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6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很固执,但并不代表她不需要家人的祝福,毕竟是出嫁,想从家里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也算不上俗气,只不过是感情的一种。
  别看白子惠有的时候冷漠,但她关心家人,重视家人,因为她知道自己因为工作,亏欠了家人,这里面的家人不是大舅妈三舅妈这样的亲戚,而是白子惠的父母。
  追根究底,造成现在矛盾的主要原因就是陆老爷子,他固执己见,所以要拆散我和白子惠,王承泽的条件正合白子惠的心意。
  那是圆满,唾手可得。
  王承泽这一手,在我和白子惠心里扎了一根刺,伤口很小,但是很难愈合。
  生活如常,白子惠把我送回了家,她去上班,我没什么事做,安心在家静养,不要小看心里创伤,这比身体受伤更加难愈合。

  下午无聊的看了看电视,到楼下把床单铺好,明天我爸我妈带着珊珊就过来了,大致看了一下,我又去了超市,采购了一些蔬菜水果和肉类,我开着之前关珊那辆车去的,要不然根本拿不回来。
  晚上做了饭,白子惠回来正好能吃热乎的,她夸我做的不错。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激情是有,但更多的时候是平平淡淡的,爱情转化为亲情,贴心,一口热饭一个拥抱,都能让人会心一笑。
  第二天。白子惠没去单位,她换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问我好不好看,其实衣服都挺好看,白子惠又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美,可是她太挑剔了,非要达到完美,我不觉得烦,白子惠因为见我父母她才这个样子。
  最后因为时间关系,白子惠从三套衣服中选了一套,偏日式,但颜色很漂亮,女黄色的大衣,里面是灰色的毛衣,下身是修身牛仔裤,带花纹的皮鞋。
  这一套不那么盛气凌人,挺柔和,也很美。

  到了火车站,白子惠先是给我整理了衣服,然后问我。“董宁,你看看我怎么样?”
  我说:“漂亮极了。”
  白子惠说:“你认真点。”
  我说:“我还不认真啊!真的漂亮,方圆五十里没有比你更漂亮的了。”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
  这话我没说错,白子惠真的漂亮,不是假的漂亮,她今天还精心打扮,引的色鬼的目光都聚了过来,心里不知不觉有点吃味,看个毛啊!
  没多久,列车到站,我爸我妈牵着姗姗走了出来。
  我挥了挥手,被他们看到,走到跟前,姗姗跑了过来,说叔叔叔叔,而我爸我妈仔细打量白子惠,有点被震到了。

  我说:“爸,妈,这是我女朋友,白子惠。”
  白子惠笑着说:“叔叔阿姨好。”
  我爸我妈有点傻眼,可能是觉得白子惠太漂亮,我配不上。
  还是我妈先回过神,她说:“这闺女长得真俊!”
  白子惠低下头笑笑,十足的小女人。

  我心里感叹,女强人也有低头的时候啊!
  可就在这个时候,姗姗的心声传进了我心里。
  “叔叔不理我了,叔叔不在意我了,都是这个女人,坏女人,真想刮花她的脸。”
  姗姗的这个想法吓到了我,上次在病房我察觉到古怪,但是没有深究,但现在看来姗姗的心理有些问题。
  她在争宠,跟白子惠争宠,虽然只是小心思,可姗姗才这么小,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心思。
  她现在就像是被夺走了心爱糖果的小孩子,哭,闹,不可怕,可怕的是姗姗想要破坏。她要毁了白子惠,虽然说她这样一个小孩子,根本毁不了白子惠,但可怕的是她有这个心思。
  不过,仔细想想姗姗的成长,却又有迹可循。
  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卖了,逼迫着去乞讨,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还被打,很可怜,所以她极度渴望安稳的生活,也极度的渴望爱,我解救了她之后,她对我十分感激,可能偏激起来,想要独占这份爱,所以平时很乖巧,楚楚可怜,但实际上,心思很重,因为想要得到,不想失去。
  更要命的是那个变态打了姗姗,引发了很多问题。
  白子惠摸了摸姗姗的头,说:“你就是姗姗吧,真可爱。”
  姗姗露出很享受的表情,像是小宠物,很享受主人的爱抚,可是心里说的却是,“坏女人,把你的手拿开啊!”
  白子惠收回了手,姗姗眨着眼睛,奶声奶气的说:“姐姐,你好漂亮!跟仙女一样。”
  这句话说的白子惠心花怒放,白子惠低下头,轻轻的捏了捏姗姗的小脸,说:“姗姗的嘴巴真甜,姗姗也漂亮,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女。”
  姗姗笑了起来,露出了小牙,光看她这个样子,完全猜不出她的心。
  我不露声色,这事不是现在说的,回去有时间慢慢解决,姗姗这种心理容易极端,我顾忌我妈的感受,要选适当的方法。
  “爸妈,你们应该累了,也饿了,咱们别站在这里,走,去吃饭吧。”
  高铁很快,也很舒适,不过几个小时旅程人还是劳累的,我拎起了箱子。我妈牵起姗姗的手,我们一起向停车场走去。
  我妈问白子惠,“子惠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跟董宁认识的。”

  白子惠抿嘴笑,没说话,这话她来说不好。
  我说:“妈。你怎么什么都问啊!”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关心关心还有错啊!”
  我笑了笑,说:“妈,爸,白子惠是我上司,是我公司的老板。”
  这个回答也挺让我爸我妈惊讶的,嘴巴张了好大,好半天才闭上,我妈拉着白子惠的手,说:“这么年轻,我真不敢相信。”

  白子惠说:“阿姨,你别惊讶。我也是靠家里才办了这家公司。”
  我妈说:“不一样,你跟别人不一样,之前,董宁回家说你特别的有能力,把公司经营的非常好。”
  白子惠看了我一眼,说:“是吗?董宁是这么说我的。我还以为他会说我的坏话,让他总加班什么的。”
  这话我还真说过,说白子惠是吸血鬼,不过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能跟白子惠好。
  我笑着说:“没有的事。”
  为了转移这个话题,我转头问姗姗想吃什么,姗姗说:“叔叔,我吃什么都行。”
  我爸我妈不用问,他们也不知道吃什么好,只会说随便吃点就行,不要太贵,问他们等于白问。
  我自作主张选了地方,在车上打了电话。订了包间。
  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妈便在后边唠叨,跟我猜的一样,什么随便吃吃就好啦,不要花钱,我也没理她,老人都是想能省就省。

  去饭店吃了一顿,气氛很好,其乐融融。
  姗姗嘴巴很甜,一口一个姐姐,叫得白子惠心花怒放,我爸妈也都不是挑事的人。
  日期:2017-01-1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