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9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红桃k的心一下子提了进来,这不用问,肯定是范年来了。
  果然,快刀老六转身出门,片刻带了范年进来,范年外面套了件大翻领的呢大衣,其时也就剩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天气已经寒冷了下来,在外面行走,确实是需要厚点的衣服了,但室内都还好,一般都有煤球炉子之类的东西,当然,年轻人都还是套件夹克就到处溜达,比如楚震东兄弟几个,入秋就穿夹克,到现在还是夹克!
  这里插一个我至今想不明白的疑问,根据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泽城还算满冷的,在我的记忆里,一般年前都会下一场大雪,记忆最深的是一次早晨一开门,大雪直接将门堵了一半,上学的时候,那寒风吹脖子里,浑身上下都冒凉气,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都不知道冷字怎么写一样,大冬天的也就一件厚实点的衣服,顶多里面加一件手工的毛衣,一个冬天也就过去了。
  可现在到了远远比泽城温暖的南方,一到冬天里面保暖内衣加羊毛衫,外面套着羽绒服,穿的胳膊腿都伸不直了,还冻跟鬼样,不知道究竟是天气变的梗冷了?还是人变的娇贵了?

  总之,在当时,呢大衣已经算是非常高端的衣服了,一件得好大几十块,一般人穿不起,只有在有点级别的干部身上,或者万元户的身上,才会发现一件,范年穿这个,在混子中相对算稀罕的。
  不过他里面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绸缎的衣服,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一排的布纽扣,到领子口处少了一个,平时大家也不会注意,但在今天,却异常的明显。
  范年也是走血霉运,他本来就是孤家寡人一个,父母死的早,他又是大混子,混子在那个时候,是个贬义词,和流氓差不多,别看人前威风,实际上没有哪个正经女人愿意跟他,至今光棍汉子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拿刀行,拿针线可不咋的,而且少的一个纽扣又是在领口,穿这种衣服的,根本就没有扣到领口的,所以范年也没在意,就这么一直缺着。
  他哪里会想到,就因为这一个纽扣,会背上这么大一口黑锅呢!

  所以他一进门根本就没察觉到大家的眼神全都盯在他缺少的那颗扣子上,对几位老大分别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目光就看向了红桃k,横窝疯狗死了这么大的事,却将自己叫来了,传话的快刀老六还指明让自己穿这件黑色绸缎的衣服来,说是红桃k交代的,他也闹不清楚咋回事,得先看一下红桃k的眼色。
  范年毕竟也是老江湖了,这一看,顿时就发现事情可能有点不妙了,红桃k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说白了就四个字,能跑快跑!
  可范年也不知道咋回事啊!横窝疯狗死了又不关自己的事,自己跑哪门子?当下就问道:“K爷,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红桃k顿时叹息了一声,刚想说话,朱思雨就笑道:“K老大,你要是不介意,能不能让我这个苦主先问两句。”这话说的,分明不想让红桃k开口了,免得红桃k用话提点范年。
  说完也不等红桃k答应,就直接问道:“范年,我问件事,你衣服的扣子怎么少了一个?”
  范年一愣,心想我衣服上扣子少不少关你屁事!但可不敢这样说出来,当下就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少了一个,或许是掉了吧!”

  朱思雨一听,脸上一丝表情都不露,继续不显山不露水的问道:“那你昨夜,去了什么地方?”
  范年又不傻,朱思雨这么一问,他立即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横窝疯狗尸体,顿时急道:“朱老大,话可不能乱说,横窝疯狗的死,和我半点关系也扯不上。”
  朱思雨微微一笑,说道:“前一段时间,横窝疯狗在城东的赌场,赢了你一大笔钱,是真的吧?”
  范年一点头道:“是真的,不过那是横窝疯狗耍赖,他一开始是输的,输急眼了,就将刀子掏出来了,往牌九桌上一丢,直接放了狠话,谁的点子再比他的大,他他妈就直接拿刀捅人,这样谁还敢赢?拿到至尊宝也不敢开牌啊!其余几位耍钱的想走还不行,我当时不在赌场,等我听到消息赶回去的时候,他已经将一桌子的钱都赢了过去。”
  “我承认,当时我冲了点,可这也不能全怪我,我是替k爷做事的,都像他那样,赌场还怎么开?谁还去耍钱?所以我们两就闹了起来,但当时也没动手啊!只不过顶了两句嘴,随即横窝疯狗就要和我赌一把,什么规矩都不讲,直接摸一张牌比大小,他输了钱留下走人,赢了钱翻倍。”
  “我也想赶紧让他走人,就赌了,结果手气不好,摸了个板凳,就四点,他摸了个长三,六点赢了我,我愿赌服输,一分钱没少他的,他钱一拿就走了,是!我当时为了面子,说了两句狠话,可我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就要了横窝疯狗的命吧!”
  朱思雨微微一笑道:“嗯,这事确实不大,横窝疯狗现在被人宰了,凡是和他有过节的,都叫过来问问而已,你别太放在心上,将昨夜你去了哪,有谁可以为你作证,一说就行了。”
  范年一听,心里就嘀咕了,送礼这事肯定不能讲,可除了这事,也确实找不出人可以为自己作证的,当下干脆将心一横,说道:“我哪都没去,昨夜不舒服,在家睡觉了,我在自己家睡觉的,哪有个证人。”
  这话一出口,范年这口黑锅,几乎就背定了!前面红桃k说是他派出去做事了,他却说睡觉了,这就说两叉去了,这就让几个老狐狸逮住了借口。

  朱思雨当下就一点头道:“这倒确实,我们也不能因为你在家睡觉没有证人,就指定你是杀了横窝疯狗的凶手,不过,你看看这颗纽扣,是不是你的?”
  她这一说话,快刀老五手一翻就将纽扣亮了出来,往前走了两步,往范年领子上一比划,完全对得上。这纽扣就是范年衣服上的,当初赵大宝从他领子上用刀片切下来的,自然一模一样。
  朱思雨笑了,一转头对红桃K道:“K老大,你觉得,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范年则有点懵,诧异道:“这就是我衣服上的扣上,我这衣服是定制的,这扣子买不到,是那裁缝自己做的,用完就没了,再单独让人做一个扣子还挺麻烦,所以事后我也没去补,怎么会在老五的手里?”
  他这一说,等于自己将黑锅往头上扣死了,王波、码头宋、赖皮老李一起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马蛮子的眉头则是一皱,而红桃k则怒道:“好好想想,你这衣服还有谁经过手?”

  朱思雨笑道:“K老大,现在才想不觉得晚了点吗?”
  范年更是一头雾水,一颗扣子而已,至于吗?当下就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快刀老五则冷声道:“范年,装的挺像啊!这颗扣子,是在横窝疯狗嘴里找到的,你倒是给我们说说,这扣子是怎么掉到横窝疯狗嘴里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