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6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平没想到向德志在最后关头能看开,而且还放过自己,这让她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感动。她搂着向德志的身体,第一次发现心底并不是很讨厌他,而且还有些敬佩这个人。
  杜平编织了一下事实,说道:“我也不想再缠着你了,这段时间老贺对我有那种意思。你也知道我老大不小了,总是单身也不是个事,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就将对付着和他过下去……”
  自己玩过的女人被竞争对手抢了去,这让向德志的心里有些自豪。同时杜平能够对他坦白想法,也让向德志心里舒服,他点头道:“去吧,我想他能够给你幸福的。其实我早发现了,老贺是爱你的。”
  “都这个年经了,还什么爱不爱的,也就是找个伴吧。”杜平依偎在他的胸口说。

  向德志的心微微颤抖着,搂着她光滑的雪肌,吻了下去,点头道:“你说得对,老了,也就找个伴而已。”
  “老向,再给我一次吧……”杜平疯狂地拥着他,觉得眼前的男人真可怜,竟然被自己骗到最后也没发现事情的真相。
  “小平,我也不舍……”向德志弯下腰,抬起她的雙腿换了个姿势,要知道他已经好久没有过梅开二度的经历了。
  “向主席?”司机小周把车停在楼下,回头望着发呆的向德志问道。
  第743章
  “哦,小周啊,我走了啊……”向德志掩饰着自己的失态,从车上走下来。心中发笑地想,还真有些舍不得杜平啊!但是他再也不会和杜平联系了,为了自己,也为了她。
  走进家门,周喜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迎过来,向德志听到她在讲电话,而且语气很愤怒。
  “你这个混蛋,流氓,请不要再来骚扰我!”
  向德志吓了一跳,预感到不妙,忙走过去看到周喜凤正坐在地板上哭着。
  “喜凤,喜凤,是谁?”
  “啊……”周喜凤没想到向德志突然回来了,吓了一跳,连忙对电话说了一句:“乔龙,你去死吧!”便挂上了,然后扑进向德志的怀里:“老向,他打电话来了……”
  “他……他要干什么?”
  “他要钱,要我给他一千万!”周喜凤疯狂地哭着,“老向,他说如果不给他钱,他就把所有事情都讲出来……”
  “妈的,这个败类!”向德志搂着周喜凤坐下,冷静了一会儿,分析道:“不用怕,他现在不敢露面,要知道他可是死罪!”
  这时候,向德志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向德志很警惕地接听。
  “向省长……哦,不不,向主席,您好啊!”
  “是你!”向德志没想到乔龙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他:“你找我什么事?”
  “我想小凤同志已经和你说了吧?老子要钱,要很多很多的钱!老向,我的钱全没了,一分也没剩,我要钱跑路!”

  “乔龙,我不会管你的,再说我也没钱!”
  “老向,你……你就不怕美丽的小妻子被人绑票?我老实告诉你吧,在辽东我还有很大的势力,全辽东的黑社会都听我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少威胁我!”不等乔龙说完,向德志直接把手机关了,搂着周喜凤说,你放心:“我马上报警,丨警丨察可以通过手机找到他的位置。”
  “老向,我好怕,他说……他说要抓我,要……”
  “不怕,不怕……”向德志猜也知道乔龙肯定污言秽语说了一大堆。

  “龙哥,下一步怎么办?”身边的西装男子问道。
  “老三,人都安排出去了吧?”
  “嗯,人已经安排好了。”西装男子看了眼手表说道。
  “好,等报了仇,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他们万万不会想到,封了我二十个亿,我外国银行里还有钱!多亏老子以前多长了个心眼,看来还是把钱放在自己手里才放心啊!”
  “龙哥,你真要杀了他们?”
  “不报仇,我乔龙的名声往哪儿摆?我就是永远不回国,也要杀了他们!”
  老三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怎么,你小子怕了?”
  “不是,龙哥,我没别的意思。”
  “妈的,逃亡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你安排一下吧,让他们明天动手!”
  “是,”老三点头,拿着电话出去安排着。
  “向主席,您放心,我们会派警力24小时保护您家的安全。”
  “好,那就麻烦你了,那个手机号……查出来没有?”
  “查出来了,只是现在已经关机,我猜想他应该又换了个号码,所以找不到确切位置。”面前的警官回答。
  “我知道了,”向德志点点头,不再说话。
  等丨警丨察走后,向德志又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面的守卫,这才放了心,点头道:“看来老贺还是有点人情味的!”

  “老向,没事吧?”周喜凤担心地问道:“我真害怕被他抓去。”
  “没事,外面那么多人,没有人敢过来的。”
  电话又响了,是省委的号码,向德志马上接听。
  “向志席您好,贺书记找您。”是贺静远的秘书。
  “哦……”
  “老向啊,我听到公丨安丨厅的汇报了,这几天你就别上班了,在家里好好陪小凤。安全问题不要考虑,我会让公丨安丨厅加派人手的。”贺静远客气地说道。
  “贺书记,让您费心了,这么点小事……”

  “这可不是小事呀,你就听我的,在没有彻底摧毁这伙犯罪势力以前……”
  缓缓挂上电话,向德志苦闷地摇头,长叹道:“真没想到我向德志会伦落到了被人可怜的地步!”
  “老向,都怪我……”周喜凤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只剩下干嚎。
  “小凤,不哭,咱不哭了……”
  辽东省委一号的办公室内,贺静远对代理省长吴奇说:“吴省长,看来辽东需要刮起一阵反黑大风啊!”

  吴奇道:“贺书记说得对,辽东的黑恶势力很猖獗,这项任务就交给我吧,由我在省政府会议上布属,您看?”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老吴,你现在的位子还没有坐稳,主要任务还是人代会上转正。”贺静远笑着提醒。
  “我明白,请书记放心,我会把握好分寸的。”吴奇明白,贺静远把这项任务交给自己,是送给自己一个资本,如果这项反黑运动操作得好,他将赢来口碑,那么在人代会上也将顺利转正。
  “呵呵,希望我们将来的合作会愉快……”贺静远伸出手来。
  “我一定在贺书记的领导下做好本职工作!”吴奇也伸出手。
  辽东最有权利的两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办公室内传出朗朗笑声。
  “什么……被丨警丨察保护起来了?妈的,他动作还真快!”
  深夜,乔龙接到了辽东手下的汇报,气得破口大骂。其实他不知道,自从他离开以后,手下对他的命令已经不像过去那么严格执行了。今天接到他要绑架周喜凤的任务,下属只是安排人到向德志家周围晃了一圈,当发现有丨警丨察时,也就悄悄退了回来。
  反正老大已经跑了,下面的人可不想惹火烧身,他们还想继续在辽东混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