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08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话,就丢了个眼神给许端午,许端午一见,又想气又想笑,这傻逼自己把钱撒了,让他去捡,可也没办法,谁叫自己不会装逼呢!乖乖上前,将钱又装进了衣服袋子,自己提在了手上,反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金牙旭的手下一样。
  吧台里的三个小姑娘被镇住了一对半,那个时候,提着这么多现金的人,真的很少,正常家里能有个三五千存款的,那都是会过日子的,何况三人都一身新,金牙旭那个派头,搞的跟不知道从哪来的大老板一样,三个小姑娘愣是没反应过来。

  金牙旭又问了一遍:“咋不说话呢?最好的包间还在不在?在就给我安排一下,不在的话赶紧给我查,查查是谁订的,让他换一个包间,懂了没?”
  这一遍,那三个小姑娘回过神来了,年纪稍长的那个急忙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宾馆最好的包间已经订出去了,人家订金已经交了,让人家换包间,我们宾馆没有这个先例。”
  金牙旭眼一瞪道:“没有这个先例?那是因为之前我没来,我早来的话,早就有了!你去跟对方说,他的酒席钱我给他付了,让他挪个位。”
  话刚落音,在兄弟三人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声音:“东子,几天不见,看样子发财了啊!怎么?街头的小饭馆吃不下你们几个了?来泽城宾馆让我挪位子,你们够格吗?”
  这2章,补2号的

  日期:2017-02-03 13:36:00
  第187章:敢赌才会赢
  这声音一起,楚震东都不用回头,就听出来是红桃k的声音了,顿时心里就一愣,这他妈真是冤家路窄,走哪都能碰到这鳖孙!
  在红桃k的眼里,楚震东还是那个楚震东,虽然有点人,有几个兄弟,有个小地盘,可在他心里,楚震东仍旧只是个大一点的混子而已,他哪里知道,现在的楚震东,早已经不是原先那个楚震东了。
  当下楚震东连身子都没转,就回了一句:“原来是k爷,不好意思的很!今天我们兄弟胃口好,想来吃顿饭,怎么的?这也扎了K爷的眼?不过这宾馆好像不是K爷的产业吧?我们花的是自己的钱,就算扎了眼,K爷今天好像也没权不卖酒菜给我们吧?”
  身后的红桃k笑道:“几粒沙子,有什么好扎眼的,落眼里去,吹一下也就好了,你们吃饭无所谓,不过嘛!今天我早来了一步,这个包间你们就得等明天了。”
  说着话,红桃k就走到了吧台前,手指节敲着吧台面,对那三个小姑娘笑道:“我订的宏图厅,客人一会到。”

  金牙旭一听,立即看了一眼楚震东,楚震东眼神一冷,一点头,金牙旭就扬声说道:“我也要宏图厅,酒席钱我翻倍给!”
  这话一出口,红桃k面色就一变,冷笑一声道:“和我比钱多?你们有几张毛票?”
  金牙旭嘿嘿一笑道:“k爷,你这就看不起人了吧!用俗话说,就是那啥眼看人低了,士别三日,就得刮目相看,何况k爷和我们之间,有几个月没什么来往了吧!也就前两天东子和王朗,和k爷照了一面,当时k爷估计顾着逃命,也没仔细看吧?”
  “要不这样,k爷你不是有钱嘛!咱们今天打个赌,当然了,赌家业我们肯定不如你k爷,我们就赌今天带的现金,两种赌法随你选,第一种比较简单,没什么刺激性,就是比钱多,你钱多宏图厅给你,我钱多,宏图厅今天归我,你看怎么样?”
  红桃k多老奸巨猾,金牙旭这句话一出口,他立即意识到小兄弟几个身上肯定带了钱了,可他身上也带了钱,而且今天他也是来送礼的,带了多少呢?足足三万!

  这手笔,在当时来说,也算不小了,可如果以家业来论的话,他这手笔真的不如楚震东,楚震东到现在,就一个菜场,出手就敢送五万,他多少产业,除了赌场之外,整个城东的行业几乎他都掺了一腿,出手才三万,相比之下,确实弱了许多。
  当然,楚震东的这五万,是码头宋的,可码头宋给他钱的时候,也没想到他会一下子全送出去,只当他会细水长流慢慢打点的,根本没想到楚震东出手会这么猛。
  金牙旭一见红桃k没搭腔,顿时就笑道:“k爷,你可是靠赌起的家,你别告诉我不敢赌哈!”
  红桃k本来是有点犹豫的,可金牙旭这句话,一下就戳到他命门了,烧点钱是小事,可这要传出去,说他红桃k不敢和几个孩子赌,还真的满掉价的。
  何况他进来的晚,进来的时候,许端午已经将钱收在了袋子里,他没看见,所以也不认为楚震东几个能有多一点钱,当下就干笑了一声:“笑话,这天底下,还有我红桃k不敢赌的吗?我只是觉得,这第一种赌法不够刺激,等着你说出第二种赌法呢!”
  金牙旭嘿嘿一笑道:“既然k爷你不喜欢第一种玩法,那咱们就玩第二种,说白了,就是烧钱,你一张我一张,烧到我们谁带来的现金烧光了为止,谁先烧光了,谁算输,当然,咱们都熟人,也不是不可以协商,烧不起了,说一声,将宏图厅让给我们就行。”
  这话说的,还没赌呢就讽刺红桃k烧不起了,这将红桃k气的啊!心里暗想,你们几个小逼崽子能有几毛钱?充其量也就是菜场那点收入,一天三两百块的,还有三四十个人跟着吃喝,聚到现在顶天了也就万把块钱,也配跟我谈钱,老子今天就少送一万,也要将你们整个倾家荡产,非让你们当场出丑不可。
  楚震东听的则是一愣,这他妈什么个赌法,这笔钱可是要留着送人的,烧了自己哪弄钱去?再去找码头宋要,也不合适啊!可是金牙旭已经提出来了,自己也不能说不赌,只好默不作声。
  而红桃k则一直将楚震东当成是几兄弟的老大,眼睛一直盯着楚震东呢!楚震东的这个表情,正好落在了红桃k的眼中,更以为他们没多少钱了,当下就一点头道:“好!这个办法有意思,既然说了是带来的现金,那就这里烧,没分个输赢之前,谁也不许离开,来人,去厨房取个盆来,咱们看看究竟谁会先喊停!”
  他身后跟着两个混子呢,一听他放话了,有一个立即跑去了后厨,真的端了一个铁皮盆来,而这时宾馆的经理也听到了风声,赶出来劝解,可双方已经赌上了,谁也不肯放弃,何况不管是红桃k还是楚震东,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虽然说宾馆是县里出资的,可经理只是个领工资的而已,哪里敢阻拦这些道上混的人,别说拦了,报警都不敢。
  随即红桃k就率先从身上拿出一沓钞票来,对金牙旭一扬道:“我年纪比你们大,辈分比你们高,不占你们的便宜,我先来!”说着话,抽出十张来,让旁边一个混子火柴一点,将钱点着,放进了铁皮盆中,随即对金牙旭一伸手,意思是该你了。
  这十张可就是五百,当时一个局长的月工资也就一百四五十块钱,不吃不喝三个月都不够五百块,一伸手就烧了,红桃k觉得这已经算很牛逼的了,搞不好这个下马威,就已经足可使楚震东等人望而却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