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如同别人看我像是开挂一般,我也觉得这些冥狼没有扎好根基,就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是开挂。
  不过开挂与开挂,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冥狼的出现,让所有的修行者都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再加上朝堂之上的强势,以及种种的迹象,仔细想一想,如果外敌的威胁不在了,我们这帮人,会不会就落得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呢?
  不敢想……
  好在那三头犬的尸体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挥发得很快,刚刚看着还这么大一坨,结果转眼之间,化作了灰烬去。
  那位冥狼中校终究还是扑了一个空。
  一个戴眼镜、穿着白大褂的老头气冲冲地跑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对我们说道:“那是什么?那可是地狱三头犬啊,那可是传说中的神物啊,你们怎么一点儿纪律性都没有啊?如果刚才能够对它有一点儿保护的话,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瞧见他那痛心疾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瞧见我笑了,老头更是气愤,怒气冲冲地说道:“我说你这个同志,怎么一点儿意识都没有呢?你、你……”
  他还待张口痛斥,布鱼赶了过来,将他给拦下,然后对着脸色已经转冷的我们道歉:“抱歉,抱歉。”
  老头并不觉得,还待喷人,我则冷冷地说道:“这位大爷,我可不是你们的同志。”
  啊?

  老头顿时就是一肚子火,刚要发作,布鱼赶忙拦住他,连哄带劝地带到了远处去。
  没多一会儿,布鱼转头回来,一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蒙教授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没有别的坏心,只是不太了解人情世故,一心都放在科学研究上……”
  屈胖三皱眉说道:“梦教授?他到底干嘛的?”
  没有等布鱼说起,旁边的杂毛小道就说道:“著名的中科院院士,冥狼部队的创始人之一,这个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冥狼部队的创始人?

  听到这头衔,我们顿时就明白了老头儿的口气为何会这么大。
  话题打住,我们这边跟布鱼汇报了当前的情况,说明天的话,我们就能够在这些牛头阴卒的帮助下,将那些四处游荡的阴魂给召集到一块儿来,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被凿开的通道在哪里。
  布鱼说这件事情专案组已经召集了全国各地的高手过来,包括民顾委的文夫子,也来了几位,今天应该就会有结果出来。
  等布鱼等人去忙别的事情了,我们这个小圈子的人又聚拢到了一块儿来。
  杂毛小道低声说道:“大人,你真的确定那人是黄菲?”

  屈胖三说你们觉得我在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我说不,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别说那三头犬到底有多么恐怖和厉害,单说你,能够让你吃了暗亏的主儿,这世间还真的不多,黄菲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呢?反正我是想不通。
  屈胖三冷笑,说你们可是忘了一个人。
  杂毛小道说谁?
  屈胖三说道:“三十四层剑主!”
  当屈胖三说出这一个名字来的时候,我们都集体沉默了。
  有过与那些剑主交手的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倘若说还有谁能够批量性制造顶尖高手的话,三十四层剑主简直就是舍我其谁,尽管黄菲在我们的眼里,一直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但如果这里面多了三十四层剑主的搀和,所有的不可能就都消失了。
  我们陷入了沉默之中,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回头看向了杂毛小道,问道:“小毒物,什么时候回来?”

  杂毛小道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今天去一趟天罗秘境,问一问他的意见。
  黄菲是陆左的前女友,而且两人之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感情在的,现如今黄菲站了出来,我们必须尊重陆左的意见。
  对于杂毛小道的表态,我们都没有意见,唯独一个人有点儿意外。
  那人便是洛小北。
  她问陆左怎么了,他现在在哪里?

  我们都没有回话,瞧见我们这态度,洛小北立刻就撂了挑子,说行吧,你们既然把我当做外人,那你们就自己玩儿吧,我回家了。
  她说完这话,准备离开,我赶忙上前,把她拉住,苦笑着说道:“怎么好好的,就说这种丧气话?”
  洛小北此刻的位置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了她,我们就不能够与牛头阴卒进行沟通。
  如果没有了沟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难处理。
  洛小北大闹一番,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帮忙。
  不过她的条件,是让总局那边撤销对她的通缉令,这事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具体看怎么操作,反正都是布鱼那边去沟通协调,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参与。

  离开了泰山,我们将杂毛小道送到了天罗秘境,然后将他的身体带回临时驻地存放起来,并且由两个随行的茅山弟子帮忙照顾。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会议室这里,太阳落山的那一刻,先将那一位与洛小北沟通的牛头阴卒唤了出来。
  再一次地谈判,最终牛头阴卒答应帮忙收拢阴魂,但对于回路,却提出了疑问。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瞎子。
  这位瞎子姓洛,是民顾委的高层,一对眼睛满是伤疤和空洞,戴着墨镜,告诉我们,在泰山西麓的彩石溪一带,有两界连接的痕迹,如果将阴魂赶往那里,然后在深入研究,应该能够重新开启两界的通道。
  实在不行,再组织人超度,想来也是可以的。
  大约谈过之后,大楼前的院子里,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牛头阴卒来,这些人将由我们带着,前往各个阴魂无数的山头野地,去那里收拢阴魂,然后将它们赶到彩石溪来。

  这种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但跟它们之前的工作很像,只不过一边是黄泉道,一边是阳世而已。
  不过因为地点十分分散,使得有关部门这边的工作难度很大,需要跟各个部门协调,到最后的收尾工作,也有着许多的要求。
  所以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几个部门从邻近几省抽掉了大量的工作人员过来。
  不过越是如此,上面越是谨慎。
  很明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佛爷的这举动,分明还是在声东击西,希望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这里来,而越是如此,其他地方的动作想必也会即将到来。

  这才是最恐怖的。
  而且更让我们几个人暗自心惊的,是我们现在基本上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连敌人的影子都摸不到。
  这事儿才真的让人头疼。
  商讨之后,开始出发了,我经过分配,被派往东平县,那边有一个湖,湖上面鬼影重重,需要有部分人手过去驱赶,免得到时候闹得不可开交。
  与我一起出发的,有差不多一个小队,总共十来人,而分配下来的牛头阴卒,则有四头。
  我们是乘车前往的,一路高速,抵达地方的时候,也有专业做事的人,用不着我来操心太多。

  我只需要在这儿坐镇,避免出现什么意外就好。
  日期:2017-05-2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