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9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永安村距离云阳市并不远,顶多四十多分钟的路程。父亲倒是对这一带挺熟悉的,滔滔不绝给我们讲了起来。
  快到村子时,我问方佳佳:“乔菲她这边还有什么亲人吗?”
  方佳佳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好像应该有吧。我听她说她还有个姑姑和叔叔,叔叔好像早年间去世了,姑姑可能还活着。”
  “哦,叫什么名字?”
  “你等一下,我给乔菲打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方佳佳道:“乔菲说她也没见过她姑姑,只知道叫乔敏霞。”
  “有名字就好办。”
  永安村并不大,建在沿海边的丘陵地带上。进村就看到一间最漂亮的青瓦白墙大房子,上面写着“乔家祠堂”。
  进了村我用云阳当地话与一位老伯沟通一番,他指着最高处的一栋小房子,那就是乔敏霞家。
  我带着好奇心来到小房子处,看到一位年迈的老妇正坐在门口晒太阳,从年龄看应该在六十上下。脸上布满皱纹,双目无神,好像在等什么人归来。
  看到我们后,她有所警觉地站了起来。
  我走过去主动打招呼道:“阿姨,您好,您是乔敏霞吗?”
  她点了点头,道:“你们找谁?”
  为了核实身份,我又道:“那您认识乔中天吗?”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道:“你是他什么人,他还活着吗?”
  看来姐弟俩很久没联系了,我暂时没有告诉她实情,等聊得差不多的时候告诉她来意,她顿时泪眼汪汪,撼地恸哭道:“他怎么就死了呢,我不相信,我一直在等他回来,你们在骗我……”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于心不忍。方佳佳连忙劝说道:“阿姨,人死不能复生,您就节哀顺变吧。其实中天一直牵挂家里,只是没脸回来。”
  乔敏霞声音颤抖地道:“当年他走得时候才12岁,告诉我等混出个人样就回来接我……他什么时候去的日本,不是在1258厂上班吗,为什么死在日本?”
  看来确实有很多年没联系过了,她的记忆还停留在90年代。我不知道这背后发生了多少故事,最终目的是希望他落叶归根。当我提及这件事的时候,乔敏霞情绪激动地道:“他不能回来,更不准进乔家祠堂!”
  乔敏霞的反应让我们出乎意料,方佳佳正准备和她解释时,谁知她操起靠门的扫帚挥舞着道:“你们都给我滚!”我躲闪不及,被扫帚的笤丝扫在脸上,瞬间拉出几道鲜红的血道子。
  方佳佳见状,顿时火冒三丈,试图与其理论,我连忙拦着道:“别这样,我们先走吧,等了解情况再说。”
  即便如此,离开时我向乔敏霞恭敬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方佳佳急忙从包里拿出面巾纸轻轻地在脸上压着,我疼得呲牙咧嘴,就近找了家卫生所,简单处理了下伤口,可那鲜红的“三道杠”深深地印在脸上。
  方佳佳一惊一乍地道:“这不会毁容吧,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千万别留下伤疤。”
  我淡然一笑道:“那有那么脆弱,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如果要是真留下伤疤,这辈子我赖上乔菲了,我这一扫帚是替她挨的。”
  方佳佳心急如焚,催促道:“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赶紧走吧,先把伤口处理好再说。”
  父亲也在催促,我们只好返回了云阳市,来到第五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检查后说并无大碍,大热天的不能包扎,只能吃点消炎药抹点药膏,多注意休息,忌吃辛辣。至于以后会不会留下伤疤,需要进一步观察,只能慢慢消退。
  这要是在别的位置无所谓,关键是脸上。现如今是看脸的时代,而且每天要面对客户,我真有点隐隐担心。
  回家的路上,方佳佳一路嘀咕着:“这人怎么这样,还没说几句话就动起手了,太野蛮了。要是伤到我,我早和她动手了。”
  “行了,她也不是专门的。这事也怪我,动作反应再快点也就没事了。另外,这事千万别告诉乔菲。”
  方佳佳瞪大眼睛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都告诉她了,而且把你受伤的照片发了过去。”
  “卧槽,你动作咋这么快,那她说什么了?”
  方佳佳诡异一笑道:“我在想,你肯定既想让她知道,也不想让她知道对吧?”
  被人看穿心思是多么痛的领悟,我竟然笑了起来。
  “她现在在开会,等着吧,估计很快会给你打电话。”
  没想到因祸得福,如果能用这种方式每天和她联系,我巴不得再来几次。
  果然不出所料,刚回到家乔菲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我激动得如捡到宝似的在俩人面前显摆,得意地道:“瞧见了没,乔菲给我打电话了,哈哈。”说着,兴高采烈地跑上了楼。
  父亲看着我欢脱的背影,心里由衷高兴。轻叹一口气道:“好久没见他如此开心了,伤成这样还屁颠屁颠的,看来这小子是真心喜欢上乔菲了。”

  方佳佳故意道:“他平时不也这样吗,嘻嘻哈哈的,我看着他无忧无虑的,每天过得挺自在啊。”
  父亲面部表情发生微妙变化,摘掉墨镜来到小院里,坐在荫凉处默默点燃一支烟,目不转睛看着墙角的蔷薇花。
  方佳佳见他情绪不对,走过去道:“东哥,你怎么了?”
  父亲一声不吭吧嗒吧嗒抽着烟,过了许久道:“丁丁这孩子以前也是个顽主,从小不爱学习,成天打架斗殴,我不知赔了人家多少玻璃,去了多少趟医院。可自从他母亲离开后,性情一下子大变,变得沉默寡言,成日郁郁不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开始疯狂读书,从全年级最差的学生成了前三名的好学生。”
  “其实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考清华北大之类的好大学,但他一心瞄准了中国美院,因为她母亲当兵前就是美院毕业的。而且他继承了他母亲的优质基因,从小对画画唱歌特别感兴趣,悟性特别高,你看一楼的小小画作就知道了。钢琴特别好,都是他母亲手把手教的。按照我的意愿希望他继续深造钢琴,说不定将来会成为郎朗那样的名家,可从他母亲走后再也没弹过。”
  “他特别懂事,重情重义,懂得感恩,大学毕业后本可以去京城上海工作,为了我不惜放弃曾经的女友毅然回到了云阳。这些年一门心思放在了事业上,连女朋友都顾不上交。倒是旁人介绍过几个,最终还是一直单着。”
  方佳佳听完父亲的讲述,对我有了全新的认识。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学钢琴?另外,徐朗他挺优秀的啊,长得帅气又有才华,难道就没人追求吗?”

  “这个……你得问他去,感情上的事我很少过问。不过这小子对感情专一,这点随我。”
  日期:2018-01-0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