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0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不过昨晚听他说要去买菜,还让我今天回避一下,说晚上要请客。”
  联想到叶雯雯今天回来,难道要请他们吃饭?我道:“方姐,你别多心啊,可能……”
  她不等我说完,立马道:“我才没多心呢,我都和康奈说好了,晚上去她那里住,杜磊答应请我们吃大餐。”
  “卧槽!杜磊请客?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算我一个不?”

  “你就别凑热闹了,张罗着和你爸招呼客人吧。”
  洗漱完穿戴整齐,刚走出门口与父亲撞了个满怀,看到他提着一大堆东西和一袋活蹦乱跳的鱼,我疑惑地道:“你这是干啥?”
  “快帮我提进去,累死我了。”
  回到家,父亲喘了口气见方佳佳不在,贴耳小声道:“今天中午你冯姨,还有袁叔,李叔和杨叔都过来,我们几个好久没聚了,正好明天是周末,合计着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听到这名字,都是1258厂的。以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忆苦思甜,后来因为工作家庭关系很少再聚,距离上次聚会好像是四五年前了。我惊奇地道:“杨叔也回来了?”
  “嗯,今天回来。”
  “就他一人回来?那杨珂呢。”
  “这我没问,应该是就他一人吧。人家杨珂现在是大忙人,估计回不来。”

  杨珂是我童年的死党,和袁野以及何冰四人组建了“四大金刚”,当年在厂里也是威震一方的“恶霸”。我们几个上房揭瓦,打架斗殴,把妹撩妹样样津通。
  后来厂子倒闭后,杨珂跟随父亲回了河北老家,何冰跟随父亲去了大亚湾,四大金刚就此瓦解。虽然分开了,但我们一直有联系。基本上每年都会聚餐,可最近几年各忙各的,杨珂是某报社著名记者,何冰去了美国留学,联系相对少了,但当年那份的情谊永远在。
  要说父辈中混得最好的,当属杨珂的父亲杨森林。厂子倒闭后又回到了部队,十几年下来荣升到某地方军区师参谋长,大校级别,Ju体做什么的我们也不清楚,反正很牛逼。
  父亲继续道:“下午你早点回来,帮我做饭。十几个人的饭我那做的过来。”
  “费那劲干嘛,我去酒店订一桌饭不就行了嘛。”

  父亲摇头道:“要去饭店还用你说啊,你袁叔都提议了,他们想吃桃花河的鱼和山上的黄花菜,还有酸菜饺子。”
  我明白了,这群老家伙又要忆苦思甜了。道:“行行行,那你先忙活着,我去上班了。”
  “等等!”
  “还有啥事?”
  “方佳佳那边……”
  “这你放心吧,人家早有安排。”
  来到公司,我悄悄溜进办公室,即便如此,不少同事看到了我的伤痕。幸亏相互都不熟悉,要不然指不定怎么嘲笑呢。
  泡了杯咖啡,打开电脑正准备继续学习,牛呼啦推门进来了,笑嘻嘻地道:“徐朗,你看谁来了。”
  话音未落,刘彤提着包面带微笑进来了,刚要打招呼看到我惊讶地道:“徐总,你脸上这是怎么了?”
  我急忙捂着脸含糊道:“没事,不小心受伤了。”
  刘彤强行掰开我的手道:“这分明是被女人抓伤了,哈哈。”
  牛跟着笑了起来,埋汰道:“徐朗这两天桃花运不断,指不定被那个女人挠了下。”
  俩人无情地嘲笑着,我无奈地道:“你俩要是看我笑话请出去,我还忙着呢。”
  牛收起笑容道:“好了好了,正你的强烈要求下,白董特批,把刘彤从蓝天传媒调过来,担任市场组组长。怎么样,这下高兴了吧。”
  没想到白佳明同意了我的提议,起身伸出手道:“彤姐,我们又在一起了。”
  刘彤是感性之人,眼睛里闪烁着泪花道:“谢谢你。”
  “谢我干嘛,而是工作需要你,最主要的,我和你合作多年了,换做别人还得去适应,咱俩压根不用磨合,一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如何做,这种高度默契,才称得上是优秀团队。”

  刘彤掖了掖眼角的泪水道:“说得没错,那就让我们共同努力,帮助蓝天走出困境。接下来我该干什么,请徐总指挥吩咐。”
  “得得得,虚情假意。真要是巴结我,那请在总指挥前面加个副字。”
  刘彤上前往胸口捶了一拳,豪放地道:“徐丁丁,给脸还上脸了。”
  牛见状,道:“那行,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牛走后,刘彤坐到我对面打量一番道:“徐朗,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乘着我去福建出差,居然悄悄地揽私活,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你不擅长的领域,危机公关你懂吗,这才是我的强项。”
  之所以很多人不喜欢刘彤,是因为她说话太有强调。直来直去,从不给对方留余地。好在我习惯了,要是陌生人非和她干起来不可。反问道:“你不也揽私活吗?”
  刘彤坐起来道:“我那叫揽私活吗,是为了公司利益。”
  “那谈成了吗?”
  刘彤低下了头,过了许久道:“没谈成,被别的广告公司抢去了。对方公司压价太狠,直接低于我们十个点,我的天,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赚钱,完全是赔本赚吆喝,还不如不干呢。”

  我摇头道:“此话差矣。我虽然对市场营销不在行,但对这两年的行业情况比较了解。广告公司作为传统行业,经过几十年的大变革,尤其是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其生存空间早已压榨的所剩无几。别的不说,现在好多企业都放弃传统的电视、报纸、杂志、户外灯传媒手段,转战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输出,那流量大得惊人。”
  “再看我们蓝天传媒,依然死守着传统宣传渠道,虽然手里掌控着省台、省报社庞大的媒介资源,但投放效果差强人意。所以,你此次失败在我意料之中,不足以惋惜。”
  刘彤看着我道:“既然你看出公司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不及时向牛总反馈?”
  我伸出手道:“钱呢,这需要大量的资金铺资源。蓝天传媒本来就不受集团待见,何况连年亏损,能维持现状就算不错了。如果我们能帮蓝天走出这次困境,兴许总部会对我们改变看法,要是成功上市,那还愁钱?到时候钱多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花,先把眼前的事干好再说。”
  我这么一说,刘彤点头道:“好,那我过来Ju体干什么?”
  我打开笔记本撕下几页纸递过去道:“我需要这些数据,能在下周提供过来吗?”
  刘彤看了看道:“何必一周,三天搞定。”
  她的自信源于实力和苦干,这点我不得不佩服。笑着道:“好,那我就等你好消息。”
  刘彤起身道:“这周末我先熟悉工作,下周一正式开工。”
  “ok。”
  刘彤的加盟让我有了信心,我继续在网上浏览着炒房信息。一则温州炒房团的新闻吸引了我,一字一句地认真读了起来。拉到最下方时看到一行小字:“摘自《前沿时刊》,杨珂著。”
  看到这条消息,我顿时振奋起来,这不是老同学嘛,匆忙拿起手机找到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二雷子,忙呢?”
  杨珂在电话那头嘿嘿笑道:“你大爷的,你要不叫二雷子都不知道叫谁了,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