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0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克嘴角各种抽搐,头一次发现小少爷这么鬼精,什么都会说。
  薄夜渊眼神里倒是风雨欲来的可怕,不是跟着小子谈好了,使用苦肉计——
  说黎七羽如果不来接他,他要从今天开始绝食不吃不喝,再装弱小装病么?
  小天赐虽然做得八九不离十,却暗戳戳地又把薄夜渊坑了一把!

  “老子叫你说的话,你说知道!”薄夜渊恨不得一把揪起他当飞盘甩出去。
  妈~的,答应的时候小鸡啄米地点头,拼命说叽道叽道,转眼当着他的面都敢坑他,背着他还不知道胡说什么!
  小天赐瑟瑟地瞅了薄夜渊一眼:“都素粑粑教我说的。”
  “放你狗一屁!我教你说我虐待你了?”
  “这样会更可怜一点。粑粑让小天空装可怜。”小天赐瘪着嘴,他还委屈了!“有个后妈妈,书都说恶毒!”
  童话故事里……难道都是骗人的?不是都说有个后妈会更凄惨么!
  薄夜渊拳头咯响,雷克已经把小包子搂在怀里,充当和事老:“少爷,至少结果是异求同,黎小姐说会来接小少爷,那她暂时不会离开滨城,肯定还会回来。”
  小天赐往雷克的怀里一靠,撇嘴说:“可素……七七还没来,宝宝要饿死了……”
  薄夜渊眉头一挑,冷凝道:“给饭,管饱!”
  “马去准备小少爷爱吃的,尽快送过来!”雷克吩咐佣人。
  小天赐搭搭眼:“七七还没来,宝宝被吓死了……”
  “你再叽歪,我他~妈揍死你!”
  “七七还没来,宝宝被揍死了……”
  薄夜渊:“……”
  给他两个屁,他还真横起来了。
  黎七羽痛得心脏绞痛,脑海光怪陆离地晃过很多记忆……
  她和薄夜渊在海面和海豚双人舞,她把他塞进笨熊布偶里丢到南极,风雪他躺在企鹅军团孵蛋。
  她怀了宝宝,她布置了盛大的生日场地,可孩子在教堂前的广场夭折。
  一帧一帧的画面在她的脑海浮动,像是打碎的玻璃,拼不完整。
  她又看到北堂枫的薄情,他身边美女环绕,北堂山庄有无数的后宫团。
  黎七羽的头部仿佛要爆炸了,心口也疼。

  意识模糊,一只手按着她的人,她微微眯着点眼缝儿,好像看到薄夜渊英俊的脸,但那邪俊的五官又糅合成北堂枫。
  黎七羽微张了唇:“枫……”
  一颗药丸塞进她嘴里,男人的大手扼住她的虎口,熟悉低醇的嗓音传来:“七羽,吞咽。”
  黎七羽艰涩地吞下药,他又喂了点矿泉水。
  心脏像被尖锐的荆棘扎进去了,她痛得眩晕,但能清楚她现在还在车里。
  北堂枫将她抱出去,路边停着几架新型直升机,几排保镖守站在出口。

  凌燃也在,清秀的眉蹩起:“少主,无大碍的,只是心脏病发作。”
  北堂枫凝视怀里的女人,她这几天玩得脱行了,药也忘记吃……
  医生说她的心脏恢复得很好,只要再服用两年的药物,彻底愈合以后终身都不需要再吃药,和正常人无意。
  装回她自己的心脏,百分百匹配,所以她将会是首例心脏病根治的患者。
  该死,如果不是她瞎折腾自己的身体……
  北堂枫眼神深谙,真怕在她彻底恢复正常人之前,会把心脏折磨出毛病。

  “把她送去市医院。”他要交出她。
  黎七羽靠在他胸口,突然清醒,魇丽的唇瓣诡异地挽起:“我知道是你……我已经看到你了……要把我送去哪?”
  “……”
  “既然你跟着我回了滨城,我们是不是该谈谈心……嗯?”
  黎七羽醒来睁开眼,在一个华丽的病房。
  干净先进的医药设备,为了缓解她的痛,让她睡得舒服一点,她在昏迷给她吸着氧气。

  她坐起来,摘下氧气罩,床边置放的心电仪她的心跳很平稳。
  除了医药设备整个房间豪华得和别墅一样……
  这应该是私立贵族医务楼。
  黎七羽的心脏贴着测试仪,她撕下来,也拔掉了输液针头。
  立刻有小护士推门而入,端着医药托盘道:“你醒了?怎么把针拔了,你营养不良,应该再输两瓶药。”
  “我要见北堂枫。”

  “我不明白?”
  “你的主人,”黎七羽挑唇,慵懒地说道,“我知道他一直在跟着我,他什么都知道。”
  她嘴角带着笑,心却疼痛万分。
  如果北堂枫没有一直跟着她,怎么会在她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及时赶来她身边!

  她以为她这次离家出走逃得无声无息,他看到她失踪后,要狠狠地担心一把了。
  她太天真了,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可为什么他什么也不说,她跟薄夜渊和小天空相处的时候,他宁愿在暗处看着么?
  黎七羽怀疑地环视整个房间:“枫,我知道你现在在看着我……”
  小护士走过来道:“昨天有人打急救车,我们去郊外把你带过来的,没有别人。”

  黎七羽不理会,只是低声笑了道:“为什么要藏起来,那么不能见人么?我想要你担心我,你有担心过我么?”
  如果没有担心,他怎么会寸步不离跟着来滨城。
  可如果真的在意她,为什么又任由她任性……
  黎七羽真的不懂他,爱她为什么不肯娶她!
  “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别碰我!”黎七羽奋起推开小护士,下床,双腿发虚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她没有忘记昏迷见过谁,当然也没有忘记昏迷梦到的那些记忆碎片。其实她好多次梦到以前的片段,只是打碎了串联不起来,都是画面,像一部电影的片头曲……
  黎七羽像一个旁观者置身事外,不知道故事的剧情。

  推开露台门,有微风吹起她的长裙,她单手一撑坐高台,双腿悬空放了出去。
  小护士原本不知道黎七羽想要干什么,见她有此动作,脸色变了:“黎小姐,你千万不能乱来……”
  “枫,我只给你十分钟,出现吧。”黎七羽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异地笑道,“你知道的,我的性格倔起来谁也管不住。”
  她知道他能听见,也知道……他看到她遭遇危险,会第一时间赶来。
  她一点也不担心,欣赏着蓝天碧云的景致,小护士吓坏了连连安慰她,却不敢靠近,怕她真的想不开出了意外。
  黎七羽眯起眼,十分钟不到,听到门被一股狂力撞开……
  她抬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嘴角笑了,却是苦涩。

  北堂枫的长靴叩着地面,他的脚步声她听了二年多,每一步都踩在她心。
  “够了,站在那里,别再往前了。”黎七羽背对着,裙子被风吹得微微臌胀,发丝轻盈。
  他站在露台门口。
  不用回头,他危险邪俊的气息,像黑暗的地狱磁场覆盖,无所不在地笼罩。

  黎七羽牵动嘴角问:“什么时候娶我?”
  “……”
  “还是,你真的想要我嫁给别人?”黎七羽心脏抽紧,“你不怕我飞得远了,跟那个薄先生旧情复燃,跟他在一起后,甩了不要你么?”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