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俊琦一龇牙:“嘿嘿,我是泥腿子干部,说话糙,让李书记见笑了。”
  “李书记是你叫的?”李卫民在女儿胳膊上轻拍了一下,“起来吧,洗洗脸,回家。”
  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的声音又哽咽了。
  “好,好。”李卫民连连点头,不禁懊悔自己操之过急。刚才女儿强装笑颜那是在照顾自己的感受,自己咋就当真了呢?女儿心中的苦痛,只有靠时间慢慢疗治了。
  “爸,你也洗洗,精精神神回家。”宁俊琦又换上笑脸,向洗漱间走去。

  “诶。”李卫民答过一声,不禁心酸又心疼,女儿太懂事了。
  刚一进洗漱间,强抑的泪水便再次夺眶而出,宁俊琦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像没有了灵魂一样。
  日升月落,时光流逝,日子到了二月二十八日。
  下午五点,中央党校“厅处级干部研修班”毕业典礼刚刚进行完毕,所有学员都满脸喜庆,兴奋非常。有人久久不愿离去,目光依旧停留在大礼堂的景物上,想要继续感受这里的神圣与*;有人举着相机,不时按下快门,想要让这一刻变成永恒;有人脸泛红光,滔滔不绝,尽情抒发着心中的喜悦与感触;有人眼放异彩,眸中满是期待和向往,遥想着多年以后的梦想。

  也怪不得这些人兴奋和激动,怪不得这些厅处级一下子幼稚和肤浅了好多。这里不仅留下了自己几十天的足迹,不仅是自己一生的政治财富,更是开始下一个新征程的起点,也是迈向更加辉煌灿烂明天的重要一步。
  今天的毕业典礼非常隆重,不但各位副校长悉数到场,就连日理万机的校长也来了。一般情况下,只有在电视新闻中才能看到校长,而今天竟然有了直接对视的机会,人们怎能不激动?
  楚天齐同样激动,同样兴奋,在整个典礼过程中一直兴奋不已,就像是多少天的兴奋点都集中到了此刻。散会后,他也久久不愿离去,也与热情的学哥学姐们合影留念。能来这里一次不易,能以现在的身份前来更加不易,下次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也不知还能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他要抓住最后的此刻,再感受下这里的一切。
  楚天齐是二月二十六日下午返回的党校,是接杨教授电话回来的,他回到党校的时候,考察、调研的人们也刚刚回来不久。大家一见面,楚天齐关注的是人们的调研成果,而人们却对他离去期间的经历感兴趣。当然,人们都是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的“官油子”,自是不会明着去问,但字里行间却又有探听的意思。楚天齐既不能直言相告,也不能明确回绝,便用官场套话给了模糊的回答。
  尽管不舍,但人们还是在五点半之前走出了大礼堂。

  在台阶上、在院落中,说过离别的话语,讲过对彼此的祝愿,然后人们纷纷坐上早已等候的轿车,离开了这个神圣的所在。
  院子里静了,屋子里空了,大部分人都已踏上返程之路,或是聚到了休闲宴饮场所,只有楚天齐还留在宿舍里。他固然对这里留恋,但这并非他没离去的理由,而是他不知该去哪了。按照正常情况,他自然应该回到成康,他的工作关系还在那里。
  可是自己回去干什么?去做别人的笑话?可是不回去的话,又能去哪?还能一直不回去吗?显然不能,组织程序也不允许。可是楚天齐现在实在不想回去,便只得在宿舍磨蹭着,本来几分钟的事,可他却收拾了半个多小时,拉杆箱的拉链还没有最终拉上。参加典礼的兴奋已经渐渐散去,他的心里又涌上了无尽的空虚和迷茫。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市长,毕业典礼进行完了吧?我马上去接你。”手机里传来了厉剑的声音。
  “你来接我?你这个副队长也太自由了吧?”楚天齐笑着道。
  手机里响起厉剑“嘿嘿”的笑声:“市长,主要是半年多不见,怪想您的。我和爱佳都下班了,准备一块去接您。”
  楚天齐“哦”了一声:“刑警队长开车,组织部领导亲自来接,这谱可够大的。不过太排场了,就不麻烦二位了,你们还是各司其职吧。”停了一下,他又说,“我今天也不准备回去,还要再办点事。”
  “市长,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俩再去接您?”厉剑追问着。
  “到时候成康市会派车来接,你就不必惦记了。”停了一下,楚天齐调侃道,“想外出幽会别拿我当幌子,我可不想被你们巧使唤。”
  厉剑继续坚持着:“那你回来之前打电话,我……”

  “行了,挂了吧,有人等着呢,我得出去应酬。”说完,楚天齐直接摁下了红色按键。
  苦笑着摇摇头,楚天齐心中很是温暖,也不禁有一丝酸楚。
  楚天齐明白,厉剑要携“夫人”来接自己,确实有想见一面的意思,但更重要的却是要给自己心灵的慰籍。自己现在白丁一个,他俩担心成康市慢待自己,不派出车辆来接,所以才要有此一举。他们的好心,楚天齐心领了,但他却不能接受此番好意。何况成康市已经表示派车,即使不派车,他也不能这么做,那样既显得自己无能,也对厉剑和厉爱佳不好。
  “叮咚”,短促的提示音响起。

  楚天齐点开短消息,一行文字跳了出来:天齐,今天回来吗?明天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提前告知,我派车去接。
  想了想,楚天齐回了一句话:谢谢江书记关心,暂时不用。
  很快,短信再次回了过来:好的。回来前,千万告诉我。
  楚天齐没有回复,收起了手机。

  其实在这两天,不仅江霞、厉剑关心返程事宜,魏铜锁也专门打电话,言说派车的事,还表示要接风洗尘。面对这些关心,楚天齐都委婉的回绝了,他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办,他要在这里静下心来,专门再想个一两天。
  “叮呤呤”,手机再响。
  该不会是魏铜锁吧?揶揄的想着,楚天齐再次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杨教授”三字,他知道自己猜错了。按下接听键,楚天齐恭敬的喊了声:“杨教授。”
  “楚天齐,你在哪?”手机里传来声音。
  “我……我在宿舍,正准备离开。”说着话,楚天齐拉上了拉杆箱拉链。
  杨教授“哦”了一声:“那正好,现在马上到党校门口,把东西都拿上。”
  “好的。”楚天齐刚答应一声,手机里便没了声响。
  杨教授找我?什么事?狐疑着,楚天齐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东西,发现没有什么遗落,才拖上拉杆箱,离开了宿舍。
  坐电梯到了一楼,楚天齐把宿舍钥匙交到传达室,走出宿舍楼,直奔大门口而去。

  党校门口,门里门外,并未发现杨教授的影子。正要回拨电话,耳畔却传来汽笛鸣响的声音。转头看去,一辆越野车沿路边驶来,车窗缓缓摇下,驾驶位坐着一个带墨镜男子,正在频频招手。
  日期:2018-01-0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