住,可以更重一些,我不怕疼,打的越重,奶奶和叔叔会越心疼,会对我越好的,董宁,你说,姗姗是不是很有趣。”
  变态的话听得我心特凉,我知道姗姗心里有问题,但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她的占有欲太可怕了点。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来。
  变态笑了笑。说:“因为告诉你才有趣啊!不过,我想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是不是,董宁。”
  我说:“我发现什么?”
  变态说:“还跟我打马虎眼?”

  我说:“真的不懂你说什么。”
  变态说:“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感兴趣吗?因为我知道你很擅长得知别人心里面的小秘密,我推断你会读心吧。”
  我的头皮发麻了,嘴巴却不受控制的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
  就连我自己,也觉得这笑声假。
  这笑声是掩饰。
  “好了,不多说了,就到这里了,今天聊得很开心,下次有机会再聊。”
  电话就这样挂掉了,我有点要疯了,说完这一切,让我担惊又受怕,然后就这么挂了,玩人呢,这个变态对我了如指掌,仿佛知道了我所有的秘密,这就是一颗定时丨炸丨弹,一爆炸,砰。不仅是我活不了,我身边的人谁也活不了。
  我连忙回拨过去。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操,我不由的骂了一句,然后狠狠的把手机甩了出去,手机摔在了沙发上,滚了几番,摔在了地上。
  越想越不对劲,我拿起了手机,先下了楼,我爸妈这时起来了,我把买的早饭放在桌上,然后给我妈说我出去办点事,我妈问我吃没有,我说吃过了,快要出门,我又回去,叮嘱我妈在家不要出去,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我妈挺不理解的,我叮嘱了两三次,她才答应。
  下楼我联系齐语兰,把刚遇到的事一说,齐语兰淡淡的说:“你过来吧,我告诉你一些事。”
  我火急火燎的下了楼,打开车门发动车子,一气呵成,奔着齐语兰家就去了。
  刚刚,齐语兰很平静,可话里有话,她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鼾睡。
  这是我现在的感觉,很愤怒,变态介入到我的生活中,让我措不及防,他比小王还要过分,更要命的是鬼知道他想做什么。
  小王的目标是李依然,很明确很清晰。
  而变态说就想跟我聊聊,目的不明确,我觉得瘆得慌,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聊的,又不是一路人,要是我自己一个人还好,父母。白子惠,都在我身边,我担心极了。
  对了,还有姗姗,变态的话其实我是信的,但也不嫩否认他说谎这个可能,姗姗这个孩子心理异于常人。如果好好引导,她会跟常人一样,岁月静好的生活着,但凡一个闪失,激化姗姗心中恶念,那会出大事的,我心里清楚。现在关键点是我,不过,这事要从长计议,急不得。

  现在我害怕的是姗姗被那个变态控制,可能会做出不利于我们的事,越是身边的人,造成的伤害便越大。
  车开到齐语兰家楼下,跳下车,深呼吸,快步上了楼,敲门,没多久,齐语兰开门,她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有些疲惫,头发随意的扎着,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身形依旧完美。
  “进来,请坐!”
  我换了鞋,跟着齐语兰进屋,床帘拉着,不透光,开着灯,略微有些压抑。
  齐语兰她这是怎么了?
  要不要关心一下她?
  毕竟大家算是同事,还帮了我这么多。
  不过,我又把这话压了下去,先谈正经事。
  坐在了齐语兰对面,齐语兰先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扔过来一瓶水,说:“董宁,你额头上都是汗,先喝点水。”
  齐语兰观察的还真是细致,不过我现在着急知道真相,擦不擦汗,喝不喝水,是次要,齐语兰应该不会不知道我现在心急如焚,可这主次问题,她没有分清楚。
  日期:2017-01-13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