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3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墨语抿唇,面色十分平静,点点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淡淡的冷香从她身上传来,苏哲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也会来酒吧,可惜自己有事,苏哲觉得十分惋惜。
  苏哲走后,他的女伴见上官景辰并没有带女人,都是在外面玩的人,自是放得开。娇笑着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一起喝。”女人直接拿走他手里正在喝得酒杯,暧昧的冲着他笑,正要往自己嘴边送。
  上官景辰脸色通红,已经喝得有几分醉意。他微微一笑,英俊的五官,此刻带着几分迷离之色,有说不出的迷人。

  对方看得心神一荡,拿着酒杯的手一顿,凑过来娇笑着正要送上香吻。上官景辰伸手,很轻却很坚决的挡住了她,拿走她手里的酒杯。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他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笑,这女人虽然漂亮,但太随便了。他不是苏哲,没有那么荤素不忌。
  “你……装什么假正经。”女人气得脸色一变,随手操起旁边的一杯酒,劈头朝他泼了过来。跺着脚气呼呼的走了。
  上官景辰侧身躲了一下,然而身上还是被泼了大半,他哂笑一下,伸手掸了掸,并不在意。继续闷头喝酒,心里苦闷无处可抵,除了喝酒,真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琪琪,你说,你说我有哪里不好?陆之庭居然要和那个墨语联姻,气死我了。”
  哭哭啼啼的女声传来,上官景辰听到这话,往旁边看去,见是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坐在旁边的位置,其中一个一面喝酒一面哭,一副为情所苦的样子。
  他不禁苦笑,想起白明月。明月是自己的亲妹妹,他连为情所苦的资格都没有。
  上官景辰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你说,我有哪里不好?好不容易看上个男人,对方却有未婚妻,根本对我不屑一顾。”
  江琪也郁闷万分,直接拿着酒瓶灌,喝得很猛。她脱了外套,里面仅着黑色低胸打底,性感而又妩媚。
  喝完一瓶,她手一晃,拿了最边上的一瓶酒,见是打开的,也没在意。正要拿起来往嘴边灌。
  “琪琪,等一下。”文依依不禁脸色一变,急忙从她手里抢走那瓶酒。
  “怎么了?”江琪有些奇怪的问她。
  “啊,没事,我是想问你,你喜欢的那个人他有未婚妻?是谁啊,比你好吗?”文依依故作镇静,装作随意的将那瓶酒搁到自己旁边,疑惑看她。
  “是啊,你说我是不是衰。”江琪没在意,重拿了一瓶,又灌了一口酒,脸颊股起,很快咽了下去,“我不知道他未婚妻是谁,好像叫什么明月,明月。这名字真普通。”
  上官景辰顿住,猛地朝那个说话的女人看过去。他想要看清楚,然而酒劲一阵一阵的上涌,视线逐渐迷离。
  有冷香从身边拂过,上官景辰眨眨眼,正要重新再看清楚,然而,被一个身姿窈窕的女人挡住了视线。对方背对着他站着,然而显然跟那两个女孩认识,正在说话。

  “文小姐,你找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墨语目光清冷,脸上没什么表情。
  江琪呆了呆,诧异的看向文依依,“你朋友?”
  文依依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然而很快掩饰下去。她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座位:“既然来了,坐下再说吧。”
  墨语眸光微闪,正想拒绝,然而酒吧里喧嚣狂燥的气氛,仿佛将心里的什么给挤了出去。
  她抿着唇,一言不发,安静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说吧。”
  “喝一杯?”文依依不答,挑眉看她。将手里的那瓶酒推到她跟前,她指尖不易察觉的轻颤着,强自忍耐着心里的不安和急迫。
  墨语看一眼面前的酒瓶,并不说话。复又静静的望着她,面色冷了几分,已有不耐。
  江琪蹙眉,已经看出这两个人不对劲,却什么都没说。一面喝酒一面看着。

  文依依见状,咬牙,幽怨的看着她,轻声开口:“墨语,请你不要答应陆家的联姻好吗?我和陆之庭交往多年,他要娶的女人本来应该是我才对。”
  墨语面色冷淡,无动于衷。
  墨语?江琪挑眉,墨氏集团那位女总裁,和文依依喜欢的那个公子哥联姻的女人,原来就是眼前这位。
  文依依等不到她的回答,眼里有恨。眸光含泪,十分难受。
  墨语移开视线,“这件事情,我还在考虑。其实我答不答应不重要,重要的是陆家。他既然爱你,就应该主动拒绝。”
  “不。”文依依心下一痛,“他是不想让父母为难,所以才会答应的。只要你不同意,他就不用为难了。墨语,就当我求你,求你不要破坏我们好吗?”
  墨语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她破坏他们吗?
  “我不会破坏你们。”她轻笑一声,心里有些苦涩,脸上却丝毫不露,“但是,你确定陆之庭……”
  “确定,我当然能确定他是真的爱我。”文依依不等她说完,迫不及待的接口,“只要你答应不会破坏我们就好。谢谢你,墨语。”
  似是怕墨语反悔,她急急的道谢。她拿过墨语面前的酒瓶,往杯子里面倒了半杯。将杯子推到她面前,佯装镇定的放下酒瓶,重新开了一瓶。
  “墨语,谢谢你,我敬你,我喝一瓶,你喝一杯就好,怎么样?”她仍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目光热切的看着墨语。

  墨语不动,文依依急忙将杯子递到她跟前。
  墨语伸手,将杯子接过来,仰头一饮而尽。她搁下杯子,什么也没有说,径直朝外面走去。
  文依依几乎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她实在太恨墨语了。所以那瓶酒里面,她下的份量很重。墨语就算只喝一杯,也够她受的了。
  陆之庭不是说喜欢她的冷傲清高吗?那她就用这种方式,把这个冷傲清高的女人变成荡*。
  她盯着墨语走出酒吧的背影,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呢。”江琪随手拿起那瓶倒的只剩下半瓶的酒,一仰脖子灌了下去。“我真是服了你了,居然约自己情敌来酒吧谈判。”

  “呵,这女人喜欢装清高,我就偏要约她来这里。”文依依手腕一转,将手里的酒瓶喝空。她搁下酒瓶,扫了一眼面前的酒瓶,几乎都喝空了。
  “酒都喝没了,走吧。”文依依微微一笑,反正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她正要拉着江琪起身,然而,她很快想到什么,震惊的看着江琪。
  “江琪,你刚才……是不是把我给墨语倒剩下的那瓶酒都给喝了?”她瞪大眼睛,神情十分慌乱。
  江琪莫明奇妙,“喝了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文依依暗暗叫苦,她和江琪是好朋友,而且江家很有背景。江琪是她既不想也不能得罪的人。所以,她哪里敢说出真话。

  可江琪喝把那大半瓶都给喝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她想害得人是墨语,却让江琪阴差阳错的中招了。以江家的背景,一定会查到她头上,她绝对不能得罪江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