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让静心再具体打听一下,或者送到专业机构检测一下这衣服到底有什么东西引起过敏。
  静心通过了解才知道,这些衣服布料有毛病,才引起人的皮肤过敏,医生建议患者不能再穿这样的衣服。
  但静心对公司上下都很了解,她就问管原料的人,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当然鸣翠公司发出去的货给大客户带来的损失,还是由鸣翠负责赔偿,这些事还到好说,但那些顾客确实要索赔大量的赔偿金,有的顾客已经走仲裁程序,有的直接告到法院,所有这些事情,鸣翠与静心,以及公司管理层都在忙着处理这件事。
  我每天都在不停变换着宾馆,有时还住过小旅店,这是为了防止袁凯使坏,袁凯如果知道我的行踪,给我弄掉根胳膊腿的犯不着。
  其实我心里着急,用心急如焚这个词最为恰当。
  我真想立即赶回省城,把公司的业务处理一下。就如吕大安所说的那样,鸣翠快成我妈了,她的活比公司发展还重要。
  我到是没这样想,只是感觉帮人帮到底,不能眼看着鸣翠往火坑里跳,关键时候不去拉一把。
  苏小慧也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把鸣翠带回来,我无奈的告诉她,只能等到鸣翠处理完业务后再定。

  但苏小慧也着急,她与我商量,能不能让鸣翠先把手头的活放一放,抓紧来省城检查完后再回去呢。
  我对苏小慧说,作为法人代表,不可能说走就走,现在工商、质检、公丨安丨等部门正在鸣翠公司展开调查。
  鸣翠不仅要承担着巨额罚款,如果产品质量确实是公司生产过程造成的,而且很可能要面临别的处罚。
  苏小慧当然明白我所说的别的处罚是指什么,这种情况属于生产事故。至少鸣翠公司还没有出现因为穿衣死人的事,如果死人了,那法人代表还要面临着刑事处罚,这是我和苏小慧都不想看到的。
  静心说现在公司全面停产整顿,衣服原料导致过敏原因还没有具体查出来,鸣翠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她也很奇怪,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静心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她说自从袁凯接手公司部分管理以后,才出现过敏事件,她怀疑袁凯做了手脚。
  我对静心说,“先不要怀疑别人,等查到原因再说,如果这样一味怀疑袁凯,鸣翠知道了,会不高兴。”
  静心很担心鸣翠的身体,白天与客户周旋,晚上还要应酬,有时一整夜都睡不着,如果鸣翠身体垮了,那公司可真就完了。
  我和鸣翠通了一次电话,首先安慰她不要着急,任何事情都会有结果的。
  不过鸣翠听上去没有那样生气上火,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很淡定。
  鸣翠告诉我,遇到这种事情只能认栽了,等有关部门拿出鉴定结果,该赔偿损失就加倍赔偿,当然还要接受罚款,公司剩余的其他成品与半成品衣服将要全部销毁。
  听她这样说,我倒吸一口凉气,要是这样折腾,那鸣翠损失会很大,有可能公司就一蹶不振,但事已至此,没有再好的解决办法了。
  我与苏小慧商量,想先返回省城,如果鸣翠再来时,可以由静心陪同一起来。
  但苏小慧担心我走后,鸣翠与静心安全没保证,还是让我继续留在那里。

  静心突然打来电话,“仓哥!求你一件事!你搬我这来住吧!”
  静心说话的声音很急,我想她一定遇到紧急事情了。
  “静心,你别着急,出什么事了?”
  我在电话中问静心。但静心突然对我说,她不想在电话说,让我马上来她这里。
  我打了出租车就往静心住处赶去,我一进屋就问她出什么事了。

  静心首先委屈的哭了起来,“仓哥,这几天我妈一直在公司住,只有我在家里,但有天晚上我睡觉时,发现窗户上有人影,但打开窗户却什么也没看……”
  静心说,她当时没在意,以为是幻觉,但后来这种怪事接连发生,让她无法睡觉,她就想到我,让我过来陪她。
  怎么会出现这样怪异的事情,这肯定有人在里捣鬼。
  我安慰静心不要怕,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就这样我搬到静心家里,这总比在宾馆舒服多了,但住在一个女孩的闺房,很多事还是不方便的。
  静心白天去公司与鸣翠处理那起事件,晚上很晚才回来,有天晚上,她慌慌张张跑进屋,一进门就把门瞬间关住,倚住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怎么了静心?”我问她。
  她说刚才在地下停车场,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她,静心害怕极了,又不敢回头看,赶紧上了电梯。
  我看出静心的内心恐惧感,那是一种女人特有惊恐之状,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人作怪,以前这种怪事怎么没有呢?偏偏鸣翠公司出事了才发生呢?

  我问静心公丨安丨局调查毒源的事怎么样了?
  静心说她已经问公丨安丨局了,现在他们也没查出什么结果来,近期公丨安丨局要解封鸣翠的房子,她正要和我商量,对于鸣翠屋里的那物品怎么处理。
  我想怎么会查不到原因呢?难道公丨安丨的专业力量不行?
  我无权怀疑公丨安丨系统的能力,只能认为这件事太复杂了,还需要做进一步调查。
  我现在既盼望鸣翠公司那些闹心事快点结束,再去省城做个检查,提前进行治疗,如果再不治,那鸣翠就如静心当初那样中毒。

  当然我更希望在公丨安丨部门快点出来调查结果,直接锁定嫌疑人,那样的话鸣翠与静心不会再有其他危险。
  可能我想的太天真了,按静心的说法,公丨安丨那边调查已经陷入瓶颈,他们无法确认鸣翠家里的毒性特征,也就是说与当初静心送到省城所化验的不太一样。
  如果在鸣翠家里检测不到任何毒性物质,那就可以说这个案件无法进行下去,整个调查线索就会全断。
  这两天我在静心这里居住,感觉非常舒服,我生平第一次与一个女孩住在一起,心情既紧张,又忐忑,我怕鸣翠知道后对我有意见。
  说来也怪了,我搬到静心房子后,那些怪事居然没有了,我总以为这是静心的幻觉,但静心一口咬定,她看到绝对是人,并不是幻觉。

  白天我呆在静心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就分析着这些事情让人怀疑的关节点。
  一个是线索的中断,如果说当初静心偷把检材送到省城时,那些检材已经遗留有毒物质,但为什么我和静心回到G市报案后,鸣翠家里却找不到任毒性物质呢?
  我不是什么侦查人员,但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看,这个点最为重要,如果鸣翠家里找不到任何毒性物质,也就无法再顺着这个线索进行下去。
  日期:2017-01-28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