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2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原来几位是想为东海公主寻夫婿……”听到了归不归这话之后,皇帝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刚才说到法办了自己小舅子的时候。刘秀都没有这么为难,看来给妞儿找婆家要比砍了他的小舅子有难度的多。
  叹了口气之后,刘秀继续说道:“不瞒几位仙师,整个洛阳城已经传遍了东海公主是天煞孤星转世。朕将公主许配给功臣之后,是屠戮功臣子嗣,乃是杀人不见血的毒计。现在已经有逆臣想要把这个罪名加在朕的身上。图谋造反。这个时候把公主许配出去,就要冒着大臣们造反的风险。您看看这样看不看,朕就把东海公主养在宫中。在太子的儿子里面,挑选一个好的过继给公主……”
  想不到妞儿的婚事已经影响到了朝廷大事,当下。归不归苦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刘秀说道:“陛下您是误会了,老人家我没说到要把妞儿许配给朝中大臣。您只要颁下圣旨,就说您找人给东海公主算了一卦,公主前世与一男子定下了三世婚约。之前那六位都不在婚约之上,自然没有福气迎娶公主。现在与公主定下婚约之人已经找到,这几日就要和那人拜堂成亲。”
  刘秀本来就是顶尖的聪明人,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心里马上就明白了这个老家伙的用意。联想到之前六位驸马的惨死,应该是背后有一个人在阻止公主下嫁。而且这个人归不归应该也是认识的,如若不然的话,这个老家伙也不会暗示自己不要再给妞儿找人家了。现在归不归这么主动,应该是和那人发生了什么,想用这个把他引出来。

  不过这还是有个问题没有解决,皇帝笑了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倒是好吧,不过与公主定下三世婚约的人到哪里去找?”
  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也不用去找,我们这边有人。吴勉,麻烦你做一回驸马?”
  七天之后,皇宫里面传出来皇帝要再次给东海公主挑选驸马的消息。没过三天,洛阳城里有儿子的王公大臣家家张灯结彩,都提前办起来了喜事。这个时候,门当户对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个年纪相仿的姑娘,身家清白也就凑合过了。当下,洛阳城中排得上官员,几百号人都开始忙乎起来赶紧给孩子操办婚礼。
  什么纳采、问名、纳吉的这时候都抛到脑后了,反正都在洛阳城里。早上过礼之后,中午就把新娘子迎娶过门了。这年头儿子怎么都是自己亲生的,真被皇帝选中那就等于是判了死刑。
  等到皇帝过问这些有适婚子孙的大臣。几乎都是异口同声:“不巧的很,臣家里的犬子刚刚婚配。承蒙陛下的厚爱,也是小犬没有这个福气……”
  洛阳城中是没有适婚的官员了,当下,刘秀打开官员的花名册,在全国各地给自己挑选女婿。挑来选去最后在旧都长安城中,找到了一户勉强可以和皇家扯上关系的一户诸侯,高祖皇帝亲封的安逸侯高登之九世子孙——高易人。

  高家久居汉中,也是刘秀迁都之后,才举家搬到了长安城中。也是因为和朝廷没有什么接触,朝中也没有什么官员了结这位安逸侯。
  当年王莽乱政的时候,将刘氏册封的诸侯全部免掉。高易人的祖父高量也被免掉了安逸侯的爵位,后来刘秀称帝之后恢复旧有的诸侯。高量和其子高峻已经双双亡故,安逸侯的爵位就便宜了高易人。
  高易人比公主还要小上四岁,本来早就到了适婚之龄。只不过安逸侯数年前生母亡故,刚刚过了服孝之期,才想要开始琢磨自己成家的大事,一顶驸马的帽子便扣在了他的头上。
  高易人和洛阳百官平时并无来往,也不知道有关这位东海公主的传闻。经过礼官品看和当地官员的保荐,安逸侯招进了洛阳城皇宫。当中,经皇帝、皇后相看之后。当天刘秀便册封安逸侯为东海公主的新驸马。

  当下,皇帝下令为新驸马修筑驸马府。驸马府建成之后便要为东海公主完婚。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洛阳城中百官都送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自己家孩子这一劫算是躲过去了。有好事的。还前去安逸侯府拜见了这位新科驸马。回来之后描述,人还不错,就是不怎么爱说话。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要走了,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驸马府是在原有皇庄的基础上改建,两个多月便已经完工。就在完工的当月,刘秀亲自为东海公主挑选了一个吉日。当天早上。东海公主姬素素便第二次身穿吉服,在众宫娥内侍的簇拥之下,坐在轿子里面吹吹打打的向着驸马府行进。
  这个时候。洛阳城好事的百姓已经开出了赌局。有赌这位新科驸马熬不过驸马府建成的这个时候,也有开赌他能坚持到过完大礼。极少有人会赌高驸马能挨到公主过门的,毕竟这钱他那六位前辈。只有最后一个人坚持到看见了公主。
  至于拜堂进洞房什么的,整个洛阳城中没有一个人敢把钱压在这里。所以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驸马在府前将公主迎进了门。直到拜堂之前他还是谈笑风生的。看不出来一丝马上就要死了的迹象。
  当下,在礼官的主持之下,高易人和东海公主便要拜堂。就在礼官将皇帝的圣旨拜在堂前。等着一对新人交拜的时候。贺喜的人群当中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随后这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最后仰面栽倒在地。
  看到了新驸马没事,旁边看眼的人却出了事。当下,正在等着新驸马什么时候死的人们傻了眼。就在众人以为这位驸马爷转了运的时候,就见那个看眼吐血的人晃晃悠悠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分开了众人。跑到了驸马府外,上了一架马车之后,驾车向着洛阳城外的位置跑了过去。
  这人一口气驾车到了洛阳城外三十里的一个山脚下。从马车上跳下来之后,这人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看着好像随时就要绝气身亡一样,缓了半晌之后,这才攒足了全身的气力,向着山顶的位置跑去。
  不过这人还没有跑出几步,空气当中便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我是怎么和你说的?治死了安逸侯你便可以带着钱远走高飞。谁让你——你身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废物,你把人引到这里来了……”
  说话的时候,一个背着长剑的年轻人凭空出现在了这人的面前。这人正是跟着姬牢一起消失的莫离,他马上便发现了破绽,迅速的原地转了一圈,向着四外张望,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跟上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