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4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近一些,发现这家伙的背脊骨,给人活生生地抽了出来,这才导致它此刻的模样。
  背脊骨?
  我闭上了眼睛,想了几秒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先前我们瞧见的异状,和听到的悲鸣,其实就是在这石滩之上的战斗,而最终的结果,是这只三头犬落败身亡,脊柱骨被抽取之后,化作一根鞭子。
  而这个鞭子,对于那些四散而逃的牛头阴卒,有着很强大的压制力,以至于它们听到了如雷的鞭声,就吓得仓皇逃离了去。
  想明白了这一节,我顿时就担心起了屈胖三的安全来。
  能够在泰山奶奶的地盘,将她最心爱的三头犬弄死,并且扬长而去的家伙,屈胖三能够应付么?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屈胖三却赶回了来。
  我几步迎了上去,却瞧见这小子一脸阴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血色唾沫,说终日打雁,今被雁啄,大人我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我说那人到底是谁?
  屈胖三抬头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猜是谁?”
  我愣了一下,说莫不是小佛爷?
  屈胖三摇头,说不,是黄菲。

  黄菲?
  如果说那人是小佛爷,又或者说是小佛爷麾下的任何一员大将的话,我都不会如此刻那般吃惊,但如果刚刚斩杀了三头犬,并且吓得这一大帮牛头阴卒狼奔豕突的人是黄菲,我还真的有点儿接受不了。
  不过屈胖三这人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真正的关键时刻,却绝对不会含糊。
  所以他也没有骗我的必要。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黄菲为何会变得这么强了呢?”

  屈胖三苦笑一声,说谁知道,又或者,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早就脱胎换骨,不再是当年的她了吧……
  屈胖三的话语里有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惆怅,仿佛在追忆往事一般。
  我说你没事吧?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还好……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桥上有人在喊:“你们在干嘛啊?”
  啊?
  我回头过去,瞧见洛小北在朝着我们挥手,便说道:“先上去吧,这事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
  两人回到了桥上来,瞧见洛小北在刚才的时间里,居然通过那头认识的阴卒稳定了整体的场面,原本慌乱而逃的无数阴卒又都朝着这边回流而来。

  她的身边,站着一大堆的牛头阴卒,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我却能够感受到几分敬重之意。
  是因为屈胖三赶走了黄菲么?
  刚一落地,洛小北告诉我们,说刚才的那根鞭子,叫做打鬼鞭,能够驱使所有的阴卒和阴魂,让它们去做违背意志的事情——它们倒不是害怕那人,而是对于那根打鬼鞭有着天然的恐惧和屈服感,没办法反抗。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黄菲,或者说她背后的小佛爷为何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到泰山阴阳界这儿来撒野。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三头犬的主人是谁?
  那可是泰山奶奶,如果真的要出现一个什么三长两短,别说黄菲,就算是小佛爷亲自来,也未必能够兜得住。
  谁曾想那家伙不但办到了,而且还将让我曾经畏惧无比的三头犬给宰了,从它的身体里抽出了打鬼鞭来。
  这打鬼鞭的名字虽然粗粝,但从它的功效上来看,可以得知,这绝对是一件神器级别的物件。

  当我们还在阴阳界石滩那里的时候,洛小北已经处理完这边的事情,通过那位幽冥阴卒的沟通,在场的大部分牛头阴卒都得知了情况之后,表示可以与我们这边的人合作。
  没有人是天生邪恶的,也没有鬼是天生邪恶的。
  我们寻常所见的厉鬼,大部分都是因为执念导致,这跟人群之中,混进几个恶人一样,没有太多的区别。
  只不过,现在这时间节点,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它们不可能待在太阳光下,需要找地方藏起来。
  藏哪儿呢?
  就在洛小北与这些牛头阴卒沟通的时候,屈胖三却祭出了一物来。
  那东西叫做青云图。

  青云图悬浮于半空之中,见风就涨,化作一道巨大的天幕,上面有八卦的光芒和阴阳鱼游动,不过却没有半分侵略的意思,反而让人感觉到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舒心感。
  这虽然只是我自己的感觉,放在牛头阴卒那边,其实也是如此。
  对于这个临时的新住处,大部分的牛头阴卒都感觉到十分满意,不过也不是没有另外意见的阴卒。
  而之所以会有意见,最主要的,是因为不够信任。

  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别人的手中,这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
  此时此刻,进入了青云图中,但如果等到天亮,在烈日炎炎之下,将他们又从青云图里面放出来,放在阳光下暴晒呢?
  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我们的回答是不可能,但在某一些的阴卒心中想来,却还是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而只要是有这可能性,就会有阴卒抗拒。
  所以一直到最后,进入青云图之中的牛头阴卒,也才有一大半,至于另外的一小半,则消失于山野树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蛮来,甚至都不能动手。
  毕竟阴阳两隔,即便有洛小北的沟通和共同的利益存在,但这样的信任链也是非常薄弱的,任何一点儿意外,都有可能让它随时断裂,而我们之前的设想也最终不可能会实现下去。
  这才是我们最为担心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等到屈胖三收起了青云图,放在崆峒石之中去,天色已经大亮。
  原本拥挤的长桥之上,此刻变得空空荡荡。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了一道光。
  红彤彤的朝阳在东边缓缓升了出来,温暖的光芒透过清晨的薄雾之中,照耀着大地。
  肆虐了一晚上的阴魂,此刻终于不见了踪影。

  白天到了。
  我们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感觉到这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停留在远处的人们也纷纷围了上来,还未来得及寒暄,便有人开始惊呼起来:“天啊,那是什么?”
  我们回转过头去,却见阴阳界的石滩之上,那头巨大的三头犬尸体,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开始冒出了腾腾的黑烟来,然后黑烟之中,仿佛有无数的阴魂在挣扎一般,数百个苍白而狰狞的脸孔在翻腾不休。
  这些人哪里瞧见过这样的情形,都有点儿惊到了。
  有人认出了这玩意的价值来,赶忙招呼道:“快,快,去把它的尸体盖起来,这东西运到上面去,说不定还有研究的价值……”
  研究的价值?
  冥狼么?
  我脑子刚刚想到,就瞧见几个黑影如电,落到了阴阳界之上,为首的那人,还真是那位冥狼的中校。
  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这些冥狼,心里隐隐有一些不太舒服。
  日期:2017-05-29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