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208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竟然同时看向我,异口同声问:“有吗?”
  一种无力感重重的击中了我,憋了半天憋出俩字,“没有。”
  “那就吃吧!”两人倒也不在乎,扒拉着袋子就找各自中意的食物来吃。
  看到容予思狠狠一口咬下一块火腿,小花奇道:“你也吃东西?”

  “废话,不吃东西能长这么大吗?”我生怕两人又打起来,赶忙插话。
  小花却接上了话把,盯着容予思不怀好意地说:“这也能算大?”
  容予思没出声,一小块水泥闪电般打向小花那张漂亮而又猥琐的笑脸。小花猛地一闪,间不容发地躲了过去,水泥块打在墙上撞成碎粉。
  “吃饭吃饭。”我赶忙打圆场,把一条火腿塞到小花去身边找东西的手中。
  小花笑道:“自卑了很久了吧?我可怜你就不和你计较了!”
  我看容予思又要动手连忙止住道:“都别闹了,真不知道你们哪来这么大精神,这么多格迦围着,留点精神活命吧!”

  这俩人倒是给我面子,安静地啃起手中的食物来,我也找了条火腿,拿小刀切着吃,心中有事,本来鲜美的火腿在我最终也变得像是木头渣子一般。容予思的身手不错,刚才那一掷虽然无功但是却显示出极为高明的手法。她的来头绝不简单,两个人说不定是武术世家的传人,不知道结了什么梁子就是了。
  一边扑拉着埋头大嚼的小阿当,我一边看向露台下的湖面。夕阳西下,将一池水染得血红,而数不清的格迦正从更远的地方不断聚集过来,几乎垒砌起一堵墙。这么巨大的数量,我们活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只希望明天能是个好天,这些格迦能够惧怕太阳的威力慢慢散去,而同时,我还要祈祷今晚能够平安过去!
  看大家吃喝完,我收起手中袋子,“走吧,下去看看!”
  这两人再没有意见,跟我一起下楼,只是我隐隐能够感觉到背后两人在刻意保持着距离,像是随时防备着被偷袭一般。我决定不再管这些事情,摇摇头走下最后一节台阶。
  再往下就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我打开手电筒,继续下行。一股股冰凉的潮气扑面而来,带着一股有些熟悉的腐臭味道,很快就将我们搞得浑身湿冷,难受的要死。我把手电筒装到弩上,半托举着搜索前进。这下面是一条曲折的小道,顶多也就是一米多宽,墙壁上有大量的管线并行,不知道通往何处。
  我轻声问:“小花,这是个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知道,下水道?”小花声音里略带恼怒,“哎,你们不是最熟悉这些东西,这里是干什么用的?”
  我知道这后面的话肯定不是跟我说的,我怎么这也跟下水道扯不上关系,但是容予思干干净净的样子,难道还是个修下水道的?
  “你闭嘴!”容予思低吼着,带着很重的喉音,在这个阴森的环境中格外醒目。
  “都别吵了!”我急道,“你俩有完没完?”
  后面人都不说话了,一下子我感到好像两人都消失了一般,似乎这长长地黑暗中只有我一人前行。我心中一阵发凉,忙转头去看,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跟在我的身后,并没有什么异状,只是在手电筒的光柱还没有打到容予思身上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她的眼睛发出两点莹莹的光,这一定是错觉,像刚才一样。我摇摇头转过身继续前行,拐过两个弯之后前面赫然是一扇紧闭的铁门,而那些管线则穿墙而入,汇聚到那扇铁门之中!

  这扇铁门并不像我们常见大门的比例,略有些方,巨大的铆钉之间积满了沉沉的铁锈,连锁眼的位置都看不见。我伸手抹去那层松软的铁锈,一些颜色夹杂在铁锈之间掉了下来,原本的颜色或者图案都已经随铁锈掉落,根本就无法分辨。
  “看来没事了,这么厚的锈,这扇门已经很久没人打开过了!”
  “应该是,这么松软的锈,打开一次,早就都掉光了!”小花难得的附和道。
  容予思却没有说话,等了一下道:“我觉得不是,就在最近,这门还打开过!”
  我和小花转头看向她,她伸手指了指地上道:“你没看到,这地下有很多铁锈,还有不少是新鲜掉落的,这扇门就在最近还被打开过,说不定就是我们上来的时候!”

  手电筒顿时照向了地面,果然不错,地上浅浅一层赤红色的泥泞,靠近门框的地方还有一层均匀的铁锈,我抹下来的那些浮在上面,灯光照射下,格外醒目。
  门里有人!是什么人?
  我看着脚边暗红色的锈泥中那个急匆匆的半截脚印发愣,容予思的推断没错,这个地方必定有人,而且看着脚印的大小,这个人如果不是个男人,那就一定是个大脚的姑娘。但是问题在于,容予思是怎么发现的。
  地上这一摊铁锈很显眼,能看到并不足以为奇,如果我能把手电筒照到地上我也能发现,可是刚才的时候我一直照着门,并没有朝地上动一下!门上厚厚疏松的铁锈把所有的光都深深吸收了进去,并没有剩下一丝一毫,更不要说反射到地面上了。
  我又把手电筒朝门上晃了下,地面上完全是一片漆黑,连脚都不知道在哪里!一种说不上是什么的疑问在我的心中越来越大,我静立片刻自觉再也压制不住,猛然问道:“容予思,你怎么看到的?”
  容予思明显是愣了一下,“看到什么?”
  “这么黑,你怎么看到地上的铁锈的?”

  “哦……”容风雨死的口气像是释然了,“我有夜眼!”
  夜眼?我是听说过有些人在夜里的视力比较好,是因为眼睛中柱体细胞比较多的原因,但是也不能好到这种程度。那一滩锈泥形状和一般泥土无异,容予思能够看见,只能说明她能够在黑暗中分辨颜色!我不知道有什么动物能在黑暗中分辨颜色,反正不包括人,不管你是什么眼睛,没有足够的光反射,物体怎么可能会有颜色?
  “你怎么知道那是铁锈的?”
  “那不是铁锈吗?”

  “是铁锈,但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都看出来了我凭什么看不出来?”
  我完全被绕进去了,想说话又觉得不对却差点咬了舌头,心中暗暗叫苦。我本来就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对上这样思维跳跃伶牙俐齿的对手只能自认倒霉。我在去解释自己的问题无疑就失去了问问题的力量。
  想了想我决定闭嘴,卢岩我都见过还在乎这些?遂不再去考虑这个,回头专心敲门。
  铁锈瑟瑟直下,手指的震动后面传来极为厚实的笃笃声,听这动静,这扇门不知道会有多厚,而我敲门的声音能不能传到里面去,我也没有什么把握。
  敲了半天没有回音,我忍不住急躁起来,冲着门踹过去,这门坚固的像是墙的一部分一样,脚下根本感觉不到一丝颤动,但是声音却着实不小。这样的音量,只要里面的人不是聋子就肯定能够听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