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那你现在过来是什么意思?也是局里面的安排。”
  齐语兰说:“不,这是我个人的意思,我过来一是送你,而是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说实话,我心里多少有点怨气,我不是个傲娇的人,但是被这么欺瞒,我心里很不爽,刚才情况多危机啊!我真的以为我要完蛋了,就算小王那枪口对着我,我也没有那么绝望过,毕竟我得罪了曾茂才,他可怕的手段,我清清楚楚。
  不仅我逃不出五指山,白子惠也跟着受牵连,当时我想的是我豁出去了,干!
  后来发现,一切都是演的,就是个局。
  庆幸之余,有些不是滋味。
  怪自己不够聪明看不出来,也有些埋怨这些人非要跟我玩这套干什么。
  可齐语兰说了一声对不起,我又觉得不好意思,最近她也挺累的,脸上带着疲惫。多漂亮一个女人,本来可以画着精致的妆,安安静静的坐办公室,没事看看书逛逛淘宝,找个男人,生活不愁,可是齐语兰偏要活出另外一个样子。风吹日晒,没有安生日子,也挺苦的,我都替她苦。

  且不说容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就值得尊敬。
  这一声对不起,让我后悔了,我觉得自己心思太重了。
  “齐警官,你快别这么说了,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帮了我那么多,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你这么说,不是打我脸呢吗?”
  齐语兰笑笑,说:“叫我语兰吧,别太生分了,说起来咱们也有革命情谊了,今天晚上把你吓坏了吧。”
  我点点头,说:“确实,因为实在没想到曾茂才是你的上司老鬼。”
  齐语兰也没开车,看她的意思是想多跟我聊聊。这夜色,跟美女聊天也挺好。
  我有了白子惠,但是跟齐语兰确实有情谊,那是感觉不像男女之情,更像是在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齐语兰表情变得认真,她说:“董宁,我跟你说对不起不仅仅今天的事,是为你的人生跟你说声抱歉,因为我们的关系,你的人生发生了改变,这是一个危险的职业,我把你拉下了水,我是为了这个说抱歉,真的。”

  齐语兰的话让我动容。
  为了改变我的人生说抱歉,真是暖心的话语。
  莫名的鼻子有些酸楚。
  我是什么人,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有一份工作,一个家,可是某一天起,全变了,过着平淡生活的我,仿佛坐上了过山车,接触人和事都不在平淡,好似曲折的线。
  有齐语兰的原因吗?
  我承认有。
  没有她的干预,我可能早就被玩死了,被李国明和关珊联手玩死了。
  所以,齐语兰,我从来没有怪你。反而要谢谢你,因为你的关系,我才幸运的活着,况且,人生被改变,是我获得能力那一天,那才是我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根本原因。
  “我从来没有怪你。真的,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因为你的原因,托你的福,我现在还完好无损着,危险和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都有了抵抗力,算起来,我大概已死过几次了,不要跟我说抱歉,好吗?”

  齐语兰点头笑了笑,说:“好,不过。你的变化还真是不小。”
  我说:“外貌吗?”
  齐语兰说:“变帅了许多,或许可以说有味道了许多。”
  我说:“谢谢你夸我。”
  齐语兰低下了头,又迅速抬起,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的齐语兰脆弱了很多,在我眼里,齐警官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跟白子惠一样,是强硬派,有手段有能力。
  “我还想跟你说一件事情。”
  我说:“请说。”
  齐语兰望向了车外,说:“我想跟你说说聂仇的事。”
  小王的事,我还是挺感兴趣的,毕竟他是我梦魇,是无所不在的黑影。

  我静静等待,齐语兰开口。
  “聂仇原本是个很开朗的人,能力也出众,本来有很好的前途,可有一件事改变了他。”
  齐语兰的话让人挺好奇的。
  我说:“你继续,发生了什么事?”
  齐语兰说:“聂仇有个妹妹,被人糟蹋了,跳楼自杀,十九岁,聂仇的爸爸有心脏病,出了这事,病发,也去了,聂仇不清楚这件事,他在封闭基训。等他出来,爸爸和妹妹都死了,聂仇的妈妈怪聂仇,如果他在,不会出这种事,天天闹,没多久。聂仇的妈妈疯了,犯事是领导的孩子,来头很大,走法律程序,没几天被放出来了,无罪,因为那个孩子有证人。证明聂仇的妹妹是自愿的,并且还污蔑聂仇的妹妹行为不检点。”

  “没多久,便传来聂仇死亡的消息,只是我当时不知道,他不是死了,而是人间蒸发,最近我又查了查,那个领导一家出了事,各种事故,不是死了就是残了,我想聂仇他报了仇,你知道吗?我翻阅资料,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聂仇妹妹的案子是李国明经手的。”
  不用继续往下说了,我大致明白了。
  怪不得小王那么阴郁和疯狂,原来他经历了这种事。
  怪不得他对李依然穷追不舍,是因为李国明的关系,李国明肯定在办案中动了手脚,所以小王杀了回来,不仅仅要李国明的命,或许还要李依然的命,因为他已经疯了。
  说起来,李国明也是一条狗,是利益集团放出来的狗,小王为了报仇,所以也成为利益集团的一条狗。

  案子审理的时候,聂仇不在,审完。聂仇回来,无力回天,走了极端,伪造死亡,然后杀了回来,杀死仇人,潜伏在李国明身边。亲眼看着李国明跳下楼,小王已经很满足吧。
  不行,不能往下想了,越想越代入小王的角色中,心寒。
  齐语兰说:“董宁,你别多想,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这事的来龙去脉,聂仇他的行为是不对的,他已经疯了,但是,这个社会逼他疯的,其情可怜,其罪当诛,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
  我笑了一下,说:“我真没多想,我挺好奇的,为什么小王一直这个样子,现在我都明白了,我要谢谢你。”
  回家的路上,莫名的沉默。心已经静下来,只是很寒,越回味越寒,小王,不,是聂仇,他的形象无比的清晰。少年得意,鲜衣怒马,出众的人物,却躲不开世俗的权利,命运的安排,让他偏离人生轨道。
  美好永远只存在于新闻联播中啊!
  下车,微笑挥手告别,看齐语兰的车渐行渐远,我进了小区,抬头望,灯亮着,白子惠她在等着我吧。
  进入电梯,身边站着一对夫妻和背着书包的孩子,妈妈问孩子今天上课的状况。爸爸在一旁温和的笑着。

  这是生活,平静的生活。
  看着,竟然有些羡慕。
  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选哪一种?
  平静的?

  刺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