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6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明白,”张清扬点头,又笑道:“单是这样也不够,我刚才说过了,如果不让农民得到好处,任何政策都没用,他们不会支持的。”
  “那你的意思?”

  “示范区要搞成一个特别的群体产业,可以是公司,比如说像北大荒农垦集团那一类,让农民像正当职工一样上下班,有工资,有劳保,医保等等,让他们充分体会到现代化农业发展带来的实惠,只有这样他们打心底才会支持。这也是我在辽河时的想法,现在不可能普及,但可以试着搞一点。”
  “我基本上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吧,你在司里开会研究一下,我给你一个发展方向,比如说北江、双林等一些农业比较极中的地方,那里有广大平原啊!”
  张清扬点点头,“我回去后组织人开会研究一下具体策略。”
  “我只有一点要求,当成你的事业来做,小伙子……你会被历史记住的!”张森用力地拍了拍张清扬的肩。
  “张主任放心,我尽力而为,有國務院的指示,我有信心!”
  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张清扬有些斗志昂扬,要知道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做事。张森最后的那一句话正合他的心意。
  张清扬认真翻看着國務院的文件,想从中找出一些有利于自己的观点,满脑子开始计划起来。想了良久,他拿起电话打给了副司长赵宾。

  赵宾没多久后就赶到了,问道:“张司,有事?”
  张清扬在东北司的威望很高,下面的人都说跟着张司长做事有劲儿,就连赵宾也有这种感觉。
  张清扬微微一笑,把手中的文件交给他:“你看看。”
  赵宾接下,认真地看了看,便明白了张清扬的意思,笑道:“这个应该是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吧?”
  “是重点工作!”张清扬的脸上透露着自信,“我们明年的工作重点只有两项,一是工业改革,二是农业改革,目的只有一个,为了现代化!”

  赵宾点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我们的时间很充分,这个冬季可以进行前期的摸索,开春以后就先搞出一个试点!”
  “好的,我想应该没问题,只有国家支持,财政给钱,地方上也一定支持!”
  “地方上的事情你联系吧,一定要严格考察,我不想让國務院的计划胎死腹中。”

  “我明白……”赵宾明白张清扬所说的严格考察,应该指的是基层的政治环境,和那些干部的素质。
  送走了赵宾,张清扬的大脑仍然没有闲着,虽然具体工作可以给下面人,但有些事他也不能放松。
  手机响起,打乱了他的思考,没想到是杜平打来的。
  “杜姐,怎么……请我吃喜酒?”
  “臭小子!”杜平红脸骂了一句,“说正事,在周喜凤的帮助下,我们发现了乔龙的一个秘密帐号,得到了他的全部资金!”
  “有多少?”

  “20亿!”
  “天哪!”张清扬大叫一声,“过去不是说他只侵吞2亿吗?”
  “呵呵,那还不是欺骗老百姓的说法,我也没想到,乔龙的净资产有这么多,那可是活生生的现金!”
  “人抓到没?”

  “没抓到,他这个人涉黑,是个危险分子,现在又断了财路,我真担心他做出不理智的形为,你要小心!”
  “谢谢杜姐,”张清扬明白了杜平打电话的含意。
  12月的辽东,已经飘起了雪花,气温不是太低,但仍然给人一种苍凉的感觉。
  下班时间的辽东政协大楼里,工作人员都往外走。坐了一天无所事事,大家都在等着下班后的发泄与放縱。
  向德志漫步在走道里,迎接着下属们的打招呼。
  “向主席再见!”
  “再见!”
  “向主席慢走。”
  “呵呵,小张……你这么着急,是见女朋友啊?”
  “嘿嘿,向主席您真是明察啊!”小张笑着挥挥手,一溜烟就跑走了。

  向德志走出大厅,并没有钻进等在门口的小车中,而是缓步走下台阶,回头望着这栋古朴的建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在辽东省一言九鼎的常务副省长了,提前感受到了退休的滋味。虽然政协的这些下属们表面上仍然对他很客气,但是再也没有过去那种惧怕的感觉了。要知道过去在省府大院里,下属和他打招呼时都微微弯着腰,一脸的恭敬。可现在他们嘻嘻哈哈的,就像和一个和长辈聊天似的。

  失落,这种态度的转变让向德志非常的失落,也很不适应!
  要知道过去人人把他当成是省长的接班人,可现在昔日的下属们渐渐与他撇清了关系,纷纷倒向贺静远了。虽然说这不能怪别人,官场上要的就是跟对领导,可是一想起这些,向德志心中仍然很失落。所谓的政协真的和退体没什么区别,要论权利,还不如人大有影响力。
  还不到两个月,他就失去了意气风发的感觉。虽然辽东新上任的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并没有为难他,并且在周喜凤表现良好的情况下,贺静远还主动向法院说了话。把周喜凤判了个缓期两年执行,提前释放了。其实向德志明白,贺静远这是在收买人心而已,他想让过去跟着向德志的干部们看到,他贺静远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因此才吸收了大量向德志的人马归为已用。可以说贺静远聪明的玩了一手,现在的贺静远在辽东的威望很高。他以兵不血刃的手法取得了辽东政权,也难怪下面的干部对他俯首听命了。

  周喜凤虽然在乔龙的巨龙集团入了股,在一些项目上也帮了忙,不过她还真半点没收现金,这两年来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好处。至于说为什么要在一些项目上帮乔龙,那是因为乔龙强bao了她,以此来要挟她,让她无力反抗。
  “向主席?”小车司机已经把车绕到了他身边。
  “哦哦,小周啊,我们回家。”向德志明白自己在下班后仍然围绕着政协大楼不肯离开,如此失态的做法传出去肯定会被人想成是对失去权利的无奈,因此他就笑了笑钻进小车。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自己的头发已经白了,真没想到,人一退休,精神都不好了,过去可是仪表堂堂,整天红光满面,现在都有了迟暮的感觉。

  要说不怪吗?那不可能。
  在向德志的心里,还是有些怪周喜凤的。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辽东风暴过后,自己虽然不可能再升职,但也不会失去常务副省长的职务。可这次因为这个女人的无知和愚蠢,让他断送了大好前程。可是怪有什么用?他可是自己心爱的妻子,事以至此,如果自己不懂得爱她体贴她,也许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日期:2017-01-1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