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茂才笑了。一边笑一轻轻晃着头,那表情的意思是说少年你想得太简单了。
  “董宁,说的容易,做的却难,王家经营多年,根深蒂固。关系网遍及各个行业,一网打尽需要考虑的事很多,容易引起社会动荡,况且王家人身后的主子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我们只能在规则范围之下行事。”
  “也是,打狗还要看主人,打了狗,主人肯定会来理论理论,曾哥,这事挺难办的啊!”
  曾茂才说:“董宁,不能因为难办就不去办,高度上升到国与国,手段便越发的激烈,敌人亡我之心不灭,意图搞乱这个国家,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发生战乱被其他国家插手的国家也有很多,所以。为了安宁,有些事必须去做,这是我们的责任。”
  话题不知不觉变得沉重,有点将我压得喘不过气,几乎淡忘了杀人那件事。
  曾茂才笑笑,拍了拍我的肩膀,打趣道:“看把你吓的,这件事又不是你一个人来抗,还有许多的同道。”
  我也跟着笑了笑,其实我不是怕自己去抗,而是没想到内情会是这样,我是一个普通人,平时会抨击一下制度,会被一些肮脏事气的跳脚,没错,这社会有太多的黑暗,多到让人不想提起,环境问题食品安全医患关系,可是这是家,如果有人想来搞你的家,你会忍吗?你能忍吗?
  千错万错只能自己说,别人说不行。
  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横冲直撞。那种感情,很炽烈。

  这下没办法了,要彻彻底底跟王家撕破脸皮了。
  “曾哥,王家为什么想拿那块地。”
  我很好奇,真的很想知道,王承泽失去了风度。还放弃了白子惠,为的就是那块地,很容易便能看出来,王家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目的。
  曾茂才说:“具体我也不清楚,现在正在查,不过王家口风很紧,我们渗透进去的人级别不够,得不到消息,只能说,王家知道此事的人也是极少,接下来就要靠你探一探底了。”

  我点点头,明白曾茂才的意思。借着我的能力,查一查王家的真实目的,毕竟,我会读心,这比监听器什么的方便的多。
  “曾哥,我想问一问。陆家有没有牵扯其中。”
  曾茂才的手摸了摸下巴,这是一个思考的动作,曾茂才的声音不是那么确定,带着些许的猜测,“陆家应该牵扯不深,抱歉,我只能这样说,这件事情现在没有实证,据我所知,跟境外势力联系的是王家,只不过,王家和陆家交好,如果说陆家一点不知情那不可能,没有明确反对愿意同流合污,算是有牵扯吧,毕竟为了利益,人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
  情况不算糟糕,但也没法让人高兴起来。
  本来因为白子惠的关系。跟陆老爷子水火不容,现在加上王家和境外势力搅局,更加没有化解的可能,现在的发展趋势,有点不死不休的架势。
  可怜了白子惠,夹在了中间。左右为难。

  我想大义上白子惠是会站在我这一边的,她应该看得明白,社会动荡,对公司的发展也不好,一个稳定的社会,才提供良好的土壤。只不过,白子惠是个重情的人,她很理智,会做出很理智的选择,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后悔。
  该了解的已了解,曾茂才又跟我说了几句话,是这块地的事,曾茂才用我来当一步闲棋,去夺这块地,是出于我跟白子惠的关系,看看对方有什么招数,因为陆家牵扯进来,王家可以选择的手段会更多,曾茂才现在不怕对方出招,他怕的是对方不出招,可以这样来说,我就是一个诱饵。
  在跟王家过招的期间,查明白那块地具体有什么作用,为什么王家会这么重视,当然,这也可能是王家的诱敌之策,其实这块地没什么用途,但王家偏偏重视,让人判断错误。王家好暗度陈仓。
  王承泽那个阴逼,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除此之外,曾茂才还叮嘱我继续增强自身实力,还是有些偏弱,他建议我多练习枪械,我拥有敏锐的直觉。枪械训练好了,大大增强生存能力。
  曾茂才的建议并不夸张,身为特勤我随时会遇到危险,尤其是跟王家人打交道,有境外势力的支持,王家有不少私兵,说起来好听是保镖,可是往深里面追究,可以发现他们干的事比保镖多得多。
  我心里赞同,出了王家人,还有卫家人,还有小王身后的势力,都会来找我麻烦的,有一技傍身,心里也踏实一点。

  曾茂才告诉了柳笙,让她安排时间,带我去打靶,练枪。
  还有。我需要保密,曾茂才柳笙的身份都是机密,同样我的身份也是机密,万万不可以透露,既然成为了特勤的核心人员,享受的权利自然也很多。
  又说了一会话。曾茂才结束了谈话,他让我早点回去休息,这两天是够呛,又杀人又经历这么大的反转,人挺疲惫的。
  可是,我还是有些话想问的,小王背后所属的势力到底是什么,带走李依然的山上麻美说的是不是真话。
  不过,现在不是个好时机,我懂。
  柳笙送我出去,柳美女抿着嘴对我笑,我的心情很复杂。把我骗的好惨,最后还是自己人,没办法报复回去,如果知道她点小秘密就好了,看她略微得意的笑,实在是不爽。
  柳笙说:“董宁。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话一说,我离柳笙更远了一些,我说:“你身上有味道。”
  柳笙说:“呸,我身上挺香的,哪里有味道。”

  我说:“你身上有危险的味道。”
  柳笙抿着嘴笑,说:“董宁,你胆子怎么那么小,告诉姐姐,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姐姐带你去打手枪。”
  得知了真相之后,我和柳笙的关系好像捅破了一层纸,之前柳笙叫我董先生,现在不仅管我叫董宁,还以姐姐自称,真是岂有此理。
  还有打手枪是什么鬼?
  我说:“再说吧,我累了。”

  柳笙笑眯眯的说:“怎么了,情绪不太高啊!”
  我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我想到原因了,柳笙说让我一只手,完全藐视我,我心里不服,我说:“哪天有时间,咱俩单挑。”
  柳笙说:“没问题,不过,被打败哭鼻子可别怪我。”
  把我送出了会所,齐语兰在外边等着呢,柳笙走到车门,对齐语兰微微一笑,说:“妹妹,交给你了。”
  齐语兰笑着点点头。

  我上了车,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我说:“齐警官,你骗的我好苦啊!”
  齐语兰笑笑,说:“局里面的安排,请你理解理解。”
  日期:2017-01-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