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找……另一个想法刚刚冒头,楚天齐便打住了。怎能那么做呢?旋即他又提出了疑问:真要回成康吗?回去又该如何站队呢?一旦回去,似乎也没有中立这个选项了呀。
  “叮呤呤”,铃声再起。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楚天齐露出无奈的神情,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市长好!”
  “哎呀,天齐,赶快毕业吧。一有当紧事就打不通电话,急死人了。”魏铜锁声音显得很急。
  楚天齐明知故问:“市长,能有什么当紧事?再说了,有市长亲自坐阵,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哎呀,这根本不是我能上手的事。”说到这里,魏铜锁话题一转,“天齐,听说你的事了吗?接到通知没有?”
  “什么事,没有啊。我这刚打开手机,你的电话就进来了。”楚天齐继续装糊涂。
  “没听说呀。”魏铜锁停了一下,长叹一声,“天齐,定野市委组织部刚刚发来一个文。文件中说,鉴于你现在在首都学习,难以兼顾成康市工作,决定暂时免去你所有职务,待学习结束后再行安排。”
  楚天齐“啊”了一声,没了下文。他这是故意的,是要给魏铜锁造成一个假象:刚刚知晓消息。同时也在等着对方后面的话。
  手机里接连发出两声叹息,然后才传来魏铜锁的声音:“也不知上面怎么想的?再有三四天你就回来了,他们怎么就等不起了呢?纯属胡闹,生怕下面没事干。”
  楚天齐冷哼两声,没有接话。

  “天齐,这么的,我虽然不管组织方面的事,但我还是丨党丨委副书记,又是政府一把手,我就以请示工作名义问问上面,是他们没弄清你的毕业时间,还是想怎么的?”魏铜锁道,“他们可以不管不顾,可我不能不对成康工作负责,不能不为成康发展考虑,我不能没有你的帮助和支持。”
  “嗤笑”一声,楚天齐说:“市长,有用吗,上面会听你的?弄不好还会惹上一身臊,引火烧身。你还是不要再做这无用功了,对你也没好处。”
  “对我有什么影响倒无所谓,可……哎,就怨我官大小,人微言轻,否则……哎,当下可怎么办呀。天齐,你说呢?”魏铜锁叹气连连。
  “我说?我现在就是一个白丁,只不过保留公务员身份而已,我能有什么说的?”楚天齐既在应付对方,也的确说的是实话。
  “哎。”再次感叹一声,魏铜锁说,“要不这样,反正定野市暂时也没指定接替你的人,也没有派来新人,我就暂时多上心一些工作,还让曲刚临时辅助着,李了藤也多忙一些。过度个三、四天,等你一回来,我就马上向上级反映,重新任命你这个职务,现在先替你占上地方。你说行不?”

  “市长,我现在还能说什么。”楚天齐还是无奈的语气。
  “天齐,不要这么情绪低落,你只要一回来,肯定得给你恢复工作,就全当是一个插曲吧。”魏铜锁接着表态,“办公室还给你留着,谁也不能占,老哥还想和你共同大干一场呢。”
  “其实没必要这么做的。算了,我一个待岗之人,就不操那些闲心了。”楚天齐道,“市长还有其它事吗?”
  “没了。”说到这里,魏铜锁忙又补充了一句,“天齐,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好去处?”

  “好去处?在哪呢?”楚天齐反问着。
  “好了,好了,不说啦。等你毕业归来,老哥给你接风,不打扰了。”魏铜锁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刚要放下手机,又响铃了。
  楚天齐看了眼屏幕,直接接通电话:“江书记。”
  “天齐,你知道了吗?”手机里是江霞的声音。
  楚天齐一笑:“知道了。在你之前,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厉爱佳的,一个是魏市长的,都说的这事。”
  江霞“哦”了一声:“咱们怎么办呀?”
  “凉拌呗。”楚天齐回道。

  “胡说什么?跟你说正经的。”江霞娇嗔了一句,接着说,“不用说,这一定是有人给你穿小鞋,是成心恶心你,肯定私下运作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就奇怪了,定野市委和组织部的领导难道都瞎了不成,还是猪油蒙心了?半年都过去了,你这马上就毕业回来,他们这不是瞎胡闹吗。索性就给你升职或是调离,这么一闹,算什么事。笑话,开国际玩笑。”
  楚天齐笑着道:“江书记,你这胆够胆的,竟然敢指责上级领导,就不怕因言获罪?”
  “还有心笑?”江霞哼了一声,“我才不怕呢。他们能做出这么滑稽的事,还怕别人说?还有你,更气人,有多大的事都找不见,打哪个电话哪个关机。”
  “这不是党校的规矩吗。”楚天齐回应着。
  “什么规矩,我看就是你关机找的理由。”说到这里,江霞语气一缓,“天齐,要不这样。反正今天刚收到文件,离你毕业就剩四天了,我再拖一拖,先不予公布这事。等你一回来,我马上就拿文件去找上面,让他们把文件再收回去。”

  楚天齐“嗤笑”一声:“开玩笑呢,人家就是让你这时候执行,你竟敢推脱不办,这不是顶风犯上吗。你这书记宝座还没坐热乎,就想拱手让人?你可不要犯傻。”
  “要不找找程部长,让他给想想办法。”江霞道,“你要不好说的话,我直接找。”
  楚天齐懒散的说:“算了吧,江大书记,这有用吗?你千万别找,也免得让程部长为难。”
  “那怎么办?你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江霞语气很急。
  楚天齐不急不缓的说:“江大书记,你是丨党丨委书记,就要坚决服从和执行上级决议,不要……”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气死了。”江霞提高了声音。

  “无职一身轻,我……”话到半截,楚天齐停了下来,因为对方已经挂断了。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的等待与煎熬,又让她瘦了一些,也憔悴了许多,身材偏于骨*感,但还仅是太瘦。而这三天过去,她整个人都憔悴的脱了相,身体更加弱不禁风,眼眶深邃的可怕,黑眼圈也更深了。

  以前的四年多,宁俊琦都是在等待中度过,心灵也备受折磨,但一直有希望和期盼。她盼着父亲开恩,能够正确认识自己和天齐的感情;盼着父亲履行承诺,能够兑现与天齐的约定;盼着天齐早日达到要求,与父亲当面商谈。在这四年中,她和天齐都在为对方坚守,这是她能够一直坚持等待的动力,她坚信他俩一定能够终成眷属,白头偕老。
  就在三天前,就在外公那个房间,梦中多次出现的身影,就站在了宁俊琦面前。可是,还没从惊愕与欣喜中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个从来没想过也根本不去想的消息,自己和天齐是表兄妹。
  日期:2018-01-0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