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1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巅是他的希望所在。
  他在漫长的黑寂等了她那么多年,终于有机会再进入她的世界,这一扇微微开启的门,他不会错过。
  山路越来越陡,黎七羽被颠得不舒服,终于有点困意,眼睛闭着却被颠得睡不着。
  摇摇晃晃,像整个世界都在颠倒……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一直在晃荡,好像是睡着了,似梦非醒之间,突然身体从高处掉落万丈悬崖一般。
  她惊醒的时候薄夜渊背着她往山下滑去。
  在他摔到滑下去那一刻,他第一时间抽出匕首狠狠插进山土地里。
  匕首顺着松软的山土往下划开,他的膝盖、身体重重地摩擦过碎石。
  “少爷……你没事吧——”雷克的嗓音在夜里远远地传来。
  薄夜渊痛得闷哼,他如果不是把匕首插一进地里,他的身体翻滚过去,可能带着黎七羽一起摩擦。
  他把所有摩擦的承受面都给了他自己……
  匕首最后卡在一块石头边缘,两人才算停住。
  “怎么回事……”黎七羽懵问。
  薄夜渊低声地呻一吟,重重吸了口气:“受伤了么?哪里痛?”
  黎七羽倒没觉得哪里有痛感,想要从他身离开,才发现她腰间多了带子。原来在她睡着以后,她差点从他背摔下去。
  薄夜渊让雷克找了背带将她裹在他身,像孩子那样……
  这一路她睡得昏沉,薄夜渊已经爬了几个小时了,她一点也没意识到时间过去了那么久!
  强烈的手电光射来,雷克和保镖长正绕着山路下来:“少爷,我已经呼叫救援了,马有直升机开过来。”
  薄夜渊脸色一变,凝重呵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说过不许叫支援。”
  “可你摔伤了……”雷克真的不了解,少爷竟那么怕黎七羽跑,抓回去关起来不行了?
  薄夜渊心里知道,关不住黎七羽,他舍不得关她一辈子!舍不得她伤心绝望!
  薄夜渊撑着身子试着想要站起,黎七羽压在他身很重,他的腿伤迸裂。
  保镖长帮忙,和雷克搭手将少爷扶起来。
  灯光一照,少爷的两条腿鲜血淋漓,被一路磨下来,不止膝盖,两条腿都是擦伤,裤子破得跟鲜血黏连在一起,看不清具体伤势多重。
  而黎七羽由于背着的姿势,两条腿在前面,本来滑下来黎七羽的小腿和膝盖也要磨伤……

  薄夜渊一只手臂横过去,护着她的膝盖和腿,阻挡摩擦。
  所以大薄帝伤势最终的地方是左臂,羽绒服的袖子都被摩掉了棉絮,连皮带肉……
  “放黎小姐先下来吧。”雷克道。
  薄夜渊抬起右手赶开他:“距离山顶还没有多远的路程,我走到了这里,你想让我前功尽弃?”
  “少爷,你伤的很重!”
  “这些不过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及骨头,我还能走。”
  “可你的伤不及时治疗,要是交叉感染……”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滚开!”薄夜渊咬牙,他还没那么娇气,蹭坏了皮死在这里。
  只要走到山巅,他能卸下重担,完成约定……她,不能再反悔。
  黎七羽挂在他身,看不到他的伤势,只觉得气氛严峻……
  “放我下去。”她有点酗酒后的头疼,隐隐炸痛着,不舒服。
  “黎七羽,你约定过到山巅后做我女朋友!我不会认输!”
  “……”
  “马要到了——我不会在这时候放下你!”他的嗓音摩擦着,掷地有声!
  黎七羽喉头哽了一下,心里说不一种怪怪的滋味。马要到山巅了?她扭头往下一看,月光下,隐约能看到他们在群山小路间的高山处,早过了半山腰。
  薄夜渊背着她开始继续走,可他真的高估了他的体力……
  每一步迈开,都像无数的刀在割着他的脚骨,疼得像骨折。
  原本他嫌她瘦、轻,可现在却像驮着一座小山,压得他快直不起腰。
  薄夜渊汗如雨下,手扶着树干一步一脚印地走,每走几步都要歇气。
  雷克时刻守在一旁,深怕少爷昏倒又摔下去……

  保镖长捡起一根长木棍,用匕首削掉荆棘的部分,递给大薄帝……
  他皱起眉,盯着这根木头拐杖,脸色微变。
  可越来越直不起的腰和摇摇欲坠的身子,让他迟疑了……
  “少爷,拿着吧,不然又要摔伤了。”
  他摔到不算什么,要是摔到黎七羽,他会心痛死!
  薄夜渊接过拐杖,有了支撑力,他行动起来没那么迟缓了。
  黎七羽不断地要求下去,他充耳不闻,一遍遍地说,马要到了,不许毁约!
  黎七羽心脏刺刺地疼,从来没见过这么幼稚又犟的男人!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她说对了,薄夜渊认定的人和事,不会改。像他爱她,一百头牛都拉不回。
  背着黎七羽这座山,薄夜渊瞬间变成了七旬老人,艰难跋涉。
  心肺部都被榨干了,最后一丝氧气都喘不过来……
  薄夜渊脑子眩晕,头疼耳鸣,有那么几分钟时间他的眼前一片黑雾,什么也看不清,好像是站着昏倒了——不,是走着昏倒了。
  他没有任何意识,脚却还在机械前行,不知道是怎样的力量在支撑。
  起黎七羽以前遭受的委屈和疼,这些都算什么?

  【薄夜渊……】
  远远的,好像听到她在叫他,噙着一如往昔的骄傲,在光明的入口等他。
  薄夜渊喉头冒着火焰,干涸难耐。
  【薄夜渊我爱你……】
  薄夜渊的长睫毛凝满了汗水,不知道是不是有泪滑出去,只要想到她,他会胸痛到流泪。
  曾经的黎七羽是被他折磨得杀死自己,是他对她太坏了!他想要留住她,让她回来,唯一的办法是对她好!
  是不是抛弃全世界那样对她好,她感受到他的诚意,才会回来……
  薄夜渊不知道要怎么做,他不是心理医生治不好她的病,他只知道他唯一能做的是对她好。

  【这是缺爱的病,要很多的爱才会治愈……】
  她缺爱,他给她很多很多的爱。黎七羽,我爱你。
  “少爷!!!”
  薄夜渊身体又一次倒下去,竭尽全力,但他体力透支到了极限。
  黎七羽睁大眼,看着整个宽阔的视野,山巅顶峰只有一棵盘根一纠错的茂盛古枫,像是在这里长了千年万年。
  他说的很快要到了,其实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可他临近最后反而像蜗牛前行,走了半小时!

  黎七羽好几次都恨不得下地背着他走……
  可她不管怎么说话,他听不见一样,只会机械前行。
  突然,倒在地的薄夜渊抬起头看了看那棵古松。
  正蹲下给少爷查看的雷克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少爷突然自己又撑着爬起来,跟诈尸一样。
  “薄先生,够了!这里已经是山顶了,放我下去!”黎七羽看着天际远处隐隐透出的白。
  爬了一晚,快天亮了。
  薄夜渊充耳不闻,麻木着脸,漆黑的眼眸却渐渐有一丝光亮。
  在他的眼里,黎七羽站在古松下,骄傲如斯,抬着优雅的下巴等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