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1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克对少爷佩服至极,他和保镖长光着两条腿山,都累到够呛,像是身体都残废不属于自己的了,更何况少爷还背着黎七羽!
  如果薄夜渊不是最后摔了那一跤,也不至于临到山巅了还那么难。

  最后几步,薄夜渊像是走了一生那么难。
  一步路都要分段走,木棍拐杖不失时机地再这时候折断了……光荣退役。
  薄夜渊站在那里,手撑着古松,嘴角蓦然地裂开,笑了。
  “七羽……我到了。”

  黎七羽只感觉震惊,脑子一片空白。
  雷克用匕首割断了背带,她落地时双腿是软的,和薄夜渊一起跌坐在古松下的浓密草皮。
  白色星星点点的野花掺杂其,在风摇晃。
  天际泛白,一丝暖光射出,即将要看到日出。
  薄夜渊横着手臂搂住她的肩,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一遍遍回响:“七羽,我到了,我到了山巅,我到了……我到了……”
  他兴奋得像个孩子,眼眸里是星辰还璀璨的光华。
  “我听到了……不用说那么多遍。”黎七羽心涩然,呆呆地盯着他竟移不开眼。
  他握起她的手,贴在他英俊的脸颊问:“那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女朋友了?”
  “……”
  “还是你又想反悔,有别的方法折磨我了?”薄夜渊嗓子发紧,黯然落寞——“只有留在我身边,你才能耍戏我为趣,别错过这样的机会。想怎么折磨我你较开心?嗯?”
  黎七羽垂下长睫,痛痛地说:“既然你做到了,我会遵守约定。”
  薄夜渊瞳孔紧缩,捧着她的脸激动得全身都在发颤。她答应了?!

  他的手背都是血迹,膝盖双腿也血肉模糊,白色的大羽绒服脏兮兮的。他的脸却是那么干净,像千山白雪皑皑。
  英俊的脸凑过来,像是要吻住她……
  菲薄的唇瓣在靠她极近时,又蓦然停住了。
  他灼热的气息烫着她的脸,他没有吻下去,因为“她”还没有回来。
  “七羽,从今天起换我来爱你。以前我没做到的,我失言的,重来一遍。”
  薄家私人直升机将人送回薄家庄园。
  在飞机有医生给少爷的伤势临时消毒、包扎……

  黎七羽只有几道忽略不计的划伤,是叶片太锋利割过导致。而薄夜渊她的状况惨烈太多,浑身伤痕累累。
  雷克的血型吸引蚊虫,山里的蚊子毒,长了一脸的包,保镖长过敏了,也肿成大猪头。
  小天赐首先看到雷克,大呼好多痘痘好丑啊!雷克默默地遁了。
  又看到保镖长,小家伙抖索了下肩膀,心想还好他没跟着去呐!
  他要变成这样,美人七七都不要爱他了……
  大薄帝呢,被送到庄园累倒了,肌肉严重拉伤,炎症导致低烧。
  黎七羽是在他怀里醒来的,他浑身火热,像个大烫炉子,烤的她闷不过气。
  一睁开眼看到陌生男人英俊的脸——他们还睡在同一张床——
  薄夜渊黑眸清明,她先醒,昏昏沉沉地,正在盯着她的脸细细地看着。
  英俊的唇角挽起笑意,他这个大恶魔笑得一脸温柔……
  四目相对。
  黎七羽一阵尴尬,记得昨晚的承诺,虽然她喝醉了,也想耍赖的,看着他真的背她山浑身伤痕累累,她真的狠不下心翻脸不认人。
  她蹩起眉,“盯着我干什么?”
  薄夜渊见她醒了,宠爱的视线像她是最珍稀的小动物,执起她的手背轻柔吻着,嗓音低醇:“我在看……这是不是做梦。七羽,你在我怀里,在我身边,你是我的女朋友了?”

  他每个字小心翼翼。
  黎七羽抿了下唇:“嗯,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是在做梦……”
  “那我会禁锢着你,让你在我的梦里永远不醒!”薄夜渊攥了她的手贴在脸,他的脸好烫啊,“我全都有录下来,怕你醒来说醉酒不认账……你要看么?”
  雷克录的。
  黎七羽被他的眼神叮得羞涩:“不用看,我都记得。”

  薄夜渊怀抱她的手臂更紧了。
  “你放开我,我还不习惯跟男人睡一张床的!”黎七羽别开脸,脸颊微红。
  薄夜渊慢慢松了手劲,倏而问:“不习惯?你跟北堂枫没有睡在一起?”
  提到北堂枫,她开始伤心。
  薄夜渊知道他失言了,恨不得揍自己两拳!
  “没有,枫跟我有自己的房间。”

  薄夜渊更低声问:“那他有没有对你……”
  妈~的,他是控制不住他这贱嘴,还问什么?!
  黎七羽重重地吸了口气:“那你是想要我怎样回答你?枫他不是你这样的男人,没有跟我结婚的话,他不会碰我的。”
  薄夜渊眼底闪过不可置信的光芒,像烟火爆炸。没有碰过?天方夜谭?
  “我这样的男人?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薄夜渊低哑了几个调,“他玩女人无数,什么时候他变得高风亮节,我倒成了‘这样的男人’?”
  “枫身边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你连孩子都有了!”
  “他玩女人的历史幽远,恐怕是你忘了。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可以提供许多的证据给你仔细看……至于孩子,是我们的,黎七羽我才是只守着你,碰过你一个。除了你,别的女人我都懒得看一眼。”
  黎七羽恨得给他一掌:“别以为你抹黑他,我会偏向你!”
  薄夜渊脸颊肿痛,她打耳光也是有练过?那么痛?

  “谁知道你玩过几个,都你说了算的!”黎七羽挣扎着从床坐起来,“虽然你是我男朋友了,可这个职位不好当,你要历经重重困难!怕你知难而退啊!”
  “你想怎样,我都奉陪……”薄夜渊抚摸着她手臂细腻的肌肤,黯声,“他真的没碰过你?”
  “……”
  “七羽,不是哄我开心么?”她还是他的,完整如初。
  虽然即便她真的跟北堂枫有过什么,被染脏了,他不敢嫌弃会更珍惜她!
  可她纯洁无暇,他庆幸得笑了……

  黎七羽皱眉,平时他都是凶巴巴的样子,今天一直笑,让她觉得怪怪的好不习惯。
  她真的没有跟别的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波拉着他禁锢的手臂:“放开,我要去用卫浴间。”
  躲进盥洗间,黎七羽盯着镜子里头发蓬松的自己,台子摆着纯男性的用品,满满的阳刚之气。
  她看了看马桶,进入另一个男人的私人空间,用他的东西,很怪很暧一昧。
  她下意识搜索了一圈,没有看到女人的东西……
  小天赐不是说,他有新的结婚对象,还要再生宝宝吗?没有带回家里吗?

  黎七羽拉开抽屉看了看,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
  可是很快她开始鄙夷自己起来,她不过是他名义的女朋友,竟开始介意他有没有别的女人了!
  “站住,你是谁,怎么进来我们庄园的?”
  黎七羽才下楼,被一个颐指气使的仆人拦住。
  黎七羽挑了眉,看到亚瑟管家。
  “是谁放你这种人进来的——还是你混进来的——”亚瑟管家紧张,打量着黎七羽,发现她穿着佣人装,身份可疑。天啊,她不是死了、消失得无踪无影,怎么又回来了!
  两年多了,少爷口里再没提过黎七羽,还把她所有的画像都收了起来,平日里更是绝口不提她一个字。
  当年,薄夜渊把薄老太太她们接回来,一家和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