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得白子惠挺开心的,她其实挺渴望亲情的,这样的氛围,她喜欢。
  融洽归融洽,但还是没有那样的熟,我感觉我爸我妈想知道我和白子惠有没有结婚的打算,这话到嘴边,没往外说。
  白子惠挺喜欢姗姗的,我感觉她想问问姗姗的伤怎么样了,不过一说这就提起了伤心往事,白子惠也憋着没说。
  不过围绕姗姗说了不少话,白子惠应该是咨询了一下,姗姗现在接受教育应该从哪里开始,姗姗的问题,是我妈关心的,相谈甚欢。
  吃完了饭,我们就回了,先带他们去了楼下,我跟我爸我妈说这是白子惠特意租的,还有楼上的房子装修好了,他们就能搬上去了。
  我妈嘴里说了一些感激的话,还埋怨白子惠太破费了,不过看得出她心里是高兴的,一是满意我找了个好姑娘,二是满意这个姑娘很懂事。
  把东西放下,白子惠又请我爸妈上楼坐坐,两个人上楼之后也明白了,我这是和白子惠同丨居丨了,看完了我和白子惠房子,又去了刚装修的隔壁,看完之后,我爸我妈表情有点不自然,我感觉我妈想要说点什么,回了我和白子惠住的那间,姗姗跑来跑去,看起来很开心。
  我妈叫过来姗姗,跟我说有点累了,先下去休息。
  白子惠说送送,我妈说不用,白子惠轻轻推了推我,我明白她的意思,我陪着爸妈一起下了楼。
  到了楼下,我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儿子,你们打算结婚?”
  我话没说死,说是有这个打算。
  我妈有些犹豫,说:“儿子,子惠这姑娘什么都好,外貌好,懂礼貌,家庭应该也不错,条件自然是不用说了,我也挺替你高兴的,关珊出了事,你挺消沉的。现在找到子惠,也挺幸福的,不过,咱们是不是有点攀不起人家。”
  我懂我妈的意思,她是担心我和白子惠又出什么事,我经受不起打击。
  按照条件来说,我确实很差,在白子惠手底下打工,还结过一次婚,怎么看都像是小白脸,这种女贵男贱,很容易出问题,不少上门女婿受不了,最后挥起了刀,造成了惨剧。
  我妈大概是出于这种考虑吧,怕我受气。

  我安慰我妈,让她别跟着操心,我看起来是挺穷的。但我不认为我穷。
  上楼之前,姗姗对着我挥手,说:“叔叔再见!”
  很乖巧的样子。
  哎。

  上楼,白子惠问我说了什么,刚刚白子惠已经看出来我妈想跟我说说话,我笑了一下,说:“别得意啊!我妈说我配不上你,担心着呢。”
  白子惠笑笑,说:“阿姨真有眼光。”
  我笑笑,说:“看把你美的。”
  白子惠收起笑容,把我拉到了沙发边,坐下,她说:“董宁,我怎么感觉姗姗对我有点敌意呢。”
  我说:“你感觉没错,那小孩对你是有点敌意,我跟你说,你防着点,她的生长环境造就她现在的性格,比别的小孩子成熟,老婆,你要多担待!”
  白子惠点点头,说:“我懂了。”
  今天去接我爸妈,白子惠有许多工作没完成,接下来的时间没有男女风花雪月,只有工作,时不时,白子惠打电话问员工进度情况,我在一边打打下手。

  夜深,疲惫,相拥着入眠。
  杀死小王的后遗症还有,还在影响着我,但已经慢慢淡化。
  醒过来的时候,白子惠匆匆起床便走了,我下楼去买了早点,我爸我妈应该还没起来,我知道这两位认床,昨天晚上肯定没休息好,就没下去。
  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了,我接听。
  “喂!你好,哪位?”

  “董宁,你好,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吗?”
  “抱歉,我听不出来,请说。”
  可电话里迟迟没有声音传来,就在我快要忍不下去挂断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录音声。
  “哈哈,董宁,看...错你了,够狠!”
  是小王的声音,那么说,给我打电话的是那个在我身上装窃听器的司机。
  给我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抓住了我的把柄,想要威胁我?
  我的手有点抖,电话擦点掉下,这种感觉很不好,秘密被人知道,还被录了音,仿佛被人掌控了命运。
  我知道我很渺小,很多人都可以踩我,但我已经尽力营造了一道防护墙,可现在,这个司机,打破了这道墙。
  我感觉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他面前。
  录音就这一句,没音了。
  对方拿捏住了我,我听到了这个。不会想挂电话了。
  我开了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我说:“你是开车送我的那个司机吧,手法真专业,神不知鬼不觉把窃听器放在了身上,说吧,你什么意思?”

  电话里那个人笑了,说:“董宁,不错不错,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我还以为你会被吓到呢,毕竟我知道你杀了人。”
  这他妈的到底是谁,我最讨厌这种猜来猜去,烦透了。
  说起来,自从我会听心之后,这种事越来越多,有的时候知道对方想什么,可还是要猜对方的意思,我受够了。
  我说:“好,你知道我杀了人又怎么样,或者说你想怎么样,那这个威胁我去死,还是让我替你做事。”
  “不不不。”
  电话里马上否认了。
  停顿了一会,他说:“我只是想跟你随便聊聊,我是个寂寞的人。”
  我很生气,这不是有病吗?你寂寞你找我干什么,你有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行,这不急死人了。
  就讨厌这种,你真刀明枪的来,什么条件提出来,什么都不说,我跟你先聊聊天,我他妈的闲的。
  我说:“你寂寞你去找女人去,没钱我借给你,成吗?”
  司机哈哈笑了起来,我一拍脑袋,刚想起来,我没干正经事,赶紧点选了录音,这人到底是谁不知道,回头必须好好查一查,我是特勤,应该有点权力吧。

  哈哈哈。
  这人笑了起来,笑得特开心,他说:“董宁,你真逗,不过,找女人没有找你有意思,你比任何女人都有趣。”
  妈的,这是一变态啊!
  我一阵恶寒。
  我说:“你有没有事,没事的话我挂了。”

  司机说:“等一等,你就不想了解一下姗姗?”
  一句接着一句,接踵而至,让我有点应接不暇。
  我说:“你认识姗姗?”
  司机笑笑,说:“我认识,见过一面,相谈甚欢,事实上,我们算是第二次打交道了,这个声音熟悉吗?”
  确实熟悉,是那个绑架了姗姗变态的声音,这个声音让我印象深刻。

  “是你!”
  变态笑了,说:“对。没错,是我,怎么,有些想念我。”
  我咬着牙说:“你想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