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茂才的质问,我无言以对,我真的没办法回答,曾茂才虽然对我有心思,但是不管大事小事,我求到他头上,没有帮不到的。
  我说:“董哥,你听我说。”
  曾茂才说:“别说了,董宁,我已经都知道了,柳笙她什么都告诉我了,你是特勤,对吧,国家的走狗,不错,很不错,我原本以为,你不会与那些人为伍。”
  竟然是柳笙,竟然是她说的。

  草,她把我卖了。
  完了,齐语兰也被她骗了。
  女人不可信,尤其是漂亮女人。
  可是现在生这个气没有用。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柳笙对我笑了笑,她的笑容很恐怖,看的我不寒而栗。
  我说:“曾哥。我对不起你,你说该怎么办?”
  曾茂才笑了笑,说:“柳笙,你说该怎么办。”

  柳笙看着我,微微一笑,说:“老板。董宁知道的太多了,最好把他弄成植物人,咱们也好有个交代,要不然特勤还要查我们,这事搞成了意外,对我们有好处。”
  曾茂才说:“植物人?有把握吗?”
  柳笙说:“可以试一试,我们手里还有些药,外国货。”
  曾茂才点点头,说:“我懂了,那就这么办吧,记得,做的干净一些。我不想看到有什么首尾。”
  声音很冷,我的心也冷,曾茂才和柳笙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尤其曾茂才,他的城府他的心机让我忌惮。

  但我不会束手无策的。
  拼一把。
  曾茂才笑笑,说:“董宁。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别挣扎了,这是我的地方,你插翅难飞。”
  我往前走了一步,说:“我知道,可是曾哥,如果你现在不是那么安全,你说我能不能走出去呢。”
  曾茂才的人身安全,现在只能用这个来威胁了。
  柳笙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笑笑,说:“董宁,我跟你来,我让你一只手。”
  全身紧绷起来,这是生死战,我现在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不去考虑其他的,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从这里面出去。出去之后再想其他。
  想到曾茂才的恐怖,我觉得希望很渺茫,但还有一丝丝,这一丝丝是白子惠,是齐语兰,是我关心的人和关心我的人。
  离开这里之后。也不好过,曾茂才会追杀我,他看错了人,丢了面子,肯定会对我痛下杀手,投奔卫老三是个主意,可是我也得罪了卫老三,好不到哪里去,消息我要告诉齐语兰,柳笙不是信人。
  既然这样,就先面对柳笙吧,都说出来让我一只手这句话。想必身手一定很好了。
  我跟柳笙的视线在空中碰撞,似乎碰撞出火花。
  那长腿一定分外有力。
  就在我和柳笙要动手的时候,曾茂才一下子笑了,说:“好了,别打了,来喝茶吧。”
  柳笙一愣,很不满的说:“老板,不是吧,说好了我跟董宁打一场的。”
  曾茂才说:“行了,昨天他刚经历那样的事,怕他出问题。”

  柳笙依旧很不满,她说:“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站在一旁,不懂,一点也不懂,刚才还剑拔弩张,现在怎么感觉没那么严重了呢,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曾茂才笑笑,说:“董宁,抱歉啊!我给你设了个套。”
  设了个套?什么意思?神经病啊!我差点吓死了。
  我说:“我不懂。”
  曾茂才说:“过来坐。”
  我狐疑的走了过去,坐在了曾茂才的旁边,曾茂才给我倒了一杯茶,说:“水还温,可以喝。”
  这个时候我也豁出去了,我想曾茂才应该不会在茶水里面下药。
  我喝下了茶水。

  曾茂才说:“你一定想不通吧。”
  我点点头,说:“是。”
  确实想不通,我看了曾茂才的文件,算是背叛了他,可曾茂才丝毫不生气,还说给了下了一个套,什么意思?
  曾茂才笑笑,说:“我是老鬼!”
  我好像又被雷给劈了,外焦里嫩,曾茂才他妈的竟然是老鬼,果然是他给我下的套,这是就他妈的是他安排给我的,那么说柳笙根本没有背叛特勤,只是配合曾茂才演戏。
  过了好一会,我才从震惊中缓过来。
  我说:“这是为什么?”
  曾茂才笑笑,说:“一个测验,其实没什么意义,只是想看看你真实的反应。不管你选择怎么面对,你都会通过,其实这种测验还是有好处的,就是告诉你,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想好退路。”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懂了,今天我真是受益匪浅。”
  柳笙在一旁笑了笑,说:“吓坏了吧。”

  我抬头看了看柳笙,说:“你真的让我一只手?”
  柳笙撇撇嘴,说:“不信试试。”
  曾茂才打圆场,说:“好了,你们别吵,柳笙,你通知齐语兰,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跟董宁说几句话。”
  柳笙出去了,屋里面只剩下我和曾茂才。
  我发现自已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曾茂才了。

  曾茂才说:“董宁,别拘谨,也不是故意要骗你,只不过我的身份比较特殊,需要隐瞒,因为你的重要性,所以我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知道我是特勤的人很少。”
  我说:“我真是没有想到。”
  曾茂才说:“实际上也不难想,只有成为我这样的人,才能掌握更多的信息。”
  我说:“我懂。”

  曾茂才说:“所以,平时我还是你的曾哥,你还要跟我混。”
  我说:“曾哥,那是不是现在可以告诉我那块地的事了。”
  我是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曾茂才说:“对。选择现在告诉你,是因为你确实需要知道更多的事情了,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我说:“曾哥,你说吧,我听着。”
  曾茂才是老鬼,让我对他的身份更加认同,没有人想要一直在黑夜中行走,每个人都是向往光明的。
  曾茂才说:“这块地确实有问题,但是更有问题的是临海集团,尤其是王家人,那个王承泽就是王家人。”
  曾茂才很慎重,我也起了好奇心,我说:“曾哥,这里面有什么事情。”
  曾茂才说:“王家人有...”
  “王家人有境外势力提供资金支持。”
  曾茂才说的平平常常,入了我耳,引起骇浪滔天。
  境外势力这么搞,应该是为了扶植代理人,这世界上没有做生意大方的人,都是奔着利益去的,投在王家人身上多少钱,便会拿回多少钱,所以王家会拼了命的赚钱,为境外势力获取利益。
  我问曾茂才,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曾茂才却摇摇头,表情严肃的说:“不仅仅如此,境外势力打的主意是国家分裂,越乱对他们越有利,浑水好摸鱼。”
  我说:“既然这样,怎么不把他们一网打尽,在国家面前,他们就是个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