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认为静心说的对,但晚上去哪找担架呢,我只好背起鸣翠就往外走,静心在后面紧紧跟着,她早已把车停在医院门口。
  “仓哥,我们只能开车走了!”静心这样安排,看来她早就安排好了,这个姑娘心思很密。
  我们连夜开车往省城赶,鸣翠躲在后排座上,一定很惊奇我们为什么这样做。
  我不停向鸣翠解释着,但她说不出话来。
  我和静心轮流开着车,到达省城已是上午十点左右,我给苏小慧打了个电话,苏小慧告诉我,省城医院已经联系好了,她正在医院门口等我们,看来静心之前与苏小慧已经联系过了。
  到达医院后,我背着鸣翠直接上了住院部,苏小慧联系的医生也早已在住院等着。
  我和静心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苏小慧把我叫醒,她担心对我说:“雨仓,我感觉鸣翠得的这个病与静心当初是一样的。”
  其实不仅苏小慧怀疑这个病与静心当初相同,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如果这样的话,鸣翠在省城根本无法治疗,看来还得去美国治疗。
  苏小慧说到时让静心陪着去就行,但无论谁陪着,必须立即去,不能再耽误了,否则袁凯追过来,一切都晚了。
  苏小慧点点头,用手抚摸了一下静心的头,“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正要与苏小慧商量怎样办签证出国的事,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袁凯打来的。
  “姓林的!你把我妈弄哪去了?!”袁凯在电话里喊道。
  我对苏小慧笔划了一下,苏小慧向我摆摆手,我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不告诉袁凯任何消息。
  “袁总,我不知道你妈在哪里啊?”我想只能与袁凯这样说了。
  “姓林的!你还在狡辩!我已经报警了!你等着吧!”袁凯说完把电话扣下。

  这时静心也醒了,她揉了揉眼睛,问我:“刚才谁来电话了?”
  我问静心有没有接到袁凯来的电话,静心说早就把袁凯拉黑了,不会接到他的电话的。
  “我们抓紧去办签证吧!要不袁凯报警后,过几天就会派丨警丨察来!”苏小慧着急的说。
  “来吧!有我呢!让他们找我就行了!”我想把鸣翠背出医院时,所有监控视频都已经让人家看到了,现在不能再耽误了,先让静心带着鸣翠走吧。

  苏小慧立刻带着静心去公丨安丨部门办理签证,我则回到公司里。
  臧琳和小虹见我来了,都很惊呀,小虹问我,“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累死我了!胖子去哪了?”我问臧琳和小虹。
  “胖哥,估计回家梦游周公了吧!”小虹笑着说。
  ***!死胖子,他不是梦游周公了,而交公粮了。
  我不在时,胖子像神仙一样,天天不是睡觉就是玩游戏,要不就找几个人摆桌赌博,就和这公司与他没一点关系。
  臧琳问我鸣翠那边的事怎么样了,我叹了口气告诉她,“哎,已经病了,与静心那时症状一样!”
  小虹吃惊的问,“仓哥,是不是你又要陪着出国了?带上我呗!”

  我笑了笑,“这次我不去,是静心陪鸣翠去美国。”
  我让臧琳把近期那些预约计划拿来我看,一看这么多预约的人等着我,而其中有几个预约计划写着已经完成,我问臧琳是怎么回事?
  臧琳笑着说,有些人由于着急,她就给疏导了。
  看来臧琳的水平已经很厉害了,我不住的夸奖臧琳,她听了后脸都红了。

  小虹笑着说,有些来疏导的男人不怀好意,很色的,但都让臧琳制服了。
  第二天我还在睡梦中,就被很响的敲门声震醒了,我骂道,“这是谁呀!一大早就来砸门!”
  臧琳去了开房门,只听门口人说,“这是林雨仓家吗?”臧琳点点头,他们亮完证件后,就进来了。
  我还没穿上衣服,就被来人带上手铐带走了,臧琳着急的追了下去喊着,“这是怎么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G市公丨安丨人员。我想他们迟早会来的,因为袁凯早已报案了。
  我回头对臧琳说,“没事的!回家吧!”
  刚说完,我就被这几个便衣丨警丨察推搡着下楼了。
  上了G市公丨安丨来的汽车,我在想如何与他们说,既然他们已经调取了我当时的监控视频,我想抵赖也不行。

  但我此时最为担心的是静心与鸣翠是否已经办完签证,如果办不完的话,那静心也会被带走的。
  我在去G市的车上,大脑开始时一片空白,我突然感到了一丝绝望,那丝绝望是来于袁凯给予我的压力。
  我明白,如果袁凯疏通公丨安丨部门,我会彻底葬送在他的手里。
  我默默地祈祷,不要出现那种情况,希望公丨安丨部门能够公正审理。
  到达G市郊区的一个看守所后,我便接受了审讯,那个微胖的丨警丨察问我,是不是把鸣翠从医院背走了。
  我点点头,他又问我为什么把鸣翠带走,我就把自己与鸣翠的关系说了一遍,然后把我的怀疑点告诉他们,并说如果能把鸣翠家里的那些毒物化验出来,一切都会明了的。
  “你知道这是违背人的意志吗?”另外一个丨警丨察问我。
  “我当然明白,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我如果不带鸣翠出来,那她就会被人害死!”我向两名丨警丨察解释说。
  “真是笑话!哪来的危险,你分明是有别的企图吧?”微胖丨警丨察冷笑着说。
  别的企图?我比窦娥还冤呢,我能有什么企图,我为了鸣翠家的事,操碎了心,付出那么大精力,没想到却得来这样的结果。
  我向丨警丨察保证,绝对没有任何的企图,如果他们不信可以去问静心与苏小慧。
  这关键时刻,必须有人给我作证,否则袁凯告我一个劫持,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想到丨警丨察却对我说,我背走鸣翠居然是为了她的财产,我想这些话一定是袁凯提前告诉他们的,想到这里我就恨恨袁凯,真想把这个小子碎尸万段。
  第一轮审讯后,丨警丨察从我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明人不做暗事,我怎么想的,我就要怎么说,我想公理一定站在我这边。
  第二轮审讯又选择在半夜,丨警丨察问我的话题更多了。
  当时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通过他们的问话,我隐隐感觉到,可能静心也被关了进来,那鸣翠怎么办呢?我想有苏小慧在那边应该没什么事。
  在看守所已经一周时间了,我每天都在想,我可能也要面临着危险,如果袁凯一口咬定我,那我真可能就被定罪了。
  但这天快到中午时,我被人叫着,“林雨仓,出来一下!”
  日期:2017-01-29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