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5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感谢你,我还是很讨厌你,你是我最最讨厌的人!”话虽如此,但就连贺楚涵自己都无法相信这种谎话,必竟她的脸上可是一种非常享受的幸福表情。
  张清扬无所谓的一笑,捏了下鼻子说:“听见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你恢复正常了。”
  贺楚涵:“………”

  辽东风暴稳稳刮来,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么猛烈,但是其产生的影响却比预想中的要强大。
  也正是通过辽东事件,让张清扬明白自己的能力与站在共和国屋脊上的那些伟人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同时,他也第一次认识到,政治不光是血雨腥风,还是一门艺术。当像操纵着一门艺术品而来操纵政治的时候,那么政治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权谋胜利了。
  上头决策层在召开决策层会议以后,在大首长与唐先生的联合提议下,定下了查清辽东问题的标准。而这个标准在体制内人的眼中都明白是针对辽东高层的那几位领导者,但是中紀委在上头的研究后所出台的文件却半点没有要拿掉辽东那几位领导的影子。
  中紀委的调查方针只是要查清辽东在工业改革过程当中所涉及到的违法乱纪形为,更以“整治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正之风为由”进行深入调查,可以说如果不了解政治的人,只会把此次行动当成是中紀委的例行巡视工作。

  与以往的调查相比,此次的行动十分的低调,刚开始并没有大刀阔斧的要拿掉某位领导,而只是从新河入手,延着之前贺楚涵等人查到的线索一点点扩大。
  对外,上头也很给辽东面子,唐先生不止一次在会议中表扬辽东的工业发展,以及这几年的国企改革。当然,唐先生说得也很委婉,适当地批评了一些地市的冒进行为,以及为了扩大工业产值在招商引资当中存在的违规行为。但批评归批评,在总体上还是肯定了辽东的作为。
  就在辽东高层以为上头不会对他们下手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高层组织部以一种柔中带钢的手段迅速调整了辽东的人事布属。辽东省省长徐春寒突然被被增补为第xx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免去他的辽东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等职。却没有免去他的辽东省长一职。这个任命书放到徐春寒桌子上的时候,望着眼前的决策层委员、高层组部部长刘远山,徐春寒心中苦笑。他自以为总算看清了刘系向辽东动手的真正面目,这才是主要目的啊!

  徐春寒明白,下一部等待自己的就是主动辞去辽东省省长一职了。木已成舟,可以说刘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提前告别政治舞台,虽然表面上他没有退休,还需要主持并参与国家的立法工作,而且级别未变。但实际上,他已经失去了任何奋斗的目标。
  像这种任命,本来让中组部的副部长下达就可以了,必竟那也是正部级干部。但是刘远山亲自赶来辽东,就可以看出表面上也很给徐春寒面子。当人人都认为上头要对辽东的干部下手时,谁也没想到在调查过程当中,提前把人给调走了。这说明什么也许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不同,是处罚还是处分?是保护还是打压?总之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上头已经用一种温柔的兵不血刃的方式改变了辽东的政局。

  第737章
  查辽东问题的原因不就是为了向干部下手吗?然而在问题没查清之前就动手了,这样又不会太伤党的面子和威严,同时也照顾了一些老干部的情绪,何乐而不为?再说辽东确确实实有问题,要是真查起来徐春寒这个省长也难逃干系,只不过是责任大小而已了。
  就在徐春寒一边与刘远山客套地聊着天,一边心中想上头还算给辽东面子时,刘远山又告诉了他另一条消息:辽东省委書記马跃因年事已高已经主动退休,虽然他还有4个月才年满65岁。但马跃书记为了年青干部着想,为了辽东换届的方便,为了支持新老交替,他不准备再干上半年了,选择了光荣退休。
  徐春寒一嘴的苦涩,心说看来老马比自己聪明啊!反正他今年不退,明年上半年也要退,那还不如主动退出来。此来不但正合上头的心意,也能显示出他的高风亮节。而正因为他的识时务,想来上头也不会在他退休后难为他。马跃走完了他的仕途,安安稳稳。
  就在徐春寒心中在想应该是贺静远被任命为代理省长,在几个月后会正式转正而主掌辽东时,心里正盘算着上头会不会空降省委書記时。刘远山道出了此次刘系动作的真正目的。原来刚才的徐春寒只猜对了一半,就以他的智商也没有看透这其中的奥妙!

  “刘部长,我想我走以后,辽东应该会交给贺副书记吧?贺副书记年副力强,是位有能力的干部。”徐春寒心中明白向德志是没有希望接任省长一职了,便做了个顺手人情。
  刘远山微微一笑,心想徐春寒失败得一点也不冤枉,老爷子这手玩得太巧妙了,当初就连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啊!他品了口清茶,淡淡地说:“静远不是你的接任者。”
  “啊?”这个吃惊可不小,让徐春寒尽然有些失态,不过等他调整好情绪以后才不敢相信地问道:“难道是得志?”
  刘远山摇了摇头:“京城的吴奇副市长将是你的继任者,在你去京城赴任之前有两个月的假期,你可以充分完成工作的接交。”

  “什么!”徐春寒再次吃惊,怎么也想不通刘系在搞什么,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在上头的主持下拿掉了辽东的干部,可是从中没有分得一杯羹,这种不赚钱的买卖到底为了什么?
  刘远山当然明白徐春寒的疑问,仍然平平淡淡地说:“贺静远将出任辽东省委書記一职,马上上任!”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春寒面无表情,他终于明白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愚蠢!是啊,刘系隐忍了这么久,让贺静远在辽东潜居一年,自然不会做不赚钱的买卖。相反则是做了个大买卖,直接让他干上了辽东一把手!
  徐春寒在听到自己被调任的时候没有低头,但是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他承认了失败,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失败!
  刘远山这一刻没有半点喜悦的感觉,反而还有些心痛。虽然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但是他很同情徐春寒。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春寒的问题并不严重,而且是有功之臣。看见辽东昔日的改革者在自己面前低头,他还真有些不忍。
  但为了派系的生存,为了家族的未来,他必须这么做。刘远山想了想,开口道:“春寒,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上头很相信你的能力,对于这次人事任命是从大局出发,你要明白。你就安安心心的去搞立法工作吧。”
  徐春寒听明白了刘远山的话中隐意,那就是在说:“你放心,只要你离开省长的位子,我就可以保你,没有人会动你!”

  “谢谢……”徐春寒点点头,深深的很无奈。
  一个月以后,辽东省商务厅副厅长周喜凤向纪委自首,随后被批准雙规。周喜凤收取了巨龙集团的贿赂,并且在巨龙集团占有了一小部分的股份。这个消息惊动辽东,谁也没想到常务副省长的老婆会干这种事。不愁吃不愁穿,还有同事们的恭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