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10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震东哈哈笑道:“我哪懂什么画,只是直觉就觉得好,这鹰雄姿勃发,翱翔在风云之间,神态凶狠,群山俯首,感觉看着,就是真正的天空之王,我们家中堂也有一幅鹰扬红日,但那只鹰看起来就死板,没有这么凶猛。”
  唐振藩似乎被引起了兴趣来,呵呵笑道:“没学过画的人,能看到这些,已经相当不错了,何况你还这么年轻,这只鹰,还是我几年前画的,一直丢在家里,正好这泽城宾馆开业的时候,需要几幅画,我就随手拿了出来。”
  “画画这东西,和写字一样,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心态来,当时我还有点傲气,现在如果再让我画,只怕就没这么凶猛了,搞不好,会画成一只缩手缩脚的老鹰也说不定。”
  楚震东笑道:“书画同理是不假,可哪有画功倒退的说法,这玩意就跟拿筷子吃饭一样的,学会了就丢不掉,无非是长时间不画,手生罢了,你多画几幅练练,手艺就回来了。”
  那唐振藩眉头一皱,随即又展眉笑道:“那你希望我能恢复到画这幅画时的状态?”
  楚震东点头道:“那是当然,这副画画的多好啊!你要是卖画的话,我第一个就掏钱买,别的不说,挂中堂上看着都觉得自己也威风了许多。”
  那唐振藩哈哈大笑了起来,却始终没提自己卖画的价格。
  就在这时,许端午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呢?这段时间银行总共就存了一千多块,都取了出来,许端午做事细心,担心钱不够,就回了一趟家,找琴姐借了两千。
  许端午一进门,看见一个老头也不认识,就问道:“东子,这谁啊?”
  楚震东道:“泽城宾馆里画画的,我正琢磨着买一幅呢!”
  许端午一听是个画画的,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当下苦笑道:“画还是别买了,刚才金牙旭那傻逼将八千多块都烧了,吃过这顿饭,估计咱们也就成穷光蛋了。”接着就将经济状况说了一遍。
  楚震东眉头一皱道:“没事,钱财算个屁,没有了再赚就是,琴姐那两千,账你得记着,咱们有钱了,一定得还给她,琴姐不容易,咱们不能用她的钱。”
  这时那唐振藩笑道:“你们都没钱了,还和人家赌烧钱?”
  楚震东苦笑道:“不是逼的嘛!事情到了那个份上,总不能弯了脊梁骨,做人总得有点骨气。”
  话刚落音,金牙旭也回来了,一进门就叫道:“东子,这下歇菜了,你猜红桃k那老逼养的请的是谁?我们县里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就是宋所长牵的头,这老狗一定没安什么好心眼。”

  随即才看到唐振藩,一愣,问道:“这谁啊?”
  楚震东还没来及回答,包间的门一开,又进来一个人,正是路忠良,路忠良一进门,一眼就看见了唐振藩,顿时呵呵笑道:“唐书记,你都到了啊!我还说让孩子到门口等你去呢!”
  说着话,已经坐到了那唐振藩的身边,笑道:“唐书记,看你们聊的挺热火,怎么样?这几个孩子还不错吧!”
  路忠良这话一出口,楚震东就愣住了,路忠良这么称呼,还用问嘛!今晚请的客人,就是这位唐振藩!
  那唐振藩也站了起来,笑道:“不错不错,刚才聊了几句,挺有意思的小伙子,找我买画呢!”说着话,伸手一指哪幅雄鹰图。
  路忠良一听就笑了起来:“几个孩子小,又没见过世面,肯定没见过你这大领导,不过你要是不觉得几个孩子讨厌,还真可以卖几幅给他,让他们先交个订金也行啊!”说着话,就对楚震东一递眼色。
  原本路忠良没来之前,楚震东和唐振藩聊的挺好,这一知道对方身份了,反而拘谨了起来,一接到路忠良的眼色,才反应过来,急忙将装有五万块的袋子往唐振藩面前一送道:“是啊!是啊!唐书记你是大忙人,抽空画画就行!”
  唐振藩看了一眼那袋子,转头又看了一眼路忠良,笑道:“老路啊!这......”
  路忠良笑道:“这不是孩子订画的钱嘛!画画也要笔墨纸砚嘛!收下收下,不要嫌少,以后拿画的时候,孩子会将其余的补上的。”说着话,就伸手将袋子接了过去,袋子一入手,路忠良也是一愣,五万块钱和一万块钱的重量,那完全是两回事,他也没想到楚震东会一个见面礼就送了这么多。
  路忠良更不会知道,楚震东今天不但送了五万块钱出来,还在唐振藩心目中落了个天大的好印象,可以说,今天这一场酒席,就是楚震东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日期:2017-02-04 12:11:00
  第189章:枪击事件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今天之后,唐振藩就成了楚震东很长一段时间的保护伞,一直到唐振藩调走之后,对楚震东都关照有加,可以说,楚震东之所以能在泽城之中快速崛起,有一半是因为唐振藩的庇护!
  有人说,当时的楚震东,势力并不算大,也没多少钱,为什么唐振藩就看上了楚震东了呢?
  唐振藩此人,喜爱风雅,尤其对自己的书画造诣,颇为自负,自诩为入世的文人,有许多文人,骨子里有那么一丝傲气,唐振藩也是如此,可他几年之前,尚在其他地区任职之时,就身居高位,当然,这里的高位指的是局限在县城之流,到了省市,就算不上了。
  可即使如此,身边溜须拍马之人比比皆是,各种溢美称赞之词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所以这家伙傲气发作了,在画完这幅雄鹰图之后,不画了!为啥呢?他觉得没有知音,拍马屁和真心喜欢之间的差别,他还是分得出来的。
  而这幅雄鹰图,实际上也是他的得意之作,展翅云霄上,一览众山小,也正体现出了他的雄心壮志,他自觉没有把握再画出比这幅更好的画来,所以不画了。这一点,其实还是有点文人风骨的,很多有名的画师,一生都在不停的追求超越,超越自己是一种自我要求,每一点点的提升,都会有巨大的满足感。
  所以,当楚震东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将他当成泽城宾馆的画师,说出那番赞美,而且想掏钱找他买画时,这就没有了拍马屁的嫌疑,唐振藩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楚震东的言辞虽然没有完全表达出他画中所表达的雄心,却也说出了个大概,这都令唐振藩很是开心。
  这是其一!
  其二,因为楚震东等人确实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他面前也没有遮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十分真实,比如借钱请客,也让唐振藩完全清楚了楚震东等人的财务状况,却没想到他一出手就送这么重的礼,而且路忠良还说了,这只是订金,拿画的时候再将其余的补上。
  这是什么意思?很明显,这只是见面礼,真的有事请他帮忙了,另外在给,这让唐振藩也看出了楚震东的出手大方,见面礼都是倾家荡产给的,有求与自己的时候,更不会小气嘛!唐振藩虽然自持文人傲骨,却也具有其入世的圆滑,在人情世故方面,并不死板,也明白有三万给一万,与有一万给一万之间的差别,如果非要选一个罩着,那肯定会选一个最大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