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7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妇人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大奎和跟着他的随从,从眼神里看得出来,她对王大奎这个人似乎头脑中还是有印象的额,不过,她并没有听王大奎随从的话,把门打开放两人进去,而是冲着门外说了声,你们稍微等会,我去问问朱局长今晚是否方便接见客人。
  说完这句话,妇人“砰”的一声把大门上的小窗又给关死了,那刺耳的声音让王大奎心里感到有几分不爽,这就是朱家伟家的待客之道,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自己上门来找他,也是为了公事,他把自己当成那些没事到他家里献媚取宠的下属吗?
  大约过了三分钟的时间,终于又听到有脚步声正在往大门方向走来,这次来的还是保姆,只不过她没有开小窗,而是把大门给打开了。
  保姆可能是得了主人的指示,对王大奎两人的态度礼貌了不少,居然还从嘴里冒出了“请进”两个字,只不过,即便是保姆的态度再怎么改变,也无法消除王大奎两人对她刚才表现不礼貌的心存芥蒂,***,狗眼看人低。
  穿过门前的一片花花草草后,王大奎瞧见朱家伟正笑容可掬的站在一楼的大厅门前等着他,远远的瞧见王大奎两人,立即满脸堆笑的热情伸出双手。
  一番寒暄过后,朱家伟把两人迎近客厅沙发上坐下,屁股刚落地,朱家伟便笑道,怎么?秦书凯这是实在派不出人来用吗?居然把我家拆迁这个大难题交到你王区长的手里?
  因为邬大光和朱家伟之间以前也有些交往,王大奎以前跟在邬大光屁=股后头混的时候,也陪着邬大光一起招待朱家伟吃过几次饭,两人表面上看起来算得上是官场上的面熟,其实,知道内情的人却明白,两人之间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官场上的交情。
  王大奎听得出来,朱家伟这是在暗示自己这个副区长上门解决问题,只怕是马力有些不够,说白了就是朱家伟根本就瞧不起自己。

  王大奎轻轻的笑笑,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说,朱局长,为了月亮湾商业圈拆迁的工作能顺利进行,现在区里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组织部的万部长是工作组的小组长,我是副组长,你是知道的,当领导的主要是坐在办公室里指挥指挥,而我们这些当下属的就只有跑腿的份了,具体说到涉及拆迁的问题上,经过上次的一番折腾后,月亮湾商业圈项目中,现在还没有拆迁到位的总共有六家,其他的五家我都已经亲自一一登门拜访过了,大家的说辞可是相当的一致啊。

  说白了,只要朱局长家同意搬迁,其他几家立即响应,反之道理也是一样的,还请朱局长能起一个表率的作用,同意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个字,配合我的工作,当然,朱局长如果配合拆迁工作的话,浦和区的拆迁办也绝对不会在拆迁补偿款的赔偿标准上亏待了朱局长,您看,您是个什么态度,今天能跟我坦诚心扉的谈谈吗?
  朱家伟默默的听着王大奎说了半天,并没有听到一句实惠的话,说白了,在他眼里看来,王大奎这次过来,恐怕是跟以前的那些领导一样,都是上门想要做通自己的思想工作罢了。
  朱家伟前两天刚听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庄总的一番话,按照庄总的说法,区政府着急拆迁,必定是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上头已经给了这一届的区政府领导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顶住压力,再稍微坚挺一段时间,必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想到这里,朱家伟冲着王大奎说,王区长,咱们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你是了解我的个性的,我不是那种说话不讲道理的人,但是我家的房子在拆迁范围内,这是公事,就应该公事公办,你们现在给出的拆迁标准是5000-10000元一平方,这个标准要是放在别家倒也差不了多少,可是你看看我家房子的位置,这可是浦和区最好的黄金地段,还有我家房子前后的花草,房子里面的装潢。
  不用说,外人随便一看也知道值不少钱,现在你们给出的价格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既然王区长跟我说话开门见山,那我也就有话直说了,关于这房子拆迁的问题,如果拆迁办不答应我提出的补偿标准,我是觉的不会同意拆迁的,不管谁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朱家伟说话的时候,两只手有些激动似的不停做着手势,这让王大奎心里对朱家伟的反感不由又多了几分。
  要说,以前他对朱家伟恭敬几分,那是看在邬大光的面子上,可是现在自己连邬大光都有些不待见了,更何况是这个朱家伟。
  王大奎冷冷的笑了一下说,朱局长,我这次可是好言好语的跟你来谈拆迁的问题,作为拆迁工作组的负责人之一,我实话跟你说,你提出来的补偿条件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的,现在政府给你的拆迁补偿标准已经是最高价了,如果当真为了你一家开了特殊口子,那些已经被拆迁的人家岂不是要把区政府的大门给堵上,无论如何区政府的领导也绝对不会因为你一家列出新的补偿标准的。
  朱家伟见王大奎说话一副一锤定音的口气,也有些不高兴起来,冲着王大奎说,既然王区长在拆迁补偿标准上都能当家作主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的标准,我是坚决不会同意拆迁的,而我的标准,你们又没可能答应,我看在这件事上,我们是真的没有继续往下商谈的必要了。

  王大奎见朱家伟说话始终是一副嚣张的口气,心知今天只怕谈不出什么结果来,于是站起来,起身告辞。
  朱家伟只是坐在沙发上冲着王大奎冒出了两个字,不送!连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这种明显对自己怠慢的表现让王大奎心里憋了很长时间的怒火忍不住一下子要爆发出来。
  快要走到客厅门口的时候,王大奎慢慢的转身,冲着朱家伟幽幽的说了一句,朱局长,既然不欢迎我过来,我以后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绝不会主动上门为了这个事情打扰了,不过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绝对不可能因为朱局长一家的房子不拆迁就延误了整个工程的施工速度。
  朱家伟听出这话有几分威胁的意思,有些激动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说,王区长,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倒是要看看,我们一家人都住在里面,这浦和区里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随便动迁我的房子!除非他们的不想混了。
  王大奎只是阴阴的冲他笑笑,并不出声,转身跟随从一起昂首跨出了朱家伟家的大院。
  身后的大门“哄通”一声重新紧紧的关闭在一起,一直跟在王大奎身后一言不发的随从一副幽怨的口气说,王区长,只怕朱局长家这房子,一时半会想要他同意拆迁,是不大可能了,不过这个朱家伟也是一个干部,如此的待客之道太差了。

  王大奎看了随从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能不能拆迁,不是朱家伟决定的,办法是想出来的,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朱家伟能猖狂到几时,到他求我的时候,看老子是如何给他摆谱的,一定把今天的损失捞回来。
  日期:2018-01-06 09: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