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涉及到境外势力。我绝对不会答应。
  况且,老爷子不答应,我就娶不到白子惠吗?只不过是缺少父母的祝福。
  陆老爷子说:“不聪明,我同意了,你和子慧的事就算成了,只让你少蹚浑水,又不是多难的事。”
  我笑了笑,说:“老爷子,我很好奇,王承泽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
  陆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我老了。说什么都不中用,既然这样,还是让你们年轻人谈吧。”
  陆老爷子站了起来,往后走,并吩咐保姆把王承泽叫来。

  原来,王承泽已经到了老宅。
  他应该等着我们这边的结果。好做出相应的对策。
  没等多久,王承泽出现了,他坐了下来,笑着说:“谈得好像不太顺利啊!”
  我说:“你玩什么把戏。”
  王承泽说:“我要那块地,白子惠给你,对不起,白总,你别介意。”

  我说:“能不能谈了,说话尊重点。”
  王承泽说:“我是在好好谈,很正式的谈。”
  我说:“那我痛快一点,我不同意。”
  王承泽笑笑,说:“你这个态度不怎么样啊!你还没听到我的报价呢,合资公司的股份,我可以拿出百分之二十,赠送给白总,新项目的扶持上,临海集团还会让利,不仅仅是让利,还是无条件的资源倾斜,这非常难得啊!白总。”
  我说:“我说了,这件事情我绝对不让。”
  王承泽看向了白子惠,笑着说:“白总,你的男朋友真的很不专业,为了一块地,并且跟他没什么关系的地,没有做出理智的选择,并且我很为你担心,他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上考虑事情,看来你在他心中...”
  我知道王承泽这孙子在干什么了,他在挑拨我和白子惠的关系。

  王承泽话没说完,便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水,悠闲的喝起来,没说完那句话留了不少想象空间,比说完的效果好得多。
  白子惠嫣然一笑,她本来坐的便离我挺近的,现在又往我这边靠了靠,这个动作很贴心,代表她支持我。
  “王总,话要说就说完整,不说完是什么意思?让我猜?”
  王承泽放下茶杯,笑容依旧,我心里真是挺佩服的,这些人怎么能笑得这么纯良。明明心里面一肚子坏水。

  “白总,我是怕说了你伤心啊!”
  白子惠说:“你尽管说,我是成年人了,有心里承受能力,反而你这个样子,对人一点都不尊重,没有礼貌,家里人没教你?”
  这句话是说王承泽没家教,不过王承泽也不生气,他这般的人脸皮厚着呢,王承泽说:“白总,说话依旧犀利,更胜往昔,不过,我对你真的没有别有用心,不用对我这么大的敌意,我只是觉得董宁选择有些错误,我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尊重,我开的条件虽然称不上最好,但绝对不差,为的只是董宁放弃那块地,很容易,举手之劳,便能为你换来很多的好处,最重要的是你们有情人终归眷属,得到家长的祝福,以一个女人的立场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可董宁似乎不愿意给。”

  王承泽真的很会说,淡化了那块地的重要,着重说我是个渣男,我应该同意他的条件,然后便能抱得美人归,没人捣乱,白子惠的公司也得到莫大的好处,王承泽描述了一个极其美好的画面,我和白子惠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在一起,不过,可能吗?
  且不说民族大义这个问题,就是看王承泽这个人便知道不可能,他是商人,追逐利益,现在那块地,他务必拿到,所以,他急巴巴的跑过来,好话说尽,我要是答应,这事板上钉钉,王承泽转身就敢翻脸不认人,这是他的本质,我都看穿了。
  白子惠笑了笑,说:“王总,你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们夫妻,不过劳你费心了,我们一切都好。”
  王承泽说:“人越缺少什么,便在人前越表现什么,白总你恩爱秀的真是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少的缘故。”
  这小子,真会挑拨。
  白子惠说:“王总,这是我的私事,请你不要过多关注好吗?我们之间只有生意往来,连朋友都谈不上。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王承泽眯起了眼睛,说:“所以说,你们这是不同意了?”
  虽然这句话,王承泽是跟白子惠说的,但决定权在我这里,听起来确实很容易,放弃争一块地。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里面暗藏的角力却是不寻常,这是境外势力和国家机关的对决,白子惠很重要,是我爱的人,也是我在意的人,她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没有让我失望过,可是,我现在要让她失望了。
  “王总,请你停止做梦,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还有,别再来打扰我们。谢谢你了。”
  我很客气,不过这客气带着我的底线,对王承泽,我快要忍不下去了。
  我站了起来,白子惠也站了起来,自动挽住了我的胳膊,像是模范夫妻。
  “王总。我们先走了,跟老爷子说一声,如果下次还是这种情况,请老爷子别再通知我。”
  这是白子惠说的话,很坚定的站在我这边。
  王承泽也站了起来,他在礼仪上面无可挑剔,但这种人最可怕不过。
  白子惠挽着我,缓缓的往外走,有点沉闷,因为白子惠没说话,我想了想,说:“生气了?”
  白子惠笑笑,说:“没有,你那样选择肯定有你的道理。王承泽提出了一切确实很诱人,但是他这个人不可信,所以听起来很美仅仅是听起来很美,不过,董宁,你欠我一个解释,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但你不能对我有所隐瞒。”
  白子惠这样说过,她也是这样做的,杀了人的我,她也一直支持着,陪着我。
  斟酌了一下语言,我们已走到了门外,上了车,我发动车子,在引擎声中,我说:“子惠,其实我是特勤人员。”
  白子惠如此对我,我必当涌泉相报,跟她说实话没有什么难的。
  从最开始的事说起,说了一路,也没说完,我只提了齐语兰的身份,曾茂才和柳笙身份需要保密。
  “这个解释可以吗?”
  白子惠点了点头,说:“其实我之前早有猜测,为什么你会认识秦凯那样的人,确实只有特勤才能接触到秦凯这样的人,可是为什么要争那块地?我不明白。”
  我说:“这事我也不明白,上面交代的,我只能服从。”
  这事只能先隐瞒了。
  白子惠没继续问下去,可是她心里有所怀疑。
  “总觉得这个家伙有所隐瞒。”
  我清楚,白子惠没有表面上那么大度,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王承泽的挑拨是有效果的,可以说,王承泽给了我们最需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