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9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继续道:“地产业在中国之所以高烧不退,不是购房者的热情狂热,也不是他们迫切需要住房,你应该把购房者的需求区别对待。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过是富人阶层联手炒房愚弄中底下阶层而已。如果你掌握了这一点,清库存并非难事,但需要你开动脑筋,把联手坐庄捂热,寻求更优质的合作伙伴进场,通过一系列手段冲破楼价防线,把卖房变成囤房,把垃圾股变成绩优股,到时候你就成功了。”

  我有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大概能明白意思。她这是在给我出谋划策,至于能不能理解和领会,就看我的悟性了。
  就在这时,乔菲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迅速把手机藏到身后,紧接着一连串如同机关枪似的日语,尽管我听不懂,但能听出语气,那男的在批评她。
  我干着急没用,等着一问究竟,谁知她挂断了视频,给我留下太多的牵挂和担心。
  匆忙结束了短暂的通话,我心里既开心又忧伤。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都来不及说声再见。
  虽然脸上受了伤,可我异常幸福,得到了很多意外不到。
  打开门和窗户,一阵凉爽的风吹来,我躺在库上看着乔菲的照片痴痴发呆。
  你何时才会回来,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思念之际,我写下了第五封信。

  中午时分,我几乎在同一时间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叶雯雯的,说她今天晚上的飞机,明天早上八点到上海浦东机场,十点转机到云阳机场。只告诉我这些,但我能明白希望能去接她。
  另一个电话是王熙雨打来的,同样是明天上午十点,她要坐飞机去京城,前往日本大阪旅行。约我晚上去她家吃饭,顺便交代下关于妞妞的事。
  时间就这么凑巧,机缘就这么巧合。我和王熙雨从客户到朋友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却被一次相亲打破了这种突破友谊的界限。我对她有好感,但仅仅停留在好感上,除此之外,别无他念。可既然答应了替她照顾年迈的哈士奇,我必须履行诺言。
  下午我没去上班,在家里养伤顺便看了会书,心里还挂念着乔菲父亲的事。这事急不得,先了解情况再说。
  快到七点时,王熙雨又打来了电话,我只好穿戴衣服下楼准备前往。
  下了楼,父亲不在家,而方佳佳一个人坐在小院里葡萄架下发呆。我好奇地走过去在眼前晃了晃道:“你在想什么呢?”
  方佳佳回过神坐起来道:“我想今晚去一趟永安村,再去找乔敏霞谈一谈。”
  “拉倒吧,没看到她情绪很激动吗,到时候别再伤了你。这样吧,后天是周末,到时候咱俩一起去。”
  方佳佳固执地道:“今晚我一定要去,而且要住下来。我是女人,她也是女人,沟通起来相对方便。”
  我看着她半天道:“非去不可吗?”

  “嗯。”
  “那我陪你去。”
  “不用,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能借你的车用用吗?”
  我担心地道:“你一个人能行吗?”
  “相信我。”

  看到她坚定的眼神,我没再坚持,把车钥匙丢给她道:“那你路上慢点,要是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咧,放心吧。”
  “对了,我们早上去有点太鲁莽了,去的时候给她买点东西。”
  “知道啦。”说完,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跑进来道:“你是不是要出去,要不我送你?”
  “不必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那行,我走了啊。”
  “路上慢……”还没说完,她已经不见人影了。
  等方佳佳走后,我打了辆出租车来到锦绣花园。进大门时保安如同审犯人似的询问了半天,最终还是打电话给王熙雨才算放行。上次进来时不闻不问,怎么这次这么多事,难道是因为我脸上的伤疤?
  上了楼,我正准备敲门时,想起王熙雨那天给我录了指纹。尝试着放上去,咔嚓,门开了。还不等我进门,哈士奇飞一般冲了过来,冲着我哇哇喊叫。
  王熙雨闻讯过来,看到是我,惊讶地张大嘴巴道:“你脸上怎么了?”

  我就知道她会问,遮挡着伤口含含糊糊道:“不小心撞了下,能让妞妞放我进去吗?”
  王熙雨摸了摸狗头,指着我道:“妞妞,这是你徐叔叔,也是你的主人,这段时间就由他来照顾你,好吗?”
  哈士奇就像听得懂人话似的,乖乖地卧在那里,冲着我摇摆尾巴。
  我笑着道:“还叔叔,我叫它爷爷还差不多。”
  王熙雨眨动明亮的眸子嘟嘴道:“它是我儿子啊,当然要叫你叔叔了。”
  “那也不应该叫叔叔,要叫伯伯。”
  王熙雨咯咯地笑了起来,道:“别在外面站着啊,快进屋。”

  进了家门,王熙雨像上次一样取出烟和烟灰缸,倒了杯水道:“你先休息一下,饭菜马上就好。”
  “你还会做饭?”
  “当然了,我做饭可是一绝啊,待会你就知道了。抽烟啊,别客气,在这里就和在你家一样的,我去做饭了。”
  王熙雨一个温婉微笑,转身优雅地进了厨房。她个头虽不高,但身材匀称,再搭配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元气和活力。
  今天她穿了一件提臀短裤,性感而妩媚,要不是哈士奇卧在我身边,估计要多看几眼。
  它看着我不停地摇晃尾巴,过了会儿居然把头靠在腿上不停地蹭,这是友好的表现。我对狗一直有荫影,试探地摸着它的头,乖顺地低吟起来。
  厨房飘来阵阵香气,不由得勾起我的味蕾。我好奇地走过去,看到她有模有样的炒着菜。看到这一幕,我居然产生幻觉,把她幻想成我的妻子,这不是我一直梦中的生活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晚上老是做奇奇怪怪的梦。有个女人出现在我家里,和我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起在餐桌上吃饭,一起在河边散步,一起在库上聊情话……可我看不清那女人的相貌,一直很模糊,我努力把她幻想成乔菲,可又觉得不是她。难道是眼前的她?
  王熙雨察觉到背后有人,转身笑着道:“看我干嘛,你去休息啊,厨房油烟大,别弄脏你。”
  回到现实中,我努力忘掉刚才的龌蹉想法,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饭的?”
  “很小很小的时候,因为我爸妈工作忙,家里经常就我一人,慢慢地就学会了。”

  “哦,你爸妈工作很忙吗?”
  她眼神里闪现一丝失落,叹了口气道:“我爸以前一直在基层工作,经常不回家,很少管我。等他调回来时我已经上大学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很少。我妈是高中老师,工作也特别忙,晚上上晚自习,常常等她回来我已经睡着了,第二天的睁眼的时候她已经上班了。所以,我从小就很自立,做饭洗衣服样样津通,看不出来吧?”
  没想到她的成长环境令人心酸,相比起我的童年不知差多少。点点头道:“女人还是自立一些好,不依不靠,不等不盼,这样才活得最津彩,对吧。”
  她莞尔一笑道:“对,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啊。一个人生活过得挺自在,他们各忙各的,我忙我的,互不干涉。”
  我回头看看蹲在旁边的哈士奇,似乎能明白她为什么对它如此依赖,狗就是她全部的童年。道:“所以你不喜欢按部就班活着,想靠着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