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9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亏损的不知是开发商,政府,银行,建筑商,供货商等等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跑不掉。
  白佳明没有表示他的想法,但我的直觉是像借势炒房。可这个怎么炒,我头脑里完全没概念。
  想了一会儿,坐起来掐灭烟头打开电脑,在搜索栏里输入“炒房”二字,逐个打开认真地看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炒房的典型案例,手法一个比一个高明,但炒房的背后却没有多少含金量,更像是与狂热的国人在打心理战术,可就是如此,国人照样一哄而上,助推房价节节攀升,一个又一个的地王出现。
  杜磊敲门进来了,探着脑袋道:“老大,该吃午饭了。”
  我看了看表,已是中午十二点半,时间过得真快。我关掉电脑伸了个懒腰起身道:“康奈呢?”
  “她去餐厅了。”
  “哦,我们也去。”
  来到二楼的自助餐厅,装修依旧简陋,但环境不错,人也没那么多。进门时,不断有人冲我点头打招呼,不忘叫一声王副总。我听着美滋滋的,但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饭菜还不错,打好饭来到靠窗的位置坐下,杜磊冲着不远处的康奈挥挥手,三人聚在一起埋头吃饭。
  这是个临时机构,人员成分复杂,我环顾一圈,大部分都是原公司的人凑成一桌嘻嘻哈哈说笑着。短时间把这群人形成大团队,很显然是不现实的,但工作照样得干。我道:“康奈,这两天你尽快熟悉工作,并撰写市场调查问卷,争取下周拿出来,请示赵董后立马实施。”
  康奈若有所思道:“我不属于市场部的工作,问卷调查怎么写?”
  “呃……”
  我有些怀念乔菲,如果她在,这些事都不叫事儿。道:“你先在网上看看,我也会写,到时候把我俩的拼凑起来,再做Ju体讨论。”
  “好吧。”
  杜磊嘀咕道:“不是成立了市场组吗,让他们干活啊,总不能啥事都我们干了吧。”
  面对他的抱怨我没多说,在相互不了解的情况下彼此留个好印象最好。
  吃过饭,我回到办公室继续浏览关于炒房的帖子、新闻以及地产业的相关专业知识,把一些重要的内容摘录出来,打印成册装订好,决定晚上回去好好恶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下班时间。等我起身出门的时候,各办公室早已空荡荡的,走廊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无奈地摇摇头,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准备回家。
  半路上路过一家书店,又跑下去买了一大堆关于营销学和市场管理的书籍。上大学时都没这么认真过,没想到今天充当起好学生了。
  刚回到桃花港,袁野打来了电话,约我晚上一起去喝酒。要在从前我早去了,可心里有事委婉拒绝了,提着两袋子书上了楼,衣服打开电风扇认真地看了起来。
  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我虽然没看到什么美女,但枯燥的文字倒也津津有味。就在我陶醉在书的海洋中之时,方佳佳鬼魅般出现在背后,在肩上拍了一下笑嘻嘻地道:“啥时候回来的?”

  我没有抬头,继续装模作样写画着,道:“一边玩去,没看到我在看书吗?”
  方佳佳一屁股坐在库上,啧啧道:“没看出来啊,都这把岁数了还学习,不简单。哟,市场营销学,够高端的啊。”
  我放下笔没好气地道:“姐姐,我没心情和你耍贫嘴,能让我安安静静看会书吗?”
  方佳佳才不管这些,合上书丢在桌子上道:“你今天给乔菲打电话了?”
  她一说才想起早上的事。我顿时紧张地道:“她和你说什么了?”
  方佳佳翻了个白眼道:“没良心的东西,这么快就要赶我走了?”

  “不不不,我决定没那个意思,纯属误解。”
  方佳佳努着嘴道:“管你误解不误解的,我反正不走,觉得这里挺舒服的。再说了,东哥都没说什么,那轮得着你说话啊。”
  我连连点头道:“方姐批评得对,你就安心住着,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还差不多。”方佳佳道,“再说我也没在家白住啊,东哥的店铺不是我每天盯着装修啊,我自己还贴进不少钱呢,还不够房租啊。”
  我再次解释道:“我真的没别的意思,肯定是乔菲误解了。我没说你不好,自从你来了我家,整个家气氛都变了。你东哥,以前经常独自喝闷酒,现在活得可潇洒了,每天饭菜异常丰盛,而且早晨放弃打太极拳开始练瑜伽,这都是你的功劳。”

  “至于你贴进去的钱,这个放心,等完工后我一分不差补给你,还要额外支付你劳务费,消暑费以及慰问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方佳佳笑了,挥起枕头砸向我道:“我是因为钱吗,今天乔菲和我说了心里挺不痛快的。但凡有个归宿,也不会赖在你家不走啊。”
  我不想提她的伤心往事,还是忍不住道:“难道你不打算回成都了吗?那里毕竟是你的家啊。”
  方佳佳笑容僵在脸上,眼皮耷拉下来轻叹一口气道:“回是肯定回,但不是现在。”
  “哦,那你不想你的家人吗?”

  方佳佳侧头望着窗外,眼睛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液体。苦笑道:“能不想吗,但我没有勇气去见他们。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个背叛者……算了,不提这事了。”
  我也不想过度消耗她的情感,转移话题道:“她还和你说什么了?”
  方佳佳自我调节能力很强大,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诡谲一笑道:“你今天给她写信了吗?”
  “还没。”

  “千万别断,坚持写。我昨天和她通话的时候忍不住念了下你的二十根思念,把她乐得前仰后翻,哈哈。”
  我恍然大悟,道:“哦,怪不得她早上发信息说我神经病,原来是你啊。”
  方佳佳停止笑声道:“你还别说,她貌似挺喜欢这种小浪漫的。乔菲从小就喜欢文学,最喜欢的作家是林徽因和三毛,或许受这二位的影响,长大后也变成了文艺女青年。你要是玩什么送花给惊喜这类的,她非但不接受反而会说庸俗,但这种小格调最能打动她。”
  方佳佳的暗示让我信心百倍,兴奋地道:“不就是玩格调嘛,信手拈来。这不,买了书就为了写信。”

  方佳佳不屑地道:“你就那市场营销当范本啊,不喷你才怪。”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疑惑地道:“为什么她和你嘻嘻哈哈,和我却是横眉冷对,始终一副高傲的姿态,感觉和她说话是奢侈,一句话噎得你第二天都理不顺气。”
  “她这人就这样,从小就如此。不过长岛川枫对她的剌激很大,以至于对任何男人都不信任。对你还算不错了,至少接你电话,换做其他人搭理都不搭理。”
  “哦,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继续保持啊,千万别松懈。”
  我像谢了气的皮球似的瘫在椅子上,点燃烟喃喃道:“光我剃头挑子一头热有什么用,她还是要留在日本,你觉得这种爱情会牢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