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483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远的地方,几个特种兵直接摔了下来,很痛,但他们内心却彻底懵了。
  前天受了枪伤还能抵挡老大的铁拳?
  老天爷,来来来,打个雷玩玩,劈死这货吧!
  赵小宁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是,谁他娘能想到他现在还有伤在身?
  有伤在身就完爆孤狼,如果全盛时期得有多强啊?
  这货是妖孽,他压根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他活在这世上就是对所有人的讽刺和打击啊!
  孤狼很受伤,虽然赵小宁说话的声音很小,但他听力惊人,自然而然听到了刚才那句话。本身被打败就很憋屈了,如今更是憋屈的想哭。
  “你们几个小崽子滚蛋吧,好好修整三天赶紧滚回兽团。”林老爷子发出洪亮的笑声。他知道这些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这几天都紧绷着神经,如今警报已经解除,也没必要让他们待在这边了。
  听说有三天假期,那些特种兵都露出意外的惊喜。要知道大多时候他们都会穿着衣服睡觉,假期更是不敢奢望。就算有一天假期也不能离开团队一百里的距离,因为一旦有任务会随时归队。好吧,不是一旦,是每次他们休假的时候都会有任务。
  如今就不一样了,林老爷子给他们三天假期,谁敢把他们调回去?

  “今天的事不能说出去,一个字都不能说,懂?”一些人离开林家大宅,孤狼向着手底下一群兄弟道。今天的事太丢人了,绝逼不能说出去。
  “就算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啊!”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笑道。
  孤狼愣了下,随即苦笑道:“你还别说,这话真的没毛病。行了,都散了吧,三天后团队集合。”
  “哈哈,总算有假期了,说什么也得出去潇洒潇洒。”
  “老大,大保健你去吗?”
  “滚犊子,不知道老子喜欢双管齐下吗?我这手现在已然不能动了啊!”孤狼想哭。
  ******
  “表哥,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到的事吗?”一辆出租车上,林依云满是好奇的看着赵小宁,美眸中写满崇拜的目光。他不仅身手过人,医术和风水上也都有惊人的造诣,别说京城那些同龄的纨绔子弟,就算是业内那些被人称之为大师的人们也都比不过他啊。

  赵小宁想了想,严肃的说:“有。”
  “什么?”林依云迫不及待的问。
  “我不会生孩子啊。”赵小宁理所应当的说。
  “能不能要点脸啊?”林依云瞥了他一眼。
  “我说的是实话啊!咋就不要脸了?”
  一路说笑,最终兄妹俩来到了潘家园。
  今天是礼拜天,潘家园里很热闹,这让赵小宁有种过年的时候去镇子上赶大集一样的感觉。
  潘家园是国内最大的旧货市场,位于三环以内,占地面积4.85万平方米。主要经营各种古玩,仿古家具,文房四宝,古籍字画,旧书刊,玛瑙玉翠,陶瓷,中外钱币,竹木骨雕,佛教信物种种。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
  进入潘家园后,赵小宁和林依云直接进入杂项区域,因为要想购买好的法器只能来这里了。

  琳琅满目的瓷器和玉器看的赵小宁眼花缭乱,只不过全都是一些普通的物件,因为他没有在那些物件上感受到丝毫法器的气息。
  当然了,除了一些地摊,潘家园里还有很多大型的商铺。里面的物品无论是年代感还是品行都比地摊上的强太多太多了,不过纵然是这样赵小宁也没有发现合适的法器。
  要知道潘家园很大,几乎每天都有很多抱着捡漏心态的人来掏宝,那些人虽然不如赵小宁眼光独到,但也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就算真的有宝贝也被人买走了。
  “表妹,咱们估计要失望而归了。”赵小宁苦笑一声,虽然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这边,但赵小宁心中却有一丝侥幸心理,只是看眼前的情况好像要无功而返了。
  林依云安慰道:“没事,就当出来长长见识了。话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很多东西都挺有趣的。”
  “你想要什么?表哥送你。”赵小宁也不想法器的事情了,因为他知道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倒不如静下心来参观下这里。

  “那边有个卖蜜蜡的,黄黄的挺好看,要不咱们去那里看看?”林依云指着远处一个店铺说。
  “走,咱去瞧瞧。”赵小宁直接带着她向着那边走去。赵小宁不懂蜜蜡,但是也知道这是由松脂低落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存在,佩戴它能安神,而且蜜蜡磨成粉还能入药。
  店铺不大,五十多个平方,那里有着四个玻璃柜,里面有加工好的成品,雕刻成不同的样子。当然了,颜色也不一样,有的呈现出透明状,有的有蛋黄色,大多的都有流动纹。那是树脂形成的纹路,也是鉴定蜜蜡真伪的方法之一。
  除了一些吊坠,也有一些做成了手串,几乎每一件都价值不菲。最便宜的都达到了万元,关键是它们的分量很轻,克价远比黄金都要贵。

  “两位想要点什么?”店员客气的问。
  潘家园虽然人头攒动,可这种店铺里的生意明显冷清多了。要知道这边房租水电和人工都远超那些地摊上,所以价格也远比外面贵得多。
  来这边的人大多都抱着捡漏的心态,很少有普通人会来这种店铺淘宝的。
  “随便看看。”林依云说。这边有太多的成品,她已经眼花缭乱了。
  “这个展柜里的是赌料吧?”赵小宁指着一个展柜问。那里摆放着几十上百块不同的料子,全都是带皮的。他虽然不懂这一行,却也知道现在这年头什么都能赌,是的,甚至连文玩核桃都能赌。所以他推断这个展柜的料子应该是赌料。
  店员介绍道:“是的,那边的是缅甸琥珀,和蜜蜡不同,大多都是透明的。而且酒红色居多,论颜色远不如蜜蜡鲜艳。不过这里面往往会开出虫珀,比如蚊子,树叶,飞虫等等。这是文玩界一大新宠,有着很大的升值空间,我个人认为个性。”
  “虫珀?几千万年前的产物?”林依云顿时来了精神。
  店员笑着点头。
  “想不想试试?”赵小宁看向林依云。
  “万一赌赔了咋整?”林依云小声问。虽然林家也是大家族,但是子女们都很节俭,一两万块钱对于她们来说都不是小数字。
  “有表哥在稳赚不赔。”赵小宁微微一笑,自信十足。
  听到赵小宁的话,店员心中一阵无语,你谁啊你?你咋这么能耐呢?
  很明显店员不相信赵小宁的话,赌珀和赌石的性质一样,而且很难用肉眼观看里面的结构。加上缅甸那边过来的琥珀是属于新兴文玩,至今还没有人能掌握赌珀的精髓要领。
  “帮我把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拿出来。”赵小宁指着几块琥珀原石开口。他今天开过天眼,无需眉心染血就能打开,而被他看中的那几块琥珀原石里面都有东西。
  “先生,这几块琥珀的市场价是十五万八千块,您是现金还是刷卡?”虽然不相信赵小宁能赌赢,但这已经不是她该关心的了。
  “刷卡吧。”赵小宁轻描淡写的取出一张银行卡。
  “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