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0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牙旭回头看了楚震东一眼,楚震东也没说话,直接从身上掏出一大沓钱来,递给了金牙旭,哥几个置办衣服剩的,那时候衣服哪值什么钱,所以一万块钱每人从头到脚买了一套,还剩八千多呢,就这还是挑好的买的。

  当下金牙旭也抽出十张,往铁皮盆里一丢,本来火就没灭呢!哧溜一下就烧了起来。
  二十张一烧,旁边的经理和那三个小姑娘,看的心都揪起来了,这可就一千了啊!
  其实烧钱这种行为,是犯法的,可这些家伙要是遵纪守法那才是奇怪了。
  红桃k常年赌博,眼睛练的跟尺子样,钱拿在手里有多厚,一扫眼就知道大概有多少了,一看楚震东掏出来的钱,顶多也就大几千块钱,正如自己想的一样,当下就嘿嘿一笑,将手里剩下的钱一扬,随手又从身上掏出一沓来,道:“别说我欺负你们,你手里的,最多不过七、八千块钱,我这里比你手里的只多不少,一张一张烧到什么时候的,咱们一起烧了吧!”

  要说金牙旭装逼也确实有天赋,这玩意也没人指点过他,却天生就会装,想都不想,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一点头道:“好!”一个字一出口,手一伸,一大沓钱都丢进了火盆中,火苗子一下蹿的老高。
  金牙旭这一将钱丢进火盆,红桃k就是一愣,这毕竟是一万块啊!自己原本想吓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难而退就算了,没想到这个傻逼竟然真的一下就丢进了火盆,他的辈分、地位都在这,难道说还能赖了不成,当下也一咬牙,就将手中的钱也丢进了火盆之中。
  钱这玩意,贴合的比较紧密,一时半会烧不透,金牙旭一伸手就将身上的匕首掏了出来,用匕首还在火盆里拨弄了几下,一直等烧的差不多了,才又对红桃k道:“K爷,咱们继续!”
  说着话,就起身走到许端午身边,伸手去拿许端午手中的袋子,许端午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给他,可金牙旭却在接袋子的时候,手忽然滑了一下,袋子一下掉在了地上,袋子里的钱,直接再次撒了出来。

  这一下红桃k傻眼了,他当然看得出来,那袋子里装的比自己身上起码多一两万,自己身上就三万,刚才还烧了一万了,就算烧光了,也赢不了。
  金牙旭当然是故意的,当下装模作样道:“看样子是真饿了,接个钱都接不稳了,我人胖啊!人胖不经饿啊!咱不能一直这样耗下去啊!K爷,我给你交个底吧!这里一共五万,再多我也没有了,咱们就烧这五万的,你也掏五万出来,一把烧了,一次解决,你看行不行?”
  楚震东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们可就这五万了,红桃k可是家大业大,万一真掏五万出来对烧,那今晚这个客自己都请不成了,金牙旭这王八蛋,赌的也太大了。
  随即他就看见红桃k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顿时就又乐了,看来这一宝被金牙旭给押对了,红桃k虽然家大业大,可他现在身上,却并没有五万现金!

  日期:2017-02-03 13:37:00
  第188章:命运的转折点
  不过,这一次,楚震东是真看错了金牙旭,他还真不是胡乱赌的。
  怎么说呢?金牙旭早已经观察过了,红桃k手下的两个混子手上啥都没带,也就是说,红桃k的钱,都带在他自己身上,一沓钱一百张是五千,五万块就整整十沓,十沓钱装在身上,又没拿包又没啥的,能看不出来嘛!
  所以金牙旭断定红桃k身上没有五万的现金,可要赌下去的话,烧个三两万的有可能,他当然不能让这笔钱被烧了,当下就演了一次手滑,直接亮家底赌。
  可万一红桃k真的能拿出五万来怎么办?那就认输呗!反正他们论辈分论地位,都远不如红桃k,输在他手里也不是啥丢人事,反正这五万块不能给烧了,这也是金牙旭为什么提前说出可以认输结束赌局的意思。

  但红桃k确实拿不出五万来,不是他没有,是他没带!
  但不管是没有还是没带,他都输了,红桃k当然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当下就对那经理一挥手道:“将我订的宏图厅给他们,我换别的包间!”
  金牙旭一听,顿时乐了,笑道:“呦!承让了k爷!”
  红桃k气的根本说不出话来,铁青着脸随那经理走了,红桃k这人,是个真正的赌徒,其他的不说,只要是赌,从来都是愿赌服输,何况,他也不敢在泽城宾馆生事,这毕竟是县里的,可不是哪一个老大的地盘。
  另外还有一点,他最近正和朱思雨斗的热火朝天,还真不愿意再将楚震东扯进来,不然的话,刚才金牙旭都提到楚震东和王朗追砍自己的那事了,他肯定借题发挥,之所以提都没提一句,就是不想再树强敌。

  红桃k还没走远,小兄弟三个就爆发出了得意的大笑声,这次虽然烧了八千多块,可能给红桃k添堵,还是很值得开心的。
  当下楚震东在前台留了名,方便等会路忠良前来询问,小兄弟三个就进了宏图厅,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取自大展宏图的意思,果然,一进包间,虽然包间装潢的金碧辉煌,可还是一眼就看见挂在墙壁上的一副画,画上是一只雄鹰,正展翅翱翔,脚下群山缥缈,雄鹰神态凶猛,右上角写着四个大字,大展宏图!
  画的确实不错,楚震东被这只雄鹰威猛之姿吸引,特意多看了几眼,还看了一下画家的名字,叫唐振藩,当时也没多想,等服务员沏了茶水,点完菜后,服务员一出去,就让许端午去银行取钱去了,那五万块钱不能动,身上钱烧光了,得取钱付酒席钱啊!幸亏这几天许端午收菜场的钱时,存了一点,不然这次还真够呛。
  许端午一走,楚震东就对金牙旭道:“旭子,你去想个办法,查查红桃k今天请的人是谁,能办到不?”
  金牙旭嘴一咧道:“这对旭爷我来说,算事吗?人长嘴干啥的?不知道问呗!能出入这里的,我们不认识,服务员也认识啊!等着啊!看你旭爷给你施展爷们的魅力去!”说着话,就蹿出了包间。
  包间里剩楚震东一个人,也无聊啊!喝了一会干巴茶,一琢磨人也该来了,刚准备出包间,去前台等着迎接路忠良和请来的客人,门一开,进来一个穿中山装的男子,五十多岁,两鬓见白了,长眉凤目,高鼻薄唇,人长的很是隽逸,只是形体削瘦了点,但顾盼之间,却令人有种说不出压迫感来。
  这男子一进门,就看了一眼楚震东,微微一笑道:“你就是刚才那个在大堂里烧钱的楚震东吧?”
  楚震东一愣,嘿!这消息传的还真快,也不知道这老头是啥人,也不敢乱说话,只是一点头道:“是的,你是谁?”
  那男子淡淡一笑,直接走了进来,往桌子旁边一坐,伸手一指挂在墙壁上的那副雄鹰图道:“我叫唐振藩,看见墙壁上的那画了吗?就是我画的。”

  楚震东一听,怪不得这么快就知道烧钱的事了,原来是泽城宾馆的画师,当下就笑道:“原来是画画的啊!这画画的是真好,我进来第一眼,就被这画吸引住了,对了,你画一幅画多少钱?可不可以卖我一幅?”
  那唐振藩微微一笑道:“你懂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