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2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福大方师正在清修。不会出来与各位相见的。”邱芳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不过徐福大方师有句话让我转告归不归先生,不要指望他老人家会解开你身上的封印。你找错人了。徐福大方师当年已经对你说的很清楚了,谁放你出来,这个人就会解开你身上的封印……”
  “那我饵岛上一百一十一名方士同门呢?谁来解救他们!”听到徐福不会出来相见,已经心急火燎的广治终于发作。当下他冲到了邱芳的身边,抬手就要去抓这个小方士的脖子,看样子广治要将这股火都撒到邱芳的身上。
  广治刚刚到了邱芳身边的时候,小方士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身子倒着飞出去几十丈远,“扑通!”的一声跌落到了海里。广治和邱芳二人的术法本来相差甚远,想不到只是十几个时辰不见,邱芳的术法竟然突然高深了数倍。先在就算是归不归和广治联手,都未必能把小方士如何。
  “原来你也借了徐福大方师的术法”看明白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你怎么敢一个人留在这里等我们,原来是已经借了术法。怎么,徐福借给你术法,是想借你的手了结我们几个人吗?”
  “归不归先生误会了,徐福大方师只是借了邱芳一点自保的手段。”邱芳微微笑了一声之后,将放在甲板上面的一块石板立了起来。随后对着他们几个人说道:“刚才广治先生太心急了,没有听完我的话。徐福大方师虽然不会出来相见,不过你们有什么话,还是可以向他老人家询问的……”
  将光滑好像镜子的青石板立起来之后,邱芳掏出来一块丝巾在上面仔仔细细的擦拭了起来。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和广治说道:“几位先生有什么要问徐福大方师的,可以开尊口了。”
  归不归嘬了嘬牙花子,对着浑身湿漉漉,刚刚爬上船的广治说道:“老人家我对一个石板张不开嘴,那谁,广治你不是着急吗?你先来。”
  “你在戏耍我们饵岛一支的方士吗?”听明白怎么回事的广治勃然大怒,他认定这是徐福在戏耍他这宗门之外的方士。当下豁出去一死,对着邱芳大声吼道:“这次广治来见徐福。就没有打算活着回……”
  “你为什么派鲸鲛来杀我?”没等到广治说完,吴勉已经不言不语的到了石板的面前。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见青石板上面出现了几道水痕。随后这些水痕很快便组成了词语——操控国运的下场如此
  看到了石板上出现了水痕的字迹之后。广治马上闭上了嘴巴。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凑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青石板说道:“咱们俩还是第一次这么说话,我都有点不大适应了。你说怎么多年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把我关在苗疆一百来年,那什么,我也知道错了。看在当初你去看隔壁王花氏洗澡,我给你放风的份上。再给一次机会,解了我身上的封印得了。这么多年了。身上没有术法,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没等归不归说完,青石板上已经在此出现了水渍的字迹。不过这次石板上面只有一个字——滚。
  归不归哈哈一笑,转身退到了吴勉的身边。白发男人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慢悠悠的对着他说道:“现在还怀疑石板上面的话是假的吗?”
  归不归笑了一笑之后,回答道:“当年老人家被徐福赶出方士宗门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么说的。那个老家伙也回答了这么一个字,小玩意儿不错,是那个老家伙的手笔。”
  归不归有胆子敢这么说话,除了试探石板上面的字迹是不是徐福所写之外,也是看准了徐福不会把解开自己封印的法子说出来。看来自己这么解开封印的希望还是在身边这个白头发男人的身上。

  石板上面的字迹出现片刻之后,上面的水渍便慢慢的被风干。除非再有人问话。否则怎么看都是一块普通的石板。
  见到从归不归的口中已经证实了石板上面的话正是徐福所说之后,广治不再犹豫,向前几步跪在了石板之前。稳了稳心神之后。说道:“请大方师搭救饵岛方士一脉,饵岛方士误服了您留在别院的丹方。再有数年便会发狂而死,看在他们曾经和您同门一场的份上。还请大方师您大发慈悲,救救这些方士吧。”
  广治的话说完之后,青石板半晌都没有反应。饵岛大方师首徒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回答,正要再说一遍的时候。就见石板上面慢慢的现出来了水渍的字迹——饵岛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当下,广治跪在石板前面苦苦哀求。请求徐福想办法搭救饵岛众方士一条性命。不过不管他怎样的哀求。石板上面始终就是这十个字——饵岛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大方师你要眼看着饵岛方士一脉消亡吗!”看到了石板上面不停的几个字之后,广治的眼睛几乎冒出火来。大吼一声之后。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石板继续说道:“徐福!丹药是你改的不是!饵岛方士因为你的丹方要被灭门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饵岛一脉死绝吗?”
  这一次,石板上很快便出现了新的字迹——邱芳。让他清醒一下。
  “紧尊大方师法旨……”一句话没有说完,邱芳已经到了广治的身边。再次轻轻一推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身子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再次落入到了海水当中。
  邱芳站在船边对着水下的广治说道:“广治先生,冷静了吗?如果你不再对大方师如此无礼的话,我便让你上来。”
  广治在海里继续破口大骂,随后还想要使用腾空之法飞回来,用控火术将这一百多艘大船烧毁。就要他飞离海面的一瞬间,就见以他为中心的海面瞬间冰冻了起来。广治被裹在冰块里面。连他一起也被冻成了冰坨。
  看到广治被冻住之后,邱芳回到了石板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大方师,广治先生现在还在冷静。请大方师视下,此人应该如何处置,是留在这里还是直接送他轮回。”
  几乎就在邱芳话音落地的同时,石板上面又出现了水渍的字迹——广治之命,不在这里也不在饵岛,由他去吧。
  邱芳答应了一声之后,却没有马上将广治从冰块当中解救出来。只是站在船头看了他一眼,看样子还要让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再冷静一下,才会把他救出来。
  好在广治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也不用担心会把他冻坏。当下吴勉又走到了石板前,说道:“你还要继续派人回到陆地杀我吗?”
  石板马上给了答复——你还要继续操控国运吗?
  “现在的皇帝不错,看着也顺眼,我干嘛还要改变国运?”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谁知道后面有哪个皇帝我看着不顺眼了。杀了也就杀了。国运操控也就操控了。”
  吴勉说完之后片刻,石板上面又出现了水渍的字迹——那我等你,你什么时候操控国运,我什么时候便派人回去了结你。
  日期:2017-01-31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