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到了房子门口,我还看到那张封条在门上贴着,我问静心,之前公丨安丨人员说不可以进入这栋房子吗。
  静心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后来因为公司事务太多,然后鸣翠又得病了,所以就把这事给忘了。
  如果照这样推测,袁凯肯定没来过这栋房子,我想他在里面施毒放毒,估计他也不敢来了吧。
  静心正要上前把那张封条撕掉,我一把就拉住她,“先不能撕,没有公丨安丨的手续,咱们撕掉就是违法!”

  吕大安着急的说,那不撕掉,就从院墙上进入,总不能来了,再回去吧!
  “先不要着急进去,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万一冒然进去,出点差错,就不好办了!”我提醒吕大安和静心。
  我围着鸣翠家的院墙转了两圈,我知道像鸣翠家这样的别墅,在市里很少见,院墙并不像那种农村大宅子做的坚固,这一片别墅群最初是由一家物业公司打理,后来物业公司收不上物业费,就扔下不管了。
  静心指着院墙上的那些监控对我说,“这些设备不知道还能不能运转?”

  我看了看监控,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用。我问静心所有监控后台在什么位置?
  静心监控后台就在鸣翠的书房内,不知道那台电脑还是否运转,如果关机了,可能监控就是一个摆设。
  我决定从院墙一角进入,吕大安托着我,我踩在他的肩膀上,一下上了墙头,然后我用手拉静心上来。
  静心上来后,怕的要命,不敢往下看,估计这丫头有恐高症。我让吕大安注意宅子周围情况,如果发现有人来了,一定要提前通知我。
  跳下墙后,又转身扶着静心下来。
  我们悄悄来的到房门口,不过还有一张封条贴在那里,我想这个门也不能进了,看来从窗户进吧!
  但窗户都密封很严,除非破窗而入,要不根本无法进入。这时静心突然小声对我说,“仓哥,我记得有个后门可以进去!”
  “你有钥匙吗?”我想无论什么门,只要有钥匙就行。

  静心拿着一串钥匙冲我晃了晃,看来这丫头真是鸣翠最信任的孩子,当初这个家静心最熟悉不过了。
  所谓的小门,实际就是房子通往外面的一侧小门,平时是不开的,后门前的台阶上长满了乱草。
  静心拿出钥匙,挨个试着,总算把门打开了,可是根本推不动,我想后面肯定有什么东西挡住了。
  “仓哥,那后面是一盆花,没事的,使劲推就把花盆移动了!”说完我用了一力量,果然门被推开了,我和静心悄悄进入房间。
  “你抓紧去把那探头找到,咱们就走!”我对静心说。
  屋里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到,我与静心只是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慢慢的寻找。
  正在这时手机震动起来,我一看是吕大安打来电话,“大仓,小心点,有人进院了!”吕大安低声对我说。
  我心一惊,心想不好,怎么这时候有人来了?是谁来了?除了静心有钥匙,那就是袁凯了。
  他怎么这个时间来?我突然想到,肯定知道我从看守所出来了,这小子怀疑到我肯定要来鸣翠的房子,所以他就跟过来了。
  静心小声对我说,“仓哥,怎么办?”
  我看出静心很惊慌,我小声对静心说,“你看看哪个地方能藏人,咱们先隐蔽一下!”
  然后静心带我到了楼下那个储物间里,里面有两排大柜,只见静心拉开其中一组柜子,我们随后臧在柜子后面。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拍了一下静心的肩膀,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呢!”
  我听到有人在外面开门声音,从声音上分析,来的是两个人。
  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袁总大半夜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都是封死的房子,还有啥不放心的!”
  突然房间的灯一亮,我能感觉出,他们把灯打开了,然后又听到有人上楼声音,这两个人如果进储物间发现我们,我就得出手了,要不非得让袁凯抓去,给我再安个罪名,那可是非法入侵民宅罪啊。
  就在这时,这两个小子下楼了,有人说道,“快点回去吧!听说这屋里有什么毒,咱可别沾染了!”随后两人往外走去。

  我和静心长长的舒了口气,静心正要出来,我拉了一下,“等会儿,万一再来怎么办?我问问吕大安他们走了没有!”
  我给吕大安打电话确认这两个人离开后,我和静心才走上楼。
  静心进入房间后,在吊灯上,墙角处很熟练的把那监控探头找到,她告诉我所有该录的应该都在这里面。
  我们拿到这些设备后,又从后门出来,然后跳墙出去。
  回到宾馆后,已是凌晨四点多钟。
  苏小慧对我说,现在得抓紧离开G市,在G市呆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险。
  我同意苏小慧的建议,必竟G市已经是袁凯的天下了,这小子什么都能干出来,万一知道我还没走,他还会想别的招法来。

  我们决定立即开车往省城走,吕大安开一辆,静心开一辆。吕胖子抱怨说,这一晚上没睡觉,又要开长途车,多累啊!
  不管多累,就是在路上休息,也总比在G市强。
  现在袁凯还没腾出手来收拾我,他现在一心想着怎么样把鸣翠公司全部吃下。
  我在路上与苏小慧商量,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鸣翠的病治好,不知道鸣翠那个远在美国的同学什么时候回国。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车,我们到了省城。苏小慧正在医院护理鸣翠,我和静心则把那些设备带到我的公司来,连夜进行查看。
  翻看监控视频是一件很累的话,那些视频记载了鸣翠的点点滴滴生活,我们生怕漏掉某个环节,于是每人看一段,另一个人休息。
  就这样看了将近一周时间,还是没有看完,就在我很失望之际,静心说,那些记录时间段内,正是袁凯来的少的时候,这说明那个时间段袁凯正在酝酿施毒,她让我再耐心等待。
  我让静心再给林辉打个电话,问问她来国内的时间,鸣翠总这样拖着对她身体也不好,那些毒素正在慢慢浸入她的身体。
  我意识到,即使找到了袁凯证据又能怎样,到时鸣翠根本就不认可,那样也是白费,不如专心治疗鸣翠的病。

  但静心却执意要看下去,看来这个丫头真是想与袁凯斗到底。什么叫亲血缘关系?并不一定有血缘就有亲情。
  臧琳劝我趁着静心查看视频时,让我多休息会儿,至于公司里的一些业务,尽管交待她去做就行。
  我感激的看了看臧琳,这个女人确实帮了我很多忙。
  这天我正躺在沙发上睡觉,静心兴奋的过来叫醒我,“仓哥,你过来看看!我找到了!”
  日期:2017-01-3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