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6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料曹彬的那路大军被辽军击溃,无奈之下,各路兵马只好班师,潘美、杨继业也率军回代州。不久,太宗下诏将云、应、寰、朔四州的百姓迁徙到内地,命令潘美等人率军护送。当时,契丹萧太后率领十几万军队,重新攻陷寰州。杨继业当时建议潘美说:
  “现在辽兵士气正旺,应避免同他们作战。朝廷只是命令我们护送四州百姓的内迁,我们只要率军出大石路,事先派人秘密通知云州、朔州守将,等大军离开代州这天,命令云州的百姓先走。我军到达应州。契丹军队必定来阻止,这时便命令朔州的老百姓出城,直接进入石碣谷。到时再派遣一千名强弩手排列在石碣谷口,并派骑兵在中路支援,那么这三州的百姓就可安全撤离了。”
  监军王侁和刘文裕表示反对,指责杨继业消极避战。
  杨继业没办法只好答应出战辽兵。临行前,杨继业请潘美在陈家谷两厢埋伏下援兵接应。
  潘美立即和王侁率部在陈家谷口(今山西朔县南)排好阵势。从寅时一直守到巳时,他们以为杨继业已打败辽军,就带领军队离开谷口。杨继业奋力苦战,从中午时分一直到傍晚,慢慢退到陈家谷口。
  杨继业看见陈家谷口没有伏兵,立即捶胸大哭,他再次率领部下杀入辽军阵中,身受几十处伤,士兵几乎全部战死,最后杨继业的坐骑受了重伤不能行进,契丹兵将四面围上,俘虏了杨继业。
  杨继业被俘以后,辽国的萧太后劝降,杨继业仰天长叹说:“皇上对我有厚恩,原以为可以伐敌卫边报答皇上,谁料反被奸臣所害,致使皇帝的大军战败,我还有什么脸面苟活呢?”于是绝食三天而死。
  可这样的结果对于民间的老百姓来说,感情上可说不过去。堂堂的“杨无敌”咋能被辽兵俘虏呢?于是在评书或戏剧中安排杨继业败退到两狼山上一所苏武庙,死前手刃敌兵数人,最后撞李陵碑而死。这样的死是何等壮烈,又是多么令人荡气回肠、扼腕叹止!
  秦书凯听了这一段古,不由轻轻点头说,常老果然是见识博广,听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加佩服杨继业为人,宁可绝食而死也不愿意当俘虏,这也是需要勇气和耐力,也算是英雄所为,我倒是感觉,他这样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可丢人的,后人大可不必添油加醋篡改历史。
  牛大茂插言说,还不是写书的人为了故事更加引人呗,这历史跟说书的总会有些差别,咱们这边说边喝着,我先敬老领导一杯,今天能过来陪我们家老爷子吃顿饭,真是不胜感激。牛大茂见秦书凯听了常文怡说要卖玉给他的事情后,并不怎么热心,反而对常文怡口里的故事挺有兴趣,心里不由明白了几分,于是赶紧招呼着老丈人和秦书记先把酒喝上。

  手里端着牛大茂递过来的酒杯,常文怡的眼光却依旧停留在秦书凯的脸上。
  常文怡说,秦书记,那块玉可是个好东西啊,我是因为手里没有足够的现金,否则的话,无论如何,这块玉,我也得把它给拿下来,你知道这玉的来历有多蹊跷吗?
  秦书凯听故事的兴趣又被撩拨了起来,索性放下酒杯问道,常老清楚这玉的来历?
  常文怡轻轻点头说,要说关于导致杨继业之死的那次战争的原因,戏文中交代的倒也八啊九不离十,但是平调戏《两狼山》中说杨七郎去雁门关搬救兵,结果却被潘仁美公报私仇害死。这个故事情节在正史中均无记载,大概是当时的编剧为突出潘仁美残害忠良的奸臣形象特意安排。不过在陈家谷这次战斗中,杨继业有个儿子名叫杨延玉确实阵亡。

  秦书凯忍不住问道,常老说到现在也没有提及杨继业的这块玉落在谁的手里,杨继业被抓后,这玉到了敌人手里吗?
  常文怡摇头说,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据说当时杨继业被困的危急关头,吩咐儿子杨廷玉回去搬救兵,可是杨廷玉回去搬救兵在当时是要带着杨继业身上的玉佩回去的,走到半道上的时候,中了埋伏身亡,临死之前,杨廷玉为了稳妥起见,把用于搬救兵的信物,也就是杨继业交给他的这块玉给吞到了肚子里。
  秦书凯不由感觉有些残忍,并不想发表什么看法,只是静静的听常文怡继续讲述下去。
  常文怡说,就在前一阵子,有道上的朋友找到了当年杨廷玉的墓,从里头取出了这块玉,找到我这里来,希望我能把这块玉给买下来,可这玉的价格实在是超出了我的购买能力,否则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玉给买下来的。
  秦书凯知道常文怡是个不太会说假话的人,他既然说心里想要买这块玉,必定是真心想买,自然也是真心因为缺钱才会把机会让给自己。
  常文怡嘟嘟囔囔的说了半天,秦书凯并不想常文怡过份失望,于是问道,常老,你朋友的这块玉到底出价多少钱呢?
  常文怡抿了抿嘴唇说,其实这玉原本是一对,其中的另一块曾经公开拍卖过,当时的成交价是1260万人民币。
  秦书凯不由大吃一惊,一块玉居然要一千多万,这也过于匪夷所思了吧。
  常文怡见秦书凯脸上吃惊的表情,赶紧解释说,秦书记,我这位朋友因为急着要用钱,他出价只有六百万,这价格真是已经相当实惠了,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再跟他商量一下。
  秦书凯皱眉说,常老,咱们先不说这货到底是真还是假,就冲这价格,实在是贵的有些离谱了吧,不过是一块玉而已,如果花这个价钱,那是不值得。
  常文怡见秦书凯有打退堂鼓的意思,赶紧拍着胸脯保证说,秦书记,我在古物行当里研究并不是一两天了,就算是故宫博物院的那些所谓专家也不一定有我这样的眼力,我朋友的那块玉我是看过的,无论从色泽,图案还是从成旧度来看,绝对是从土里新出来的玩意,在地下埋了这么多年,还能有重见天日的机会,说起来,这块玉也是有了灵性的,秦书记要是真买了,我担保你绝对不会后悔。
  秦书凯瞧着常文怡说的热闹,心里稍稍盘旋了一下,拿出六百万来买一块玉,说起来的确是有些大手笔了,更何况还有牛大茂坐在当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的话,只怕对自己的声誉会有很大影响。一个领导从哪里得来这么多的钱。
  常文怡之所以找上门来向自己推销这块玉,是因为他心里是知道自己富可敌国的财力的,可是牛大茂对很多事情并不知情,自己不过是浦和区的一个区委书记居然拿出六百万来玩古董,只怕牛大茂必定心里会有很多想法。

  想到这里,秦书凯冲着常文怡说,常老,您是知道的,我对古物研究的确也有些兴趣,只不过这六百万的确不是一个小数字,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如果能借到这笔钱,尽快给您答复,行吗?
  日期:2018-01-0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